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3】 结拜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看了看鬼小七,又看了看周围的几个,慢慢地说道:“你们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就能该到属于你们的地方去。”

    鬼小七和他的伙伴互相看了一看,默不作声,似是默许了钟山所言。

    这些人虽然变成了鬼,可是并没有祸害任何人,相反,他们所为却实在让人钦佩。钟山把藏魂瓶拿在手里,再一次确认,“真的想好了?”

    对于他们,他更愿意和他们商量一下,即使他们留在世上,也不会为非作歹,但是那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此时此刻,他们已经都知道自己变成了鬼,那以后会不会危害这个世界呢?谁也不敢保证。

    “先生,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鬼小七说道。

    其实,在钟山内心最深处,还有一丝丝地舍不得,如果送这些仁义之鬼去往生,实在是有点可惜。如果今后为自己所用,那岂不更好?钟山也有这点自私之心。

    钟山在翻看地图的时候,知道北京的背面有个怀柔县,怀柔县有个红螺寺,是当地最大的寺庙,切道法高强。俗话有”南普陀,北红螺”之说。如果把他们安置到那里,一是可以用道法压制他们的邪念,算是在鬼修行,同时还可以把他们保全,以备自己所用。

    “你们并不是恶鬼,恰恰相反,我倒是很钦佩兄弟几个的义举,让各位往生,我也感觉很是可惜。在下姓钟名山,如果各位信得过我,我还有一处可以推荐各位,只是要忍得寂寞,受得法德。”钟山自然不能把内心最本源的那点私念说出来。

    “什么地方?”众鬼面露喜色,纷纷问道。

    “京北红螺寺。”钟山一字一眼地说道,目光打量着众鬼,看他们如何反应。“如果各位不喜欢的,我这就送你们往生,因为你们身无恶念,不用消怨,很是容易。”

    众鬼互看了一下,齐声说道:“钟先生,我们愿意去红螺寺修行!”

    “好,好,好!”钟山心下暗喜,不禁连说好。“各位兄弟,钟某实在佩服各位,各位如果不嫌弃钟某,我愿意和各位以兄弟相称!”

    “钟先生,您是高人,我们也能感觉到的。能和我们称兄弟,实在是我们众弟兄的荣幸。承蒙看重,兄弟们愿意喊一声钟大哥,唯大哥马首是瞻。”鬼小七说道,众兄弟一并应和。

    钟山还想推脱,众鬼齐齐跪倒在地就是一拜。钟山见状,赶紧也跪地回拜,齐齐相扶而起。

    此情此景倒是把一旁的浆糊看晕了,他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儿?

    “钟叔,钟叔……”浆糊忍不住了,把钟山拉近两步。“钟叔,你和他们是兄弟了,那他们岂不是都是我叔叔了?”

    钟山和众鬼兄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鬼小七走过来,扶住浆糊肩膀。“你也是我们的好兄弟。”浆糊本以为这个刚刚长了辈分的小气鬼要仗势再和自己打一顿呢,刚要还手,看鬼小七这一番话,不禁把抬起来的手挠挠头,嘿嘿地尴尬一笑。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这句话到什么时候都那么有说服力。

    浆糊和钟山在外待的过久,此时正是半夜时分,寒气逼人。钟山说道,“兄弟们,屋里一叙。”

    众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动。钟山恍然大悟,这样建在路边的大车店,看着简陋,实际上也不是简单地用石头堆砌起来就可以的,荒山野岭,保不齐有鬼魂出没,这店主人不可能想不到,所以建立的时候必定遵循八卦阵法等等。钟山四周仔细打量片刻,果如自己猜想。

    “那好吧,众兄弟进我藏魂瓶里暂且委屈一下。待明日到了红螺寺,我便给兄弟们找到落脚之地。”钟山把藏魂瓶亮了出来。

    众鬼兄弟齐声允诺,钟山便口中念念有词,一个个相继进了藏魂瓶内。钟山带着浆糊回屋睡觉,一夜寂静。

    翌日清晨,钟山和浆糊在鸡鸣鸟语声中醒来。草草洗漱一番,吃了早饭,便步出店外。

    “钟叔你看。”浆糊指着昨晚鬼小七他们的那辆车。

    钟山顺手望去,昨晚看着还锃光瓦亮的新卡车,此时已经锈迹斑斑,破烂不堪,轮胎也早瘪的不成样子。二人走了过去,只见几具花花白骨横七竖八躺在车内。这分明就是刚认识的几个鬼兄弟。不禁摇摇头,叹息一声。

    二人继续朝南前行。浆糊执意要走小路,说是路近,被钟山拒绝。万一到某个地方小路突然断了,岂不是要再返回来?更关键的是,小路多鬼障,对于一般鬼魂,钟山并不在乎,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天下之鬼不可能被自己收尽,按照父亲的指示找到解决办法的根源才是关键。

    钟山和浆糊沿着大路,直到快中午时分,终于看到一辆卡车,一问正好去怀柔,便搭车同去。司机也是健谈,几个人聊的很是开心,倒也忘了时间。傍晚时分,车已距离怀柔不到一百公里。钟山想一鼓作气进怀柔县城,奈何这司机驾驶一天,疲劳的很,钟山便不好说什么。

    此地山多林茂,天气已然比自己那个小镇暖和了许多,虽仍是寒冬,却不似那般的冰冷刺骨。钟山和浆糊的手也终于不用再一直缩在袖子里。天气暖和,人也愿意活动,就和冬眠的蛇一般。

    钟山非要拉着司机请他吃饭,司机简单推辞一下,也便答应了。在店里要了几个热菜,两壶烫酒。也许是这司机一路上太过寂寞的缘故,有人陪自己说话,甚是开心,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匣子再一次敞开,可是此时,钟山看着司机一脸严肃的样子,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升起,停下筷子,静静地看着司机。

    司机吧唧吧唧地嚼了几口菜,端起酒杯倒进嘴里,咂摸咂摸嘴,然后看了看外面。

    此时外面天色已黑,隐隐能听到狗叫的声音。司机把头往前探了探,低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坚持一到天黑就不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