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09】 起尸

作品:《灵魂当铺

    忽然,风骤起。这股风源自棺材里。

    钟山吓得连连后退几步,那猴子也噌地一声,跳到钟山身边。

    只见棺材里慢慢坐起一个人,不,确切地说,是一个满身缠满青布的人,除了裹布的颜色和布料不同之外,像极了埃及的木乃伊。这是什么怪物?!钟山再一次把匕首攥紧。

    只见那人在棺材里坐起已有半天,却是一动不动,就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一直呆着,倒像是有机关,把一个死人从后面给支挺起来一样。

    钟山走到他的正面仔细瞧去。只见这死尸的头部也被布裹个严严实实,看不到五官。钟山心想,莫不是这棺材里也有机关?想着,便壮着胆子慢慢走过去。他倒要看看这里面究竟有何玄机。

    钟山绕到此人背后,看到他后面果然有一个类似弹簧状的东西在支撑着他的腰。

    “人都死了,还整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吓人,难不成还怕盗墓不成?”钟山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上刚冒出的汗珠,然后手电筒照向棺材里面,看看这里面会有什么东西。

    “啊呀!”钟山惊叫一声,顿时“蹬蹬蹬”倒退了几步,甚至把棺材前面的那三盏灯也踢灭了两盏,墓室里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原来,他刚把头探进棺材里,低头一看,却里面正好有一个人瞪着眼睛盯着自己,而那个人,正是他自己!

    猴子看他惊叫,先是也跟着一躲,片刻后见并无什么动静,便又跳到棺材上面,也探下头去,谁料,它却冲着里面做起鬼脸来。猴子此举倒是把钟山弄迷糊了:这猴子到底玩的什么花样,居然对着棺材里的自己做鬼脸?

    片刻过后,猴子还是玩的不亦乐乎。钟山不免又凑过去低头看去。

    这一回,钟山不禁哑然失笑,原来那棺材里分明只是一面镜子而已。都怪自己精神太紧张了,此时却还不如一个猴子。

    那镜子比人头稍微大些,是面铜镜,四周刻画着海兽和葡萄。正是古时候很是常见的“海兽葡萄镜”。

    镜子再往下面,是一张羊皮,颜色已经发黄,上面画着密密麻麻的字,但是大体看去,钟山却又一个都不认识,倒不如说是符号更为确切些。

    钟山顾不得细看,伸手就要把那镜子和羊皮拿出来。谁知,或许是由于自己紧张的缘故,钟山拿着那镜子忽然碰到了棺材壁,发出“叮当”一声金属脆响,把钟山吓了一跳。

    刚舒了口气,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他恍惚间看到坐着的这个尸体似乎动了一下,于是慢慢地抬起了头,看向尸体。

    此时,那尸体正把头回了过来,歪着脑袋,瞪着黑洞洞的眼睛看着钟山!

    “操你娘的,这不是死人啊?!”钟山抓起羊皮和镜子就往后跑。奈何墓室并不大,没跑多远,便迎在墙上。

    那尸体此时倒也没动。还是歪着脑袋。

    猴子此时显得倒是安静。看着钟山跑的好远,吱吱叫个不停,上蹿下跳,两只前爪在胸前摆动,很是开心的样子。钟山气不打一处来,这猴子分明是在戏弄我啊?估计把我引过来开着棺材,然后把这东西整出来,对付我?

    钟山不禁破口大骂。那猴子倒也不生气,跳够之后,径直跳上棺材,爪子撕向那尸体的头。

    猴子这一举动倒是出乎钟山所料。它要干什么?

    只见猴子把那尸体头上的布条一扯,整条步就刷拉拉落了下来。露出一个干巴巴得骷髅。眼睛深陷成两个黑洞,还是那个姿势呆着,并没见什么异样。

    钟山此时方才明白。原来是那尸体本身在棺材里密封着,和外界空气不流通。可是此时突然打开,布条和氧气一接触,瞬间氧化的。眼睛那里露出来,是因为眼睛那是个黑洞,和空气接触的更多,或许当年绑这里的时候,布条本没有绑结实,这里布条最先氧化,然后脖子这的布条也跟着松动,头便也歪了开来。

    分明是自己吓唬自己。钟山知道错怪猴子了,一时倒显得尴尬,转念一想,这猴子懂得什么是尴尬呀?想到此,心里倒也自然了些。

    猴子跳下棺材,然后又跳到钟山面前,伸出爪子,爪子里分明攥着直径铜钱大小的珠子。珠子泛着斑驳的微光。

    这是哪来的?钟山伸手接住,珠子寒冷如冰。

    他突然意识到,这不会是那死人身上的吧,手电筒打过去,果然看到那死人嘴巴是张开的,嘴里黑洞洞。钟山心道,这多晦气,多脏的东西?想着便赶紧将那珠子扔掉,谁知这猴子倒也灵敏,见珠子被抛走,忙追过去跳了起来将其接住,三足着地,颠回钟山身边,再一次递给了他。

    钟山看着那黑洞洞的眼睛和嘴巴,就恶心的难受,哪里愿意接这东西,可是猴子依旧吱吱叫着,示意钟山拿着这珠子。

    难不成这是不化珠?据说人死了以后,嘴里含上这珠子,便可以不腐不朽,面若常人。据说当年慈禧死了以后,嘴巴里和里都被塞了这样的珠子,后来大军阀孙殿英盗东陵,将康熙乾隆慈禧墓室都给弄开了,乾隆的宝剑被拿走,墓室的字画都给浸湿,损失巨大,而在慈禧墓室里就发现了这样的宝贝,还有什么翡翠西瓜,翡翠白菜。

    如果这真是不化珠,那这可是个无价之宝。钟山想到这,匕首往右手一换,把珠子接了过去。

    钟山拿着珠子,细细打量着猴子。这猴子此时倒是十分乖巧,除了模样长的实是奇怪,像个身材矮小的小老头,其他倒也越看越顺眼,把刚才还在激烈打斗的事抛之脑后。

    这猴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头?难不成一直在这墓室里,到底待了多久,不吃不喝?

    莫非,它是这个墓室的守护者?

    …………………………………………………………………………………………………………………………………………………………………………………………………………

    夫岑有话说:

    求花花,求票票,求章章!求收藏!求顶,随手顶下每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