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7】 黑洞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看得仔细。要说这浆糊,平时虽有些二愣,但要从他嘴里说出“害怕”二字,简直比登天还难,他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此时他的眼神里透着的那丝恐怖,说明浆糊这回遇到的东西绝对不一般。

    “我看到朝我扑来,就迎了上去。这些人像是经过训练的一样,很是利索,我对付两个三个没什么问题,可是他娘的居然一起上来,这我怎么招架得住?最关键的,是他们嘴里冒出臭气熏天的味道,就和夏天在太阳底下晒了十天半个月的死狗那臭味一样。我简直没法呼吸,于是边打边往后撤。可是忽然间,腿像是被东西绊住了一样,怎么也动弹不了,我低头看,一个半截身体的日本鬼子血肉呼啦地抓着我的腿!

    他娘的,我还能被他绊住?就想抬脚踢飞他,可是无论怎么动,脚就是抬不起来,脚腕被抓的生疼。那些鬼子此时就到了我面前。我心想,死了就死了,二十一年后我还是一条好汉,脑袋掉了大不了碗大的疤。可是他们走到我面前,也不咬我,叽里呱啦地说了什么,我也听不懂。刚要骂这帮龟孙子,忽然感觉后背被一个重重地东西撞了一下,然后就躺在炕上了。”浆糊罗里吧嗦地说完,看着钟山一旁只是盯着自己,一句话不说。

    “就这些?这地方是不是就是司机说的那个风口要塞?”钟山恨不得把每个细节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好加以判断。

    浆糊一旁重重地点点头,”我保证,如果我还有隐瞒的,你是我亲爹。至于是不是那个地方,我也不知道,不过感觉好像是。”

    “我可不要你这样的傻儿子,睡觉!”钟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把灯熄了,一觉到天亮。翌日早晨,太阳还没出来,钟山就从炕上爬了起来,“浆糊,赶紧起来,一会带我去你昨晚去的那个地方看看。”

    浆糊迷迷糊糊地被弄醒,还有起床气。哼哼唧唧半天。

    “哼唧个屁,赶紧起来,尽早儿吃饭。”钟山一巴掌扇在浆糊的大腿上,疼的他“嗷”地从炕上蹦起来。浆糊赶紧低头看了看炕,看到炕没事,拍着胸口吐了一大口气。钟山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从炕上把他给拽了下来。

    二人洗漱,吃饭。和司机让他顺路把他们带到那个风口要塞的地方。司机听说这,忙劝他们,“你们这是不要命了?别人躲还来不及,你们去送死?”

    钟山只是笑着说没事,让司机把他们送到就行。司机小声骂了一声“有病”,就出去发动车子了。钟山和浆糊草草吃了几口,装了一些干粮。

    三个人很快到了那个地方,司机把他们扔下,把油门踩到底,扬长而去,只盼车上长了翅膀,从上空飞过去。钟山看着卡车后面扬起的厚厚尘土,笑着摇了摇头,开始认真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这果然是兵家要塞之地。两边悬崖陡立,近乎直上直下,光秃秃地,没有任何藤树。崖高大约两百米,中间夹着一条土路,路南北而行,宽约五六米,布满碎小砂石,虽不平坦,倒也不至于崎岖颠簸,这也是车辆从这通过的必经之路。北方多北风,若风起,正好在这形成过堂风,阴气必然比别处重了许多。而此时,他们就站在这个极阴的地方。

    “钟叔,昨晚的地方应该在那边儿。”浆糊把手指向东侧陡崖。

    “山崖上?”钟山疑惑地看着浆糊问道。

    “不是,是山崖东边,崖底下。”

    钟山把裤带重新系了一下,腰间裹羊皮袄的腰带也重新紧了紧,弯腰把腿上的绑腿重新系紧,然后说道,“走,过去看看。”

    浆糊带着他直奔昨晚事发之地。看着挺近,可是要想绕过这不大的山崖,却走了半个多小时。浆糊凭着昨晚的印象,找到那地方,指着那一片地,“钟叔,就是这里。”

    “小日本鬼子,你浆糊爷爷又回来了,这回,我把你们的老爷爷带来了,定要给你们个好看赶紧出来受死!”浆糊高声喊道,似乎背后有了千军万马,一时间腰硬了很多。

    钟山看了看浆糊,不言语,只是在认真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周围阴气很重,可是却看不到任何东西。他明白这个地方一定没错,可是那些东西到底在哪里呢?

    浆糊喊了半天见没有任何动静,又喊道:“怎么地,操你娘的小日本鬼子,我把我钟叔叫来,你们就不敢出来了?吓怕了?早知今日,他娘的昨晚别抓我脚呀!”

    钟山本想着既然那些东西不是善茬,索性任由浆糊叫骂,没准还真能惹出什么呢,不然它们在暗处,不好对付。精神一直高度紧张,却被浆糊最后这句话引的“噗嗤”一声笑出来了,这他娘的是什么逻辑。

    “昨晚你脚被抓是在什么地方?”钟山问道。

    “喏,就是这里。”浆糊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用一只脚在那划拉了一下,赶紧跳来,生怕再被一双手给抓住。

    钟山仔细地看了看,却发现并无任何异常,不觉纳闷。

    “他娘地小日本,快点儿滚出来!”浆糊一边骂着,一边从地上抓起一把石子使劲地甩到一旁的石头上。石头子打在大石头上,反弹地四处乱溅。

    “恩?”钟山径直朝一个地方走过去,弯腰,摸着一块巨石,看了片刻,“浆糊过来,把这石头给我挪开。”

    “钟叔,你让我搬这么重的石头?我又不是李元霸……”浆糊平时倒是听了不少《隋唐演义》的评书,知道李元霸力能扛鼎,是古今第一大力士。

    “钟叔相信你,你就是李元霸。”钟山把头转向浆糊,笑着说。

    “好,那我试试。钟山你且闪将一边。”浆糊模仿者评书里的语气,手心里啐了几口唾沫,擦掌过去就抱住了那块巨石,使出吃奶力气,顿时脖子青筋暴涨,脸憋的通红。“走……”浆糊憋着气,咬着牙说喊了一句。

    “轰隆”一声,石头被浆糊滚到一边,一个直径大约一米的黑洞顿时露了出来,一股腐臭味瞬间喷了出来。钟山赶紧把浆糊推到一旁,盯着这黝黑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