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刘氏家族

作品:《阴阳道人

    256

    “神瞳阴阳眼,”

    见到两位蓝色蝙蝠人被一道黑一道白的恐怖巨光刺穿惨叫,与刘少鹰对战的魁道人,无法忍住那种震惊的目光,看着远处站立在地面上,一双妖异的黑白分明眼睛的王不二,震撼不已,

    就连狗子叔刘少鹰,也露出奇异邪恶目光,精彩的看着王不二,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轰轰,

    两声巨响,带着大片蓝血洒落的两位蝙蝠人,头颅被王不二神瞳阴阳眼,一阴一阳的恐怖灵光给击穿惨死,无力的落在山地上,掀起一片飓风,

    铮,

    在魁道人前脚下插着长青剑,王不二那一双黑白妖异的眼痛,看着魁道人,他神情即可高涨起來,露出阴笑戏谑说道:“魁道长,你不是想我这柄神剑吗,我现在给你,”

    魁道人顿时脸色黑了起來,他知道现在局势扭转,对他已经非常不利,眼前这小子是占势欺人,实在让魁道人心里憋屈的很,气的他脸色一黑一白的,狠狠道:“好好好……!”

    “好你的好,”

    结果又被王不二贱嘴打断了,道:“你是不是想说,让我们等着,下次一定杀你们的,”

    被王不二抢词,顿时让魁道人气的浑身发抖,脸色发黑,目光快喷出火來,

    王不二见魁道人吃瘪的模样自然大笑了,戏耍说道:“魁道长,我不得不说,你真够逗逼的啊,你不是想杀我夺宝吗,來呀,來杀我呀,怎么不敢了,难道被我说你小jj短小就沒有勇气了吗,魁道长你可真是不自信哦,让我怎么说你好,哎,”

    结果,狗子叔刘少鹰也问了一句:“他小jj真的短小,”

    “对呀对呀,叔你看看他,脸色一黑一白的,浑身发抖,一看就是常年自己撸枪,导致肾虚精亏,他那又细又短的小jj,估计连母老鼠都嫌弃他,”

    “啊啊…气煞我也,要杀你该死小杂,”

    终于忍无可忍的魁道人爆发了,他刚才气的脸色发黑发白,浑身颤抖,差点沒有吐血,终于忍不住,也不管什么局势不局势有利了,他现在唯一只有一个,把眼前那个得瑟嘴贱的小子碎尸万断,

    就在魁道人爆发时,早准备好的刘少鹰瞬间出手,全身爆发璀璨的火光,手中的玄铁剑划出一道道赤红的剑气,

    而在一旁的王不二,也在一霎那之间,他妖异的眼瞳瞬间一缩,无声无息的精神攻击剑射出,直接干扰到魁道人,

    果然,魁道人惨叫一声,精神受到严重干扰,而前面又出现数道强盛的赤火剑气,直接把魁道人击飞出数十米远,重重的摔在山头上,噗嗤一声,连续几口血吐了出來,

    魁道人捂着胸膛可怕的重创伤口,他满嘴血迹、目光阴冷的可怕,艰难的站了起來,看着前方的两个得瑟戏谑表情的二人,他口吐不清的道:“你们等着,我一定会杀你们的,”

    魁道人还沒有说完,他转身就朝着山下跑了,那身手,丝毫不比巅峰时差多少,可然而,却传來王不二那屌丝的话,

    “我等着你,记得下次带上你那三个女儿來,”

    “……”

    可怜的魁道人一听传來的话,当场又气的一口血出來,心里暗发誓,下次一定让那个小子不得好死,

    在山上的王不二见魁道人跑了,他自然不会追去,虽然他与狗子叔合力可以杀死魁道人,可王不二不想赶紧杀绝,那样做,太狠了,

    收起长青剑,王不二看着狗子叔,才兴奋说道:“狗子叔,这次可多谢你出手帮忙了,感激不尽啊,”

    刘少鹰摇头笑了笑,把手中的玄铁剑还给他,道:“感谢就不必了,你前世乃我刘家老祖,竟然你继承了前世的记忆,你也算是我们刘家的人,”

    “那你是不是得叫我一声老祖宗,”

    “呃,”

    刘少鹰愕然的看着他,

    王不二见狗子叔吃瘪的模样,顿时大个哈哈,道:“开玩笑开玩笑,狗子叔你别介意,”

    “啊,忘了,”

    王不二忽然想起,急忙朝着那一堆废弃走去,

    刘少鹰瞪了瞪鹰眼,说实话,如果刚才不是王不二打断,说不定自己还真要叫他老祖宗,可是,那样的话,刘少鹰会感觉老不爽,不过见王不二到那堆废弃,刘少鹰也好奇的跟了上去,

    “呵,你们父子还在啊,”

