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12】 吃祸

作品:《灵魂当铺

    欺骗人的,往往不是他物,而是自己的内心和眼睛。

    刚进墓室时,钟山见眼前是无尽的黑暗,不知道这墓室有多大,而刚才着急找出口的时候,记得焦头烂额却也发现不了什么。此时,黑暗却带给了钟山光明,给了他希望。

    不消片刻,中山便奔到那透着微光的地方。口很小,钟山把眼睛看向外面,虽然看不清有什么,但是明显比这墓室亮堂了许多,一股沁人的凉风吹到他的脸上,很是舒服。

    钟山禁不住贪婪地深呼吸了几口。这是进入墓室以来,第一次呼吸到这么新鲜的空气,钟山不免心神微醉。

    可是现实问题瞬间击中他的陶醉:这洞口这么小,尚不及拳头大,怎么出得去?

    虽然这小口不足以帮助钟山逃出去,但是透过这口吹进来的凉风,却让钟山的大脑瞬间清爽了很多。

    钟山拿着匕首,在那就鼓捣了半天。虽然知道这很可能是无用功,却不得不试一下。洞周围都是石头,匕首划在上面,连点粉末也掉不下来。钟山只能再想别的办法。

    于是拿着重新打开手电筒,在这洞口四周再仔细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惊喜。

    结果却不如意,钟山失魂落魄地坐到地上,忽然又弹起来,他生怕地上有什么虫子在偷偷地跟着他,不禁拿手电筒往脚下四周扫了一遍,然后重重地嘘了口气。

    钟山听着那边鸟的扑打声渐渐小了,心里一惊,莫非那些鸟被干掉了?赶紧举着手电看去,此时的灯光已经暗淡,根本看不清楚,只能再次走近看去。

    虫子已经不多,还有少许散散落落的在那爬着,用“逃”这个词更加准确。除了十多只躺在地上,被蛊虫咬的血肉模糊的鸟尸以外,一群黑压压的无名鸟此时吃饱喝足一般,在地上或站或趴,有的悠闲的散着步,更有十来只,很有闲情雅致,用那尖尖的嘴巴把蛊虫叼起来再放掉,似是猫逗耗子一般。此情此景倒是把钟山看笑了。

    “吱吱……”钟山不禁把头看向声音发来的方向。

    那是猴子在叫。猴子此时正蹲在台阶上,看到一地的鸟,似是兴奋不已。那些鸟看到猴子,一起抬起头来,盯着它。

    猴子也不敢靠前,在那蹲了半天。然后两只前爪抬着,后爪着地,和人走路一般,慢慢地往前挪,尾巴紧紧贴着后背。

    钟山看这猴子动作蹊跷,不知道它要干嘛。

    只见那猴子慢慢挪到那几只死鸟身边,噌地一声,抓起一只就跳了开来。那动作,很是迅速,以至于一直盯着它的钟山都没明白它是怎么跳出来的。

    那群鸟突然都站了起来,翅膀张得老大,浑身毛羽乍开,伸着脖子,冲着猴子就是乱叫。

    猴子跳到角落里,也不管那些鸟,只是抓到手里的死鸟,就把翅膀撕了下来,塞到自己的嘴里。

    坏事了!这猴子抢了鸟尸,这群鸟岂肯善罢甘休?钟山不禁暗惊。

    果不其然。群鸟瞬间飞起,朝猴子群扑过来。那猴子见来势不妙,抓着死鸟就朝钟山奔了过来。

    ”你吃你的,别连累我呀!!!你他娘的,往哪里跑?”钟山破口大骂,这不是刚从鬼门关出来,又让你引上黄泉路嘛。

    猴子可不管那套,直接躲到钟山身后。钟山看着黑压压一片压了过来,赶紧双手护住脑袋。只听得“当当”直响,他知道这是又有傻鸟撞到了自己胸前那块“护心镜”上面了,可是头上却落了两只,多亏帽子没摘,不然此时肉头定成了血葫芦。

    钟山赶紧闪开,猴子瞬间又被暴露。群鸟血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俩,似要把他们撕得粉碎。

    正在这时,猴子在后面扯着钟山的腰带,直往一个方向拽。钟山顺势跟着猴子跑了开来。

    钟山双手抱头护着脑袋。猴子在前面跑,钟山在后面跑。它这是要我把带到哪里去?钟山心想。

    猴子跑到一个角落,急促地拽曳钟山。

    钟山看前面是个石墙,倒无别样。这猴子是什么意思?

    猴子抓住紧扣在后背的一只鸟,扔了出去,然后吱吱直叫,直往上跳,爪子似乎要够上面的一个东西。

    钟山顺着猴子跳跃的方向抬头看去,只见墙上面居然有一个凹进去的圆形图案,图案看着似是面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来。由于刚才寻找出口的时候,只是平视和低头看了,却没大注意上头。

    钟山跳起来用手够那图,心想自己这双手可是开锁密钥,屡试不爽的。可是跳了几次,碰了几次,结果仍是纹丝不动。

    群鸟在后面抓着他们。钟山穿的厚,尤其那件羊皮袄,已穿了好几年,坚硬程度可比盾甲,一时倒还不至于太过受伤,倒是惨了那只猴子,此时血肉模糊,哪里还看得出只猴子样儿。

    猴子被群鸟又抓又啄,疼的呲牙咧嘴,抓着钟山的腰带就跳到他的怀里,伸手就往里抓。

    “你要干嘛?”钟山大声嚷道。可是钟山此时一直手护着帽子,另一只手还拿着手电筒,哪里能阻止猴子。

    猴子从他怀里把那海兽葡萄镜拽了出来。钟山瞬间明白,上面那图案就是这镜子背面的图案呀!这才是开锁钥匙。想到这,赶紧接过镜子,跳起来贴了上去。

    只听得“吱嗡”一声,厚厚的石墙居然开了一道缝。冷冷寒风瞬间挤了进来,墓室里顿时亮了一些。

    门越开越大。

    群鸟似乎意识到他们要逃跑一样,乌压压都挤了上来。钟山看缝隙已开到能容自己挤出去,不假思索,直接跳了出去。猴子紧随其后,身上还带着几只抓得它死死的鸟。

    钟山后悔了。他原以为开了门,外面便是大路,谁曾想,下面却是陡崖。钟山来不得稳住,就直直地摔了下去,猴子紧随其后,试着抓住一旁的石头,却被群鸟啄开,也跟着摔了下去。

    群鸟在上空盘旋了好一阵,逐渐散去。

    此时皓月当空,银光撒在漫山大雪上,泛着幽幽地光点。寒风,裹着雪沫,弥漫于整个山间。

    整个世界,是如此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