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1】 兵库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你磨蹭什么呢,快点跟着我,别离我远了。”钟山看浆糊慢慢落下,忙喊道。此时二人面对着未知的危险,不知道下一步就会出现什么,钟山不敢大意。

    “来了,钟叔。”浆糊看了看后面,答应道,赶紧追上钟山。

    “钟叔,我老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咱们。”浆糊和钟山并肩走着,然后小声地说道。

    钟山没有说话,脚步放慢了一些,眼神四处扫射了一下,发现并无异样。“你走前面。”钟山微微地对浆糊说,虽然没看到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提高了警惕。毕竟浆糊被鬼附身的事是真的,外面的尸体都没事,那只能说明两点,要不就是那些东西道行更深,要不就是没在这里面。可是这地方,百般蹊跷,要说一点儿事没有,实在不可相信。

    “钟叔,我感觉前面有东西在看我们。”浆糊停住脚步,和钟山说道。

    这他娘的怎么回事,为什么我阴阳眼都看不到,可是浆糊却能看到?!钟山不免心里一顿恼火。“浆糊,那你感觉是什么东西在盯着咱们?”

    “我不知道,只是感觉。”浆糊摸着脑袋说。

    “滚你娘的,别自己吓唬自己!我都让你整神经了!”钟山骂道。也许是浆糊自己精神高度紧张呢,别被他整得变成神经病。钟山安慰自己。

    忽然一不注意,钟山看到前面的浆糊突然消失了,凭空消失在视野里。钟山心里“咯噔”一下,坏了!浆糊要说出了什么意外,那真的没法和他老爹交待了,出来的时候,把一个完好的人交给我,回去却见不到人了,那怎么交代!?钟山着急了。

    “浆糊!”钟山大声喊道。

    空无一声。

    “浆糊,浆糊!”钟山又喊了一声,声音里带着焦急。

    “哎……哎……”浆糊的声音终于在附近传来。

    “你他娘的在什么地方?!”钟山骂道,但是听到浆糊回复自己,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继续往前走,却发现前面是一个硬硬地拐角,难怪浆糊突然消失的。拐过去,浆糊正蹲着那看着什么,很是关注。

    钟山气不打一处来,过去就朝浆糊屁股踢了一脚。

    “哎呦,钟叔,你踢我干嘛?“浆糊一脸委屈。

    “你他娘的想吓死老子!”

    “嘿嘿,钟叔,你看这是什么?”浆糊捂着屁股,却是一脸兴奋。

    钟山顺着浆糊手指的方向看去。“迫击炮?”钟山不禁惊讶道。

    钟山和浆糊的老家,小镇虽不大,自古却是兵家必争之地,解放后,当地也有部队驻军。军队上就有这些东西,他和浆糊倒是看到过。

    “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钟叔,你看,我不光能看,还能摸,嘿嘿。”浆糊继续抚摸着迫击炮的炮筒,满眼的喜爱。

    钟山也是好奇。这东西他也喜欢,哪个男孩心中没有个军人梦呢,他也曾经多次梦想着自己能走上部队,扛起钢枪,雄赳赳气昂昂。可是,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东西?

    钟山朝四处看了看,不远处摆放的武器更多。三八大盖、迫击炮,手雷……一应俱全。莫非进了日本鬼子的军火库?钟山心里揣测着,也只有军火库才有这多的武器。

    钟山心里不禁暗暗吃惊。这东西应该应该好几十年了,可是在这保存的居然这么好。钟山也不禁伸手去摸了摸被火光映的锃亮的枪杆。

    此时浆糊已经完全了还身在恐怖当中,也不理会正在沉思的钟山,兴奋地到处看看,摸摸。

    “我操你娘!”浆糊忽然骂了一句,盯着前面一动不动。

    “又怎么了,一惊一乍的!”钟山被浆糊这忽地一声吓了一跳,快步过去,顺着浆糊的目光看去。

    一个死人正跪在地上,穿着日本典型的武士服。双手握着武士刀,刀已经深深地刺入腹部。头耷拉着。典型的自杀姿势。它身上的肉已经烂掉一部分,有的地方还有肉,有的地方已经烂透,腹腔里往外淌着黑绿色的液体,散发出腐臭味。

    莫非腐臭味的根源就是这里?钟山把火把靠近死尸,忍着吐,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火苗靠近尸体,发出刺啦刺啦地声音,一股焦糊烤肉的味道瞬间充盈。这死尸身上还有这么多的尸油?

    钟山不禁疑惑。这死尸到底死了多久?如果死了几十年了,早该烂的只剩下骷髅了,若是刚死了没多久,可是这尸体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在这里面自杀?

    越来越多的疑惑充满钟山的大脑。浆糊看着钟山不说话,瞅了瞅他,想要说话又忍住,没过一会儿,还是开了个口。“钟叔,这是谁啊?”

    “不知道。不过这人很蹊跷。昨晚你遇到的那些鬼,有这样的装扮没有?”钟山问道。

    “有。好几个呢,都穿着这样的衣服。”浆糊答道。

    钟山把火把在死尸下巴上挑了一下,试图把死尸耷拉着的人头抬起来,好看清模样。等好不容易费劲挑起来的时候,钟山赶紧把火把抽了回来。这他娘的都烂成什么样了!眼睛已经没了,两个黑洞,鼻子上的肉也没了,只剩下一个黑窟窿,甚是恐怖,下颌骨的肉还没有烂光,上嘴唇耷拉着,半片掉在嘴边,一旁露着长长的牙根。

    “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儿!”浆糊看到这般情形,不觉骂出声来。

    钟山没有说话,举着火把开始往前面走去,他要看看着屋里到底还有什么蹊跷的东西,只见一排排摆放整齐的军火之外,暂时也没发现什么。

    ”浆糊,我们到那边去看看。”钟山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面走,打算一看究竟。

    “嗯。”浆糊随口答应着,挺起腰来,似乎要舒展下筋骨。把捂着鼻子的纱布使劲紧了紧,这味道让他实在不能接受。

    “快点!平时手脚挺利索的,今天咋一直这么磨磨唧唧?”钟山见浆糊还没跟上自己,不禁埋怨道。

    “钟叔,他……他动了!”浆糊忽然大声嚷道,钟山不禁身体一哆嗦,回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