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6】 塌炕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在前面若无其事地走着,嘴里还一直骂道:“操他娘的,害的老子找了半天日本鬼子,也没找到,把老子冻的倒是不轻……”

    钟山看着浆糊很不对劲,倒不是从他说话上面,而是他走路的姿势上。本是一个地方长大,加之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近距离接触,对于浆糊走路的姿势闭上眼睛都能想象地到,可是此时的浆糊,倒像是背着一个麻袋,走路有些歪歪斜斜。奇怪的是,他自己居然没有感觉到。

    凝神观察,却又看不到什么。钟山不禁疑惑摇了摇头,“也许是自己精神过度紧张了吧。”他这样安慰自己。

    俩人一前一后,回到屋里,浆糊也没说什么,脱了鞋子上炕,钻进被子。钟山看了看浆糊,什么也没说,也上了炕,但是却说什么也睡不着。

    不消一会儿,浆糊的呼噜起来,依旧如炸雷一般。钟山心里松了一口气,就凭着这呼噜声,就是真实的浆糊。不觉睡意来袭,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往上拽了拽被子。

    不对!钟山睡意突然全无。

    浆糊在说着梦话,可是,这梦话分明是日语!钟山不敢贸然起来,睁着眼,看着天花板,侧耳倾听着浆糊。可是这日语,哪里听得懂,只是在电影上听过几句。手却没有闲着,已经伸到怀里,悄悄地把符箓和藏魂瓶捏在手里。

    浆糊说了半天,越说越热闹,甚至手舞足蹈,声音就和平常说话声音一样大。钟山手心捏出了汗,心想,不能再等,万一等他醒了,发现自己暴露了,那时就不好对付了。钟山把符箓夹在额上,口里默念咒语。他不敢用藏魂瓶,虽它的法力更强,可是对于生人却有很大的副作用。万一浆糊没事呢,把他的魂魄收进来,再放出去,对他损伤很大,很可能造成他以后容易离魂,阳气不足。

    咒语念完,钟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贴到浆糊额头上。此符箓是镇灵符,可以让邪灵现身,却跑不掉。浆糊忽然“啊”地一声,瞪大眼睛,身体以及其夸张的动作扭曲着,头想抬起来,可是此时却像头上被压着千斤巨石一般,身体撞的炕直响,嘴里“叽里呱啦”地大声用日语喊着。

    “果然是你们!”钟山看既然自己猜测没错,心里大怒,浆糊阳气这么重的人都被你附身,法力看来是不浅呀,那我就把你魂魄打散,看你再如何害人!说时迟那时快,钟山又掏出一道符,双手持颂,那符无风自抖,刮的呼啦啦直响。浆糊此时瞪着大眼,看着钟山这一举动,眼神里充满恐惧,嘴里狂嚷。

    钟山把第二道符狠狠地打到浆糊头上。只见一道影子忽然从浆糊的身体里坐了起来,然后一动不动。钟山掏出藏魂瓶,冲着那黑影念动咒语,不消片刻,那影子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兄弟们,你们长时间不打鬼子,手痒了没?送给你们个日本鬼子,随便虐!“钟山对着瓶口说道。

    再看浆糊,此时的浆糊双眼依然瞪着,只是黑眼珠在滴溜溜地乱转,身体也不再抖动。

    “行了,死猪,还傻瞪着干嘛?等死呢?”钟山把瓶子收起来,对着浆糊骂道。

    浆糊头往钟山一侧歪了歪,“钟叔,我在哪里?”

    “你在十八层地狱呢。”钟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说。

    “唉,我不是日本鬼子的对手呀。他们人太多!钟叔,你要替我报仇。咦,不对呀,钟叔,难道你也死了?”浆糊一脸懊恼,忽然似明白过来什么,说道。

    “死你个大头鬼啊!给老子滚起来,下炕走两步。”钟山再确认一下浆糊身上到底被自己除干净没有。

    浆糊一咕噜从炕上跳起来,可是,由于刚才使劲挣扎的缘故,加之刚才跳的劲儿大,炕被踹出一个大窟窿。炕里的灰顿时弥漫整个屋子,呛得二人直咳嗽,捂着鼻子跑了出来。

    “你他娘的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这修炕钱你赔吧!”钟山实在忍不住了。

    浆糊一旁低着头,似是做错事的孩子。久久才说道,”钟叔,我会盘炕的,我给修好是不是就不用赔钱了?”

    钟山瞪着浆糊,哭笑不得。不过此时浆糊言行举止倒是和平时一样了,钟山再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二人半夜敲老板的门,把老板吓了一大跳,从门里问了半天,才把门打开。把炕塌的情况说了一下,当然不可能告诉老板是浆糊弄塌的。老板还一个劲儿地赔不是,给他们换了房间,还答应免一半的住宿,再加明早免费的早餐。

    这倒是把钟山和浆糊美坏了。到了房间,浆糊低声地和钟山说,“钟叔,要不我再弄塌一个,这样咱俩就能免费住宿了。我聪明吧?”

    “聪明个屁。再弄塌一个炕,人家就让你赔钱了。赶紧给我说正事儿。”钟山坐到炕沿上,摸了一下怀里的藏魂瓶,然后说道,“你知道你刚才惹了鬼上身了吗?你去干嘛了?”

    “鬼上身?我操他娘的,我说我咋迷迷糊糊的呢,还感觉在我子里和我说话,原来这是鬼上身啊。钟叔。我和你讲,我去找鬼子去了。那个司机不是瞧不起我嘛,我偏偏去找到日本鬼子,弄死俩让他看看。”浆糊恨恨地说。

    “找到了?”钟山问道。

    “找到了。我等你睡着后悄悄去的,省的你又不让我去。走了半天,什么也看不到,月亮也挺亮,什么也不可怕。我就往沿着一条路走,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就有点起雾。我看起雾了,又找不到那些日本鬼子,就准备往回走,结果透过雾层,忽然看到十多个影子,在那叽里呱啦说话,和电影里日本鬼子说的话一样。我就紧了紧裤腰带,撸着袖子过去了。”浆糊说的眉飞色舞。

    钟山此时心道,雾,又是雾。

    “我看他们叽里呱啦叫,高兴呀。终于让我遇到小日本鬼子,于是过去就大喊一声:狗操的小日本,我要杀了你们,为千万死在你们枪下的中国人民报仇,为八万万中国人民的自由而奋斗!我刚喊完,那些鬼子呲着牙,嘴里发着奇怪的声音,一起朝我扑过来!”浆糊说到这,忽然眼神了闪过一丝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