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02】 夺魂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听着父亲突然命令似的口吻,容不得多想,就把一个松木材质的瓶子交到父亲手里,这瓶子正是来的时候从柜台里拿出来的,泛着橘黄色油光,只有经历上百年的摩挲才可能磨出如此的油光。

    钟如海把烟袋插到绑羊皮袄的腰带上,然后让潘安把媳妇抱着横过来,和炕沿平行——火炕和床不一样,炕两边都贴着墙,不便于操作。

    潘安手刚接触到媳妇的尸体,眼泪鼻涕又下来了,哇哇哭的直响。一时间,男人,女人,孩子的哭声混成一片。

    钟山看看父亲,然后自己上了炕,把尸体搬了过来。

    死人和活人不一样,活人会就和劲儿,会配合别人的抬升力,而死人虽然怎么摆弄怎么是,却已不会配合人。这就是为什么人能轻易抱动一百多斤的人,但是却搬不动同等重量的物体。

    钟山一身厚衣服,本就已经很笨重,刚才这番折腾,倒是累的浑身出汗,额头上的汗珠吧嗒吧嗒落在死人身上,他自己却并没有意识到。

    钟如海看到此时的尸体已经横在自己面前,然后让潘安看了一下门窗,确定留出一道门,让钟山守在门口,随时观察有无动静。

    钟山应诺,便走到堂屋。虽看不到父亲,但是内心却很是担心。他明白,父亲要夺魂了。

    夺魂,典型的逆天而为,久而久之,必遭天谴,即使功过相抵,也必短寿早夭。长这么大,见过父亲夺过两次魂,一次是给一个自杀的人平反,一次是给他的最好的朋友。但是除了父亲显得老了一些外,倒也没什么。所以想到这,钟山心稍稍放下了一点。

    屋里,门帘被风吹得呼啦哗啦直响,掀起很高。

    北方的屋子里没有门,都是用厚厚的棉布门帘遮挡,外面风大,便能掀动这棉布帘子。

    钟如海看他准备妥当,就让抱孩子的这姑娘从炕上起来,站到堂屋和里屋的门口处。可是看看冻得通红的脸,摇摇头,又让她抱着孩子坐到最里面的炕沿上。

    一切准备停当,钟如海便拿出刚刚儿子递给他的藏魂瓶。手下飞快地变幻了几个手势,正是所谓的“结法印”,然后在瓶子抹了一把,开始走到孩子身边,瓶口在孩子的额头上转了三圈。

    孩子哭声渐小,倒比抱着他的那姑娘一直哄着管用。

    钟如海不敢停下,赶紧走到尸体旁边,口中念念有词,把瓶口也开始在尸体额头上转了开来,却并不是三圈,而是一直转个不停。

    钟山看不到屋里什么情形,但是他感觉着今天隐隐约约哪里不太对劲一般,但是想想,却又没想到问题出在哪里。也许自己多心了吧,钟山这样安慰自己。

    钟山本在走神,忽然感觉一股奇风骤起,抬眼看到旋风裹雪扑面而来,无处躲闪,直直地撞到身上,赶紧低头闭上眼睛,脸上却如钝物撞击一般生疼。待风一过,钟山满脸雪沫,用手使劲抹了两把,呸呸了两声。

    钟如海口中念的越来越快,瓶子在手里微微颤动,像极了手举重物久了,硬抬着那种感觉。

    尸体在此时突然有了动静。

    深陷的眼睛,眼皮本是些许的青色,此时开始有红血丝在上面流动。动静更大的是那沾满血的两条腿,直直地蹬着,此时却也开始微微颤抖开来。

    潘安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不知道是害怕还是高兴。

    钟如海握着的瓶子转动的越快,那尸体的腿抖动的越加厉害。

    本来死者就是大出血死的,身上还满是鲜血,由于天气寒冷的缘故,已经凝结,变的有点暗红。屋里有着很重的血腥味,此时愈加浓烈,就如刚杀了猪般带着蒸腾热气时候的味道,让人有些作呕,一股鲜血从尸体的下体渗了出来,流到炕沿,顺着炕沿滴滴答答淌到地上。

    四周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尸体。刚刚还在啼哭的孩子,也停止了哭声,瞪着大眼,眼珠滴溜溜地往这边直瞥。

    钟如海脸上冒着热气,汗水吧嗒吧嗒直往下淌,但是他不敢停止。此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一旦停下,前功尽弃。

    “天罡卫道,地皇布德。念我潘氏,却陷血疴。撇夫舍子,二人怎活。拜求阴官,姑念其多。祈拜天罡三十六,再拜地煞七十二,遥拜星宿二十八,齐保潘氏再回阁。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钟如海此时声调突然抬高,念着咒语,把瓶口直接对准尸体的额头,摁了上去。

    瓶口在摁到尸体额头的时候,尸体全身忽然抖动起来。松木做的炕沿,此时被震地咯咯直响。

    ”起!”钟如海手握藏魂瓶,喊道,同时手也开始往上提。

    尸体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正在此时,钟山看到两股影子直直从外面闯了进来。还没反应过来,那两股影子已经穿过他的身体,卷着寒风进了里屋。

    他心道不好!赶紧随着跑进屋里。就看到父亲用藏魂瓶牵引着尸体坐起来。

    可尸体刚刚坐起来,就被那俩影子给按倒下去。

    钟如海先是一愣,接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尸体却只是往上抬了一抬没了下续。门帘被风刮的呼啦呼啦直响。老旧的窗户还用纸糊着,此时也破了几个大洞,狂风卷着雪花,吹到炕上。

    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比之前哭的更加厉害。

    钟如海这才明白怕是这魂不好夺。他知道,死者怨念很重,阴曹对于这种魂魄是必须要带走的,怕扰乱这个世界的正常秩序。而他此时,要做的就是把潘氏的魂魄重新通过她尸体这个的媒介,藏到瓶子里,帮助她躲过阴曹的搜寻。

    克是,此情此景,钟如海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落空了。钟山看到的那两个影子,他也早已看到了。此时正在与她夺魂。

    事已至如此,岂有放弃的道理。钟如海从怀里掏出朱砂,直接在瓶口抹了一圈,继续摁了下去,可是收效甚微,身体仍然只是抬了抬,不见更大动静。

    钟如海浑身冒着热气,汗流满全身,握着瓶子的手,哆哆嗦嗦,抖个不停。

    钟山看到父亲眼睛瞪的老大,很是吃力的样子,不敢怠慢,快步走过来,咬破指尖,就往瓶口涂了一圈,然后和父亲合力把瓶口使劲按压在尸体额头上。

    尸体抬起很高,钟如海暗喜,更是加了一把力气。钟山却没闲着,咬破舌尖,一道血雾就此喷了出去,不偏不倚喷到两道影子上面。尸体顿时腾地一下坐的笔直。

    只听得木门咣啷响了一声,两道黑影破门而出。

    钟如海浑身打颤,念完最后一句话,把瓶口用符箓一贴,瘫软在地上。

    ………………………………………………………………………………………………………………………………………………

    名词解释:

    前两章 出现“土裤”这个词,也许南方的朋友并不知道。所以做下说明,在上世纪80、90年代以前,剩下的小孩没有现在小孩这好的条件,尿不湿、纸尿裤是没有的,只能用破棉布做了褯子jie zi,但是冬天很冷,布少,所以就用沙土,晒干,用箩筛的很细,然后在铁锅里炒热,用布缝个能装下小孩的袋子,里面放热土,孩子睡在里面,其实孩子很舒服。这东西叫做土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