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04】 天命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听了父亲这话,虽然他也感觉到这是事实,可内心却实在是不能接受。

    “爸,您不会有事的……”话说了一半,就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到喉头,辣辣的。眼泪夺眶而出。

    钟如海骂道,“小兔崽子,都多大了,还抹鼻子?!扶老子坐起来。”

    钟山第一次看到父亲用这口吻和自己说话,不免错愕,倒是把眼泪刹了回去。他还没靠前,李玉婵倒是先他一步,过去把被子往钟如海的后背使劲挪了挪,扶着他的后背撑了起来。

    钟如海看着李玉婵,眼里满是喜爱,示意她坐到炕上。李玉婵领会意思,坐到钟如海身边。

    由于刚才的一番挪动,钟如海的气息更紊乱了,喘的也愈加厉害。钟山不敢显露出自己的难过来。刚才父亲骂自己时,已经耗费了不少气力,现在更不敢惹怒父亲,倒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等着父亲说话。

    “钟门第二十七代子孙,钟山跪下。”钟如海气息稍匀,声音突然拔高,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钟山一时不知所措,但是父亲既然让自己跪下,那就跪下便是。于是噗通一声,跪到父亲炕前。

    “钟山听着:钟门自唐朝至今,已过二十七代。氏族绵延,不望不亡,每代只活一子嗣,承祖训,行祖德,为祖业。钟氏家族,受天眷顾,天生异相,自带异能,可卜阴阳,算五行,看凡灵,处阴阳二界,救阴阳之人。钟氏家族,为救人间善灵,烛火不熄,已有千年。灵魂当铺,自祖宗至今,亦有千载。祖训有言,人间恶灵不除,常人不安乐,灵魂当铺不闭!”

    钟如海说完这些已是显得有些激动,倒是惹的又咳嗽起来。

    钟山想站起来,给父亲拍拍后背,却见李玉婵已轻拍着父亲的后背,便没有起来。心里却想道,灵魂当铺?不是招财当铺吗?看到父亲咳嗽稍缓,便没有做声,继续等着父亲说话。

    “山儿,这是祖训。当年你爷临终之前,也是这样告诉我的。你一定在纳闷怎么会变成灵魂当铺吧,让我告诉你来由。”钟如海身子又往上坐了坐,比刚才直了一些。

    “你从小就问过我,你能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是老祖宗对我们的厚爱,更是给我们的责任。钟家人每一代人都有这个本事,那就是窥灵,也是民间所说的阴阳眼。从祖宗到你,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阴阳眼,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钟如海没说几句话就上气不接下气得喘一会儿。

    钟山此时才明白原来这本事也有家族遗传的。小时候一度因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而自卑过,但毕竟从记事起就能看到这种东西,倒也不会害怕。

    “我们家开着当铺,实际上并不因为这发财,因为当铺里主要寄存的是人的灵魂,却不是珠玉金银。我们都知道,这世上有三界,分为人界、神界、鬼界。在鬼界,是由阴曹掌管,但是却有很多灵魂没能顺利进入属于他们的地方,而是由于种种原因,留在人世。有的是顾念生人,有的是贪恋人世,更有甚者的是恶念太深想把这人世搅的鸡飞狗跳。所以祖先就开了这个灵魂当铺,把那些善灵寄存在这里,算是给他们个栖身之所,不至于落个孤身野鬼的下场。而对于心存邪念的恶灵,则收服,镇压在灵魂当铺里,正如凡人坐牢一样,待其悔过,然后助其完成生前未尽愿望……”钟如海示意李玉婵把炕头放着的黄色木质瓶子拿过来,自己则自顾自地喘着。

    李玉婵想到自己姐姐的魂魄就在那瓶子里,手哆哆嗦嗦的,不敢去碰。

    钟山看到,赶紧站起来,把瓶子递给了父亲。

    “爸,你的意思是,这当铺是鬼魂的栖身之所?”钟山不禁很是纳闷。即使他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可在这店里生活了二十年,却是一个也没看到过。

    钟如海点点头,接着说道,“这瓶子,世代被我族人持有,不知道藏了多少善恶之人的魂魄。真不知道何时能再不用这玩意儿。”钟如海叹口气,继续说到“原本以为只是给灵魂找个栖身之所那么简单,可是我发现,这世上的恶灵越抓越多。这瓶子收过多少个魂魄,连我自己都不记清了。”

    钟山看到李玉婵浑身有些哆嗦,明白此时她害怕了。其实何止是她,自己也顿时觉得浑身的汗毛从根上都直愣愣地竖了起来。于是冲着李玉婵笑了笑,算是安慰她。

    李玉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算是回应钟山。

    “最近十多年,全民都在信仰无神论,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就是它,导致这怨灵越多越多。我本想等你长大娶了媳妇,然后自己就去办了这个事情,可是现在看来老天没打算把这任务交给我啊。既然这样,我族的使命就必须落到你的身上,由你承担起这个责任,不论你累也好,苦也好,到什么时候,都要记得,家族的使命,永远不要忘记,永远都要完成!”。

    ”山儿,这瓶子,你也见过,更明白它的用处。钟家人本无常物,但是天意注定给了我们钟家这重大的使命,抛都抛不掉。这藏魂瓶是祖先留下来的,除了仙人不可碰,一切鬼灵都可收服,前提是你要提升自己的体力和道法。这条路不好走,没有这瓶子更是举步维艰,好好的利用它。唉……咳咳……”钟如海一脸失落忍不住又咳嗽起来,停又停不下来,咳得满脸通红,额头上更是有一颗颗汗珠往下落。

    不好!这是离魂的前兆。钟山看到父亲的精神瞬间涣散了许多,只有出来的气,没了进去的气。一时间慌了手脚,就要把父亲抱到怀里。

    父亲咳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哆嗦着手,从枕头里抽出一个小本,递给了钟山。

    那小本已经泛黄,小32开,正面印着毛主席头像,下面一行毛主席语录。钟山打开,看到第一页写着两个电挂号码,一个是3527,一个是4612。再一翻,里面一张折叠着的纸掉了下来。

    钟山捡起来打开。那是用铅笔画的图,很是简单,粗略一看,倒像是一幅地图。图上画着密密麻麻的大大小小的圈,有的还用铅笔涂成一个墨蛋。

    “爸,这是?”钟山举起纸正要父亲,却愣住了。父亲微笑的目光看着他,停止了呼吸。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钟山嘴唇哆哆嗦嗦着抖个不停,却克制着自己没有出声。眼泪打湿了地图还不自知。

    钟山艰难的爬过去,把父亲的双眼合上。

    天塌地陷也不过如此。钟山瞬间感觉身体被抽空了一般,从李玉婵那抱过父亲,和父亲的头靠在一起,无声哭泣。

    李玉婵捡起不知何时掉在地上的图纸,折好,重新夹到了书里。

    外面的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下,太阳已经西斜。

    ……………………………………………………………………………………………………………………………………………………………………………………………………

    作者有话说:

    求花花,求票票,求章章!求收藏!求顶,随手顶下每章,谢谢!

    名词解释:

    有朋友给我指出 “电挂”是错别字,其实不是。电挂是上世纪中期常用的,相当于电报。

    向当地电报局申请后编定的号码,用代替申请单位的地址和名称它可减少表示住址名称的电报字数,节省报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