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1】 鬼车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看浆糊捂着肚子,哼哼唧唧,痛苦之色跃然脸上。

    “怎么了!?”钟山赶忙问道。

    “肚子疼,想拉屎……”浆糊看着钟山,可怜巴巴地说道。

    “你他娘的吓死人啊?你想拉屎你看我干嘛,我脸上是茅房啊?”钟山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骂。

    浆糊赶紧从炕上爬下来,趿拉着鞋跑了出去。

    这种大车店里是没有独立厕所的。厕所都在外面的院子,用石头砌成,上面没有封顶,只是能隔开个男女便是。浆糊跑出来,东张西望一下,找个下脚的地方。厕所里很黑,浆糊可不想进去,所以找了一个角落,解开裤子就蹲那,释放开来。

    钟山在屋里一个劲儿地郁闷:这小子敢情晚上吃多了吧,典型的一个造粪机器。这今后跟着自己,还不知道弄出什么花样了。想到这,钟山就开始怵头,真后悔把这小子带出来。

    “钟叔,钟叔。”外面传来浆糊的叫声。

    “你他娘的大半夜的乱嚎什么?不怕把别人吵醒啊?”钟山穿上鞋子,走出来。

    “嘿嘿,那个……我没带草纸……”浆糊蹲那冻得直打哆嗦。

    “在地上随便找块土坷垃擦擦得了。要什么纸?!”钟山虽然气地说这话,但还是回屋里去给他拿纸去了,这大雪地,哪来的土坷垃。

    浆糊擦完屁股,把裤子提起来。二人正要回屋,突然,一声汽车轰叫声传来。“这大半夜的开车走山路,真是比胆儿大呀?”钟山一边嘀咕着,一便放眼看去。

    此时元宵刚过,月色正浓。借着月光,钟山看到远远低开来一辆卡车,铁盖绿皮的那种。眼看着车越来越近,钟山不免愣住了。

    浆糊看钟山不动,也冲着钟山的目光看去。

    “哎呦呵,钟叔,看来明天咱们又有车坐了。”浆糊提了提裤子,抹了把鼻涕,然后在裤子上擦了擦。

    “嗯?”钟山吃惊地回过头来,看着浆糊。“你能看到的?”

    “这么大一辆车,我又不是瞎子,哪能看不到呢?”浆糊哆哆嗦嗦地跺着脚。

    钟山心下纳闷。他看到那车上并不一般,浑身透着一股邪气,确定是鬼物无疑,可是这浆糊居然能看到?即使活人能见鬼,也都是因为体质虚弱,阳气殆尽的缘故。这浆糊和自己一般大小,阳气正足,怎么能看到这东西?难道我看错了?钟山暗暗想道。

    眼看着那车越来越近,钟山转身就往回走。”走,回屋!”

    浆糊还想停下看看,被钟山拽了一把,不情愿地跟着进来屋子。进屋之后,钟山并没有拖鞋上炕,而是熄了灯,眼睛瞅着窗外。浆糊被刚才的一番折腾,此时也是睡意全无,看钟山这样,他也有模有样爬在炕上,盯着外面。

    那车驶到大车店前面的时候,停住了。可是车却没了动静,也不见人下车。隐隐约约只看到车上坐了几个人,后斗上也是站了好几个影子。钟山心里砰砰直跳,看到那些影子,他更确定自己的判断无误。

    浆糊趴久了,胳膊被压的发麻。转头看看钟山,说道:“钟叔?”

    嘘……钟山瞪了浆糊一眼,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他不要说话。浆糊便回过头去,不消片刻,又转过头,声音压得低低地,“钟叔,他们不会是绑票的吧?咱们可是带着钱和票呢。”

    钟山真的急了,狠狠地拍了浆糊脑袋一下,努嘴瞪眼。浆糊便又老实下去。

    正在此时,那车开始有了动静。车上下来五六个人,却并没有进店,而是站在车下,低声说着什么。

    浆糊看得着急,不知道那些人在做什么。一着急,一个响屁,直接崩了出来,还拉着很长的尾音儿。夜本已深,此时发出这怪异的声响,料谁也得往这看。

    果不其然,刚下车的一个人,听到屋里有动静,直接走了过来,隔着玻璃窗子往里看去。

    钟山和浆糊都屏住呼吸,外面看里面很难看的清,可是从里面往外看,却看到很是清楚。借着雪光,钟山看到这人,头发很短,贴在头上。眼窝深陷,脸型很是瘦削,牙齿往外凸着,顶的嘴唇也往外翻了一些,唇边稀稀拉拉地胡子。

    钟山本能地从怀里摸出藏魂瓶,一边继续观察这人到底有何举动。

    浆糊呆不住了。“你他娘的看什么看,俩大男人睡觉,有什么好看的?”说着跳起来就跑了出去。这速度快地以至于钟山都没来得及把他拦住。

    坏了,这个狗蛋玩意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钟山暗骂道,也赶紧跳下炕,跑了出去。

    那人听屋里人说话,不禁一惊。片刻间,浆糊便和那人面对面站在窗前。

    “我说小子,你是干什么的?我们两个大男人在屋里睡觉,你偷偷摸摸地看什么看,想偷东西还是你脑子有问题啊?”浆糊抱着膀子,颇有大侠地气概。

    那人看看浆糊,没有说话,转身看向站在浆糊身后的钟山。

    钟山手缩在袖子里,握着藏魂瓶。只要稍不对劲,立刻就要动手。

    那人看了看钟山,然后把目光转向浆糊,“我愿意看,我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人?”敢情这也不是善茬,似要针尖对上麦芒。

    “嗨我这暴脾气。你他娘的还有理了。少废话,吃爷爷一拳吧。”说时迟那时快,浆糊抡起拳头就砸了过去。那人却也不接招,只是躲了几躲,轻松地避开了浆糊的攻击。

    “哎哟,这小身板还挺利索。”浆糊嘴上说的热闹,可是手下却没停止,拳头一个挨着一个,轮起来虎虎生风。这倒是让钟山刮目相看。

    浆糊有几拳头,眼看着砸到了那人身上,可是他却感觉没接触任何东西一样。“你使诈,跟我玩儿戏法耍我呢?你等着,不许跑,爷爷今天不给让你见点血,你不知道爷三只眼。”浆糊看几次击打未中,不禁停手,手心里啐了几口唾沫。

    “好了,住手!”钟山本来一直站在后面,观察情况。此时见状,一声把浆糊喊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