    王不二在之前洪康的楼亭现已成为废弃的坟墓角落上,发现洪家畏缩在废弃之中,

    二现在的洪青云,面带惊恐神色的看着面前出现的年轻人,他现在算彻底知道对方是多么可怕的存在,连自己最大依仗的魁道长都被打跑了,现在自己已经算是死路一条,所以,洪青云明知对方会杀自己,也表现出硬气來,怒视王不二,道:“要杀要剐,随你,”

    “哟,这时还装硬气了啊,”

    王不二气乐了,可怜的看着洪青云和被他拦住在身后的死尸洪康,出言道:“喂,死人,你想不想去投胎,”

    死尸洪康瞪大它那双浑白的眼眸,道;“你……!”

    “你要干什么、你要杀就杀我,别害我儿子,”洪青云顿时怒视起來,他现在最担心的是眼前的可怕年轻人对自己死儿子不利,

    “我当然是在帮它啊,”

    王不二不屑说道:“人死了,就得下地府投胎,如果就在人间,就是孤魂野鬼,二它早死两年前,如果沒有人帮它沟通冥界地府执事,它永远也别想投胎下辈子做人,”

    “不用,我儿子不用投胎,它留在人间,”

    王不二一怔,看着那硬气阴冷目光的洪青云,他破口大骂:“你真有病,”

    王不二骂完,直接转头就走了,

    “等等 ,”

    结果,洪康立刻叫住了他,道:“我想投胎从新做人,”

    王不二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他,道:“你先说服你老子吧,”

    “康儿,你不能投胎啊,”

    洪青云顿时焦急的看着自己的死儿子,

    死尸洪康却僵硬的笑了笑,道:“爸,我知道你舍不得我离开,想尽一些办法把我挽留在人间,可我知道,人和鬼是不能相近,那样只会害了你,

    在这两年來,我隐藏在黑暗的墓室里,感觉好孤独寂寞,我好想投胎,从新获得新生,爸,你就成全我吧,让我离开人间,”

    死儿子的一席掏心窝话,让洪青云面露伤感的沉默下來,

    洪康见父亲沉默,自然知道他算是答应了,于是它想对王不二说道,可却被王不二抬手阻止住了,

    王不二道:“你别说,我帮你也是为了小雨,现在天快亮了,你投胎之事等明天晚上吧,你们先回去,到时我自会上门走你们,”

    洪康本想再说什么,可王不二说完,招呼狗子叔直接走人了,留下洪康无奈的叹气一声,也与洪青云回去,

    “狗子叔,你不是在梁家村呆的好好的吗,干嘛跑來香港啊,”

    王不二与刘少鹰往山下小路赶,现在陈小雨的事情解决,心情自然好起來,便开始关心人家狗子叔的事情來來,

    刘少鹰也看出了王不二來香港的目的,听他问起,他笑了笑,道:“我的任务完成了,香港有我们刘家的后代,往自然要來与他们团聚,”

    王不二一怔,不解道:“你什么任务,”

    刘少鹰叹气一声,解释起來,

    原來当年,王不二前世刘长青死后,三清门掌门人算出刘长青死后会投胎转世,便把刘长青的佩剑长青剑转交给刘氏家族,让他们等待刘长青投胎转世归來,

    而当时刘氏家族遭到各大门派的追杀,所以当时的刘氏家族损失惨重,被各大门派从北杀到南,为了隐藏家族后人,当时刘氏家族的族长,也就是刘长青的父亲,并把家族一分为二,成为两个刘氏家族,

    最后一部家族后人直接逃到了香港,而留下的一部分家族,也就是刘长青的父亲逃到了湖南那边,到了梁家村后隐居下來,而他们为了不暴露,于世外隔绝一些关于刘家的事情,

    就这般,一代两代的人死去了,他们与香港那部分家族的人也断了音讯,知道刘少鹰一个人,才等到刘长青投胎转世后的屌丝王不二,

    而也就前一个月,在香港的那部分家族人时隔两百年,他们为了寻找另外一部家族的人,已经在内地寻找了好几年,最后还是找到刘少鹰,

    而后來狗子叔刘少鹰也來到了香港,刘氏家族才算彻底的再次团聚一起,

    王不二听到事情经过,也令他感叹家族的不容易,为了前世,家族衰败遭到各大门派追杀,最终家族分离,各分西东,

    不过至少现在,刘氏家族总算彻底团聚,作为继承前世残缺的记忆,也为此替刘氏家族而高兴,

    “那现在香港刘家家族怎么样,他们还剩下多少人,”

    刘少鹰听王不二如此问,顿时他大笑了,欣慰的道:“留在香港的家族早已兴起,也不再是过去的刘氏家族了,”

    王不二一听,顿时眼睛也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