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11】 相克

作品:《灵魂当铺

    黑压压的虫子像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此时密密麻麻地在棺材前面朝钟山爬来,越来越近。其中一小只队伍竟然也顺着铁链子,朝猴子爬去,吓得猴子在那铁链子上直摇晃,试图把虫子晃掉,怎奈掉下几只,有更多的爬了上去。

    钟山看猴子吱吱吓得吱吱直叫,吹了一声口哨,颇有幸灾乐祸的意思,言外之意,你刚才不帮我,现在不还是难逃厄运?待低头一看,哎呀,虫子已到了离他不过两步的距离。这虫子爬的也太快了!

    钟山举着油灯,盯着虫子。

    其中一只体型尤大的虫子,通体黑亮,冲在最前面。看到钟山举着油灯,突然停下了。然后两只巨大的鳌钳互相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似有一定的节奏。旁边的黑虫鳌钳也开始摩擦,一时间刷刷地声音响彻墓地。

    猴子还在那铁链的顶端吱吱乱叫,铁链子哗啦哗啦直响。此时钟山已然顾不得再看那猴子的笑话,因为,面前那群虫子已经开始冲了上来!而那只油黑的大个虫子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高举着鳌钳,冲着钟山。

    “操你娘的!”钟山大骂一声,待看到几只虫子马上就到了自己撒的灯油上的时候,迅速点燃。他想,能烧死几个就烧死几个,杀一儆百的震慑效果应该比只是阻断它们的来路更好。

    那几只冲在最前面的虫子果然都被火引燃,身上腾地着了起来。由于这些虫子一直吃的人肉,身体油水颇多,所以遇火倒是烧得痛快,火苗很旺,发出刺鼻的臭味,熏的钟山直捂鼻子。

    钟山看着这在火里翻滚的虫子,内心突然有些许的成就感,不免暗暗赞美自己的妙招。可是,这成就感来去的太过迅速,因为后面有更多的虫子往火里钻来,颇有黄继光舍身挡枪眼的劲头儿。一些虫子直接冲进火里,另一些虫子直接从火里的虫子身上跳了过来。本来冲着猴子去的那些虫子,此时也调转了身,都朝这边爬来。

    钟山见罢,赶紧跳起来,双脚连连踩到虫子身上,发出“啪啪”清脆的声音。要说在平时,这声音钟山倒是受用,可是此时,这声音比死神都可怕。

    灯油本就不多,燃烧了一会,便逐渐熄灭。那些虫子更是有恃无恐,一窝蜂地拥了上来。钟山边踩边退,等退到最上面那个台阶的时候,虫子已经黑压压地铺满整片台阶,他已经踩不过来。

    钟山看把手里握的油灯扔到虫堆里,赶紧把手电筒打开,向一旁照去,赶紧找个庇身之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几只虫子已经蹿到了钟山的脚上,顺着裤腿就往上爬。也多亏了钟山裤脚有裹腿,为了保暖,用布条把裤脚绑的严严实实,为了风雪不至于钻进裤腿,不然,虫子估计此时已经张开大鳌,啃啮上他的小腿肉了。

    钟山“哇呀”一声,声音里带着凄厉。他明白这虫子咬到自己,自己可就是再有千般本事也是难逃厄运了。跳着就朝虫子来的相反方向跑去,边跑边抖裤子,拿匕首拍打着身上的虫子。

    “扑啦啦……”拍打翅膀的声音突然在头顶上空响起,此时却不是一声,而是一群。

    钟山抬头一看,糟糕。一片密密麻麻火红的红点在盯着自己,黑暗里尤其阴森恐怖。

    钟山瞬间浑身冰凉,腿木住了,步子迈也迈不动。

    “完了!敢情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黑影,在这里等着我呢。此时可谓是前有饿狼,后有猛虎,我钟山要死在这里了。”钟山暗道。他听着那声音扑打着直奔自己而来,钟山举起手电,黑压压一片,似是老鸹,却生着一双通红的眼的鸟如黑云一般压了下来。

    钟山绝望地闭上了眼,想着自己被撕成碎肉,然后被虫子一口一口吞进肚子里的场景。

    片刻过去,钟山直感觉耳边乱风阵阵,鸟叫不停。自己却安然不恙,不觉诧异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幕却惊呆了。

    只见那些黑鸟,此时正在尽情地啄食着地上那些蛊虫,吃的津津有味,忙的是不亦乐乎。

    我的救星呀?钟山不禁笑着跳起来。手电筒照向脚下,哎呀!自己高兴的太早,好多虫子已经爬到他的胸前。奈何他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一直手握着匕首,此时只能拿匕首去挑。怎奈那虫子爬的飞快,径直朝他的脖子爬来。

    “哎呀,我身上有虫子!”钟山也顾不得那鸟听懂听不懂,跳着边打边喊。

    果然有几只鸟迅速朝钟山扑了过来,叮叮当当几声,虫子落了一大半,那几只鸟也跟着躺到了地上,一动不动。钟山赶紧把剩余的虫子刮了下去,然后跳到一边。

    “真是不好意思呀,鸟兄,忘记我怀里揣着这玩意儿了。”钟山一边摸着怀里的铜镜,一边尴尬地说道。

    他见那些鸟已然和虫子势均力敌,赶紧四处寻找出口。怎奈墓室里漆黑一片,四面除了一道来时的石门,别的地方都看不到任何东西,不见半点亮光。

    正在此时,灯光瞬间暗了一下,手电筒里的电池快要没电了。钟山更不敢懈怠,围着墓室小跑着,一圈一圈地寻找。他本想和刚才一样,想静下来认真感受一下有没有风或者声音,可是此时整个墓室被那些鸟搅的吱呀乱叫,乱风四散,哪里还能静得下来。

    眼看着手电灯光越来越暗,钟山内心那希望的火焰也渐渐暗淡下去。钟山看看那边鸟虫激战正酣,倒是一时半会威胁不了自己,索性把手电关了,电能省点儿是点儿。

    此时钟山不免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当眼睛适应了这黑暗的环境的时候,他发现,在他的侧前面,隐隐透着一道亮光。他忽然明白,开着灯光的时候,眼睛紧受限于眼前这点光芒,别处却是看不到的。后悔早没关闭手电,惹了这么大的祸端。

    钟山赶紧朝那个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