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05】 祖坟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此时悲痛万分。李玉婵也顾不得男女大防,握着钟山的大手,静静地望着着钟山,虽不说话却是给了他极大的安慰。

    这个小城镇,本就不大,夜半时候城南的狗叫,城北的狗都能跟着吠起。家家户户屋顶烟囱冒烟的时候,这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小镇。一天死了两个人,倒是让人在唏嘘之余,不免心生恐惧。

    钟如海平时为人很是客气,又是个热心肠的人。听闻这个消息后,很多人都放下了家里的活计,赶来帮忙,钟山一一下跪行孝子跪礼。大家看钟家只剩下钟山一个人,不免都同情安慰几句。

    李玉婵此时仍在钟家帮忙打理。很多邻居不认识这姑娘,看她如此勤快上心,都认为这是钟山未来的媳妇,女长辈们倒是把一些善后的事都找了她去商量。李玉婵也不点破,只是一一记着,照头去办,倒也做的合适,不差毫厘。众人无不为钟山找到这样能干的媳妇感到欣慰。

    入夜已深,主事的长辈们在交代了钟山几句以后,也都离开了,此时屋里只剩下钟山和李玉婵二人。二人相对而坐,各不言语,李玉婵看着钟山,一脸疲惫,眉头紧蹙,欲言又止。

    钟山把李玉婵的表情看的满眼,突然意识到,这姑娘从中午给自己送吃的来以后还没回去过。她为什么来送吃的?那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帮她姐姐藏魂了呀。钟山不免“哎呀”一声,站了起来。

    这一声,倒是把李玉婵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钟山。

    钟山赶紧掏出怀里的藏魂瓶,攥在手里。李玉婵知道钟山意见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其实她已经焦急等了一下午,钟先生去世了,自己的姐姐该如何是好。

    二人立刻向潘安家里跑去。此时的潘氏早已被放到炕上,身体微温,脸色倒是比死人时强了许多,身上盖着被子,神情倒也安详。因为钟如海在做法的时候,是把她的魂收在瓶子里,而把魄存在她的体内,正和很多人丢了魂一个概念。

    钟山把藏魂瓶对着潘氏的额头,口中念念有词,不消一会儿,潘氏便微微睁开了眼睛。

    潘安看自己媳活了过来,更是千恩万谢,跪下给钟山磕了几个重重的响头。他知道钟如海是因为自己媳妇去世的,自然愧疚万分,不知道说什么是好。钟山倒也不怪罪,只是眼泪又不争气地淌了下来。

    李玉婵看到姐姐活过来,很是欣喜。把潘安在锅里熬的小米汤盛出两碗,一碗递给钟山,心疼地让他趁热喝掉,另一碗,放在姐姐枕头一侧,用个汤匙一口一口地喂给姐姐。

    钟山接过碗,吹了几口,然后一饮而尽,就告别潘家,赶紧回家守灵。李玉婵犹豫了一下,把勺子递给姐夫,也在后面追了上来。钟山见她追了出来,便放慢脚步,似要等她。

    钟山明白,一个刚刚认识没多久又还没出阁的大姑娘,白天在自己家忙活了一下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现在大半夜的又和自己再在一起,不免让人多说闲话,就想让李玉婵回去。可是,他此时的内心很是孤独,太需要有个人陪着自己了,哪怕一句话也不说也是好的,于是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李玉婵追上他之后,二人并肩而行,一言不发,似是千般默契于心中。圆月当空,映照着满地的银光,两道淡淡的黑影拖在二人身后,街道上静的出奇,只听到二人发出的咯吱咯吱踏雪声。

    北方丧事三天出殡。三天来,李玉婵一直帮着钟山料理琐事。潘安的媳妇第二天便也下地,虽然还没什么力气,倒是能自己抱孩子了,潘安见家里无事,便也赶过来帮钟山的忙。

    第三日,钟山举幡,一行人将钟如海的棺材葬到了西山钟家墓地,料理后事停当后,便也三三两两地散去。只有李玉婵,这三日可谓寸步不离,始终守在钟山身边。

    二人回到当铺,屋里显得很是凌乱。钟山简单收拾了一下,李玉婵烧了一锅热水,存在暖瓶里。

    钟山看着一直在忙碌的李玉婵,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喜欢?感动?这些词都不能表达他此时的心情,内心感觉暖暖倒是十分的真切。“辛苦你了,玉蝉姑娘。”钟山说道。

    “不辛苦,钟山哥。”李玉婵回道。三天的接触,李玉婵早已经把钟山的位置有所提高,称呼也亲切了起来,倒是钟山听得头皮有些发麻。

    李玉婵倒了一杯热水,放到钟山身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捧在手里,坐到一旁。

    钟山把父亲留下的那小册子再一次拿了出来。看着那两个电挂号码。

    电挂,这小城貌似只有一家合作社有这种东西。城里的人平时想和外地的人联系,都是去合作社的。可是他也没见过父亲给什么人发过啊。这两个号码到底是谁的?是通往哪里的?就不得而知了。

    重新打开那张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的大小圆圈,钟山看得更是焦急。这上面的圆圈到底指的是什么地方?父亲生前一定还有话没说完。这册子,这号码,这地图绝对都和灵魂当铺、和家族的责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可到底是什么,他又不知道,父亲呀父亲,这么多年,你为何不和我说,现在却给自己留下了这么一个大大的谜团?

    一连几日,钟山都闷在家里。除了李玉婵来给他做饭送吃的,陪着说说话,其余的时间,都在琢磨那张地图。

    一日清晨,钟山早早地锁了门,揣着小册子出去了,先是到了合作社,问工作人员,父亲有无在这里发过电挂。工作人员早已换了好几拨,最早的在这工作的人跟着自己的孩子去了南方,无人知晓。钟山此行无果就径直奔向了坟地。

    钟山坐在父亲坟前,对着父亲的墓碑念叨着这些日子来的烦闷。不时又拿起图来看看。忽然他发现,其中几个小圆圈的方位,正和自己家的祖坟方位很是相似,更有一个圆圈,被父亲涂成墨团。钟山暗喜,赶紧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径直朝爷爷的坟墓走去。

    北方多石山,石头多事就地取材,凿刻成碑状,用来做了墓碑。他爷爷奶奶也是用了这种石碑。钟山细细打量,忽然发现墓碑的后面,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这图案别的墓碑没有,自己父亲的墓碑上更是没有。他不禁好奇,便用手在那图案上摩挲起来。

    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微微声响,似是山上积雪融化从山上崩落下来的声音。钟山不禁四处张望,却发现这声音来自脚下。他吓了一跳,赶紧跳到一边,瞪大眼睛看着。

    …………………………………………………………………………………………………………………………………………………………………………………………………………

    夫岑有话说:

    求花花,求票票,求章章!求收藏!求顶,随手顶下每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