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06】 墓道

作品:《灵魂当铺

    坟墓本是石头砌成,此时,祖父的坟头居然凭空陷下去很多,露出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黑洞,洞里漆黑,不见墓底。钟山很是吃惊,这是怎么回事?

    坟头陷下去之后,再无声响。钟山犹豫了片刻,还是划下火柴,爬到洞口探望。原本脑子里会朽烂棺材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只是发现墓里的空间不小,奈何自己无照明工具,一时没法进去探查。于是赶紧下了山,跑回家去拿手电筒。

    将近中午,李玉婵给钟山来送吃的,却看见当铺门锁紧闭,一时正在纳闷这人去了哪里,就远远看见钟山匆匆忙忙的从远处跑了过来,头上雾气蒸腾。

    钟山看到李玉婵,招呼了一下,打开门,进去拿了手电筒和一把匕首,就往外走。

    “你干嘛去?”李玉婵看见他如此匆忙,赶紧放下篮子,追出门问道。

    “你先吃,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钟山就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等等!”李玉婵赶紧回屋从篮子里拿了两个还在冒着热气的烙饼,追上钟山,塞到他的手里,看了他一眼又回到当铺。坐在凳子上,烤着火,想着心事。

    钟山再次来到祖父的坟前,犹豫了一下,将匕首插在裤腰上。然后把手电筒打开,往洞里照了照发现洞里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于是咬咬牙,就下了洞。

    洞里漆黑,散发着阵阵霉味。刚下到洞里,钟山就把手电筒往四周照了一下,左右距离不过七八米便可见墓壁。墓壁用青石砌成,倒也没什么特殊。只是前方黑咕隆咚,电筒光照射却什么也看不到,似是那黑洞将灯光吞噬了一般。

    好奇心驱使着钟山暂时忘记恐惧向前走去。他倒要看看前面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在自己祖父的坟里出现这样一个黑洞。钟山慢慢挪动脚步。由于和外面封闭的缘故,倒是比外面暖和些,只是有些湿滑,不敢加快脚步。

    不知道走了多少多久,前面还是一片漆黑。钟山心想,不会真的是一直延伸下去不见头吧?这得走到猴年马月呀。脚下却是没停。突然听到前面有阵阵声响,钟山止住脚步,侧耳倾听,那声音却戛然而止,再抬脚,那声音又微微响起。

    到底是什么?钟山下定决心,想要看个究竟,心下一横,脚步快了许多,循着那声音径直走去。

    两侧墙壁越来越窄,钟山都能听到自己心砰砰跳的声音,很强的压抑感袭了上来,再一次放慢脚步。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正在此时钟山看到手电筒灯的光照射到前面的一面墙上。难道到头了?钟山一喜,赶忙快步向那走了过去,却发现那是一道青石门板。

    门板大约近两米高,一米多宽。上面刻着乱七八糟的符号,钟山本是认得些符箓的,可是此时,却看不明白上面刻画的到底是什么了。门上长满厚苔,摸上去又有些湿滑粘腻。使劲推了推,门丝毫未动。

    好端端这里为何多出一道门?钟山一边摸索着上面的符号,一边想到。

    突然,他发现门最中心有一个被苔藓掩盖着的符号,摸起来很是熟悉,感觉像是在哪见过。钟山马上用手电筒照在那上面,拿匕首把苔藓刮掉,仔细辨认一番,分明和祖父墓碑上的那个符号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本来坟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黑洞已经很是蹊跷,现在又平白无故出来一道石门,更蹊跷的是,这石门上的符号居然和祖父墓碑上的一模一样!钟山越发感到奇怪。想到刚才摸祖父墓碑上的符号才显露的这黑洞,不觉又把手伸向石门上的那个符号。

    和预想的一样,门慢慢打开。洞里的热流一下子涌了出来,熏的钟山一阵脑热,竟有些晕晕乎乎的,不觉往后倒退了几步,扶住一侧的墙,做个支靠。待那股热流散的差不多了,才把手电筒照向门内,门内也是一如既往的漆黑!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又有道法,手里还握着匕首,遇鬼用法,遇歹人便用匕首了结了他。心意已决,便不再磨蹭,踏进石门,刚走进去几步,后面轰隆一声,石门关上了!

    钟山瞬间冷汗就下来了。因为在石门关闭的瞬间,他听到了刚才在外面是听到的声音,可又比那声音明显,仿佛就在身边不远处。惊地他赶紧往后退去倚在门上,拿手电筒四处扫了一下,却发现此处面积很大,三面都是黑洞洞的。在外面的时候,最起码只有一条路,尚且知道往哪里走,此时却把钟山难住了,该往哪个方向走?

    “扑啦啦……”只听得一声振翅的声音从头顶飞过。钟山赶紧拿手电循声照去,只看到一个恍惚的影子,却看不清是什么。

    料想应该是鸟。可是这黑黑的墓洞里,尤其是刚才打开门的那一瞬间,那股热流那么强烈,明显和外面是隔绝的,这鸟又怎么能在这里存活?既然能存活,说明在某个地方一定还有和外界沟通的地方,供鸟出入。钟山想着,反正门也不会突然打开,倒不如找找还有没有别的出路。

    没走几步,突然一脚踩空,晃了钟山一个趔趄。手电筒照向脚下,却是一个向下走的台阶。这种老式铁皮的家用手电筒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作用并不大,只能照到不远的距离。钟山看到台阶往下延伸,心想,既然有路,说明自己走的方向可能是对的,于是顺阶而下,心里数着台阶,以此来估计大约往下走的深度。

    台阶并不多,走了二十个台阶的时候,钟山的脚终于踏到了平地上,心中莫名地踏实了一些。举起手电,继续向四周看去。

    这里已经不大。地面是青石水磨铺的,四周竖着三米来高的石柱,石柱不粗,一个成人基本便能搂抱过来,上面刻着祥云神兽。正中间,躺着一具棺材。棺材并不是木头制造,被手电一照,倒发着幽幽的金属光泽。棺材的四面,正好被固定在石柱上的碗口粗细的铁链牵着。

    钟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小的墓地,怎么会出来这样的东西?难道这就是祖父的棺材?

    虽然自己能看到一些旁人看不到的东西,但是进来之后,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倒是这石柱和棺材,让他心生疑虑。四处张望,再无他物。刚才那鸟到底在什么地方呢,钟山不由得揉了揉眼。

    再抬头,他看到一个小孩蹲坐那棺材上面,瞪着眼睛直钩钩瞅着他,发着绿莹莹的光!

    “啊?”钟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了凉气,刚才四处看的时候,可没看到这个,而且这里也没什么可藏身的地方,仅仅只是揉眼的功夫,这东西是哪里冒出来的?!

    …………………………………………………………………………………………………………………………………………………………………………………………………………

    夫岑有话说:

    求花花,求票票,求章章!求收藏!求顶,随手顶下每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