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2】 僵尸

作品:《灵魂当铺

    “你他娘的再胡说,我踢死你!”钟山骂道。这小子一惊一乍,自己快被整的神经了。

    但是钟山还是回头再看了一下。那死尸仍然低着头,一点反应也没有。

    “哪里动了?!”钟山急了,“你这就是天天喊狼来了的孩子,哪天让鬼吃了你,我也不管你了。”钟山心里又急又气。

    浆糊疑惑地点点头,挠着头皮,却不敢再说话。

    “莫非我自己真的精神紧张了?”浆糊小声嘀咕着,追上钟山。

    “你给我老实点儿,别咋咋呼呼的,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钟山一边说着,一边把火把上浇了一点油。火苗瞬间大很多。火光乍一亮,二人的眼睛倒是一时没适应过来,赶紧眼睛一眯,把头低下来。

    忽然,火苗呼啦啦被风刮的直抖。

    “哪来的风?莫非这里有洞口?”钟山赶紧举着火把朝着风吹来的方向走去,浆糊随后。二人找了半天,却没看到一点有亮光的地方。此时外面正是白天,如果洞口的话,必定能看到的。

    “别闹……”浆糊一边跟着钟山寻找洞口,忽然感觉有人摸他的肩膀,随口说了一句。

    “谁和你闹了!”钟山也随口一说。

    “啊!?”钟山和浆糊几乎同时反应过来了,不觉回头朝浆糊后面看去。

    好几个人,确切的说,是腐尸,正在摇摇晃晃地站在浆糊的后面,悄无声息,其中一个一直爪子正搭在浆糊的肩膀上,没来得及收回去。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因为脸上的肉已经烂掉一大块,此时一笑,那肉都夸张地撕裂开来,露着里面黑黑的洞。

    “操你娘的!”浆糊抬起一脚就揣到那人尸体身上。钟山也凑了过来,哪里顾得多想,直接把手里的火把砸了过去。

    “这他娘的是僵尸!”钟山大声喊着,然后把浆糊往回一拽,拉到自己身边,然后抽出匕首。趁着对峙的短暂功夫,数了数,僵尸共有五只。

    几个僵尸看到被踹,似是被激怒,张牙舞爪着跳了过来,嘴里发出闷闷地声音。这也不难理解,肉已经烂成那样,声带自然也破坏的不成样子,能发出声音就算不错了。

    浆糊把火把攥在手里,舞得是虎虎生风。一时那五个僵尸倒是靠不了前。钟山手里的火把丢了出去,右手腾了出来,赶紧伸进怀里,把藏魂瓶摸了出来。

    “浆糊,你碰到的是它们吗?”钟山一边手里打着结界,一边问浆糊。

    “不是他们,那几个没这么恶心。”浆糊手里的火把轮的太快,胳膊已经发酸,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钟山不敢怠慢,把藏魂瓶举了起来。口中念念有词,把藏魂瓶攥得发烫,定要把这几个东西都收进来。

    浆糊看钟山这边准备好了,干脆停了下来,揉着发酸的胳膊,“钟叔,看你的了。一定干死这几个狗操的,奶奶的,累死我了。”

    钟山没有说话,把浆糊让到身后,抓起瓶子就朝最前面的那个僵尸扣了过去。

    瓶子碰到僵尸额头上,顿时刺啦啦声音,伴随着一股焦糊的味道冒了出来。只见那僵尸头抵着瓶子,脚下却并没有停止。钟山心里一惊,果然是个难缠的东西,这方法,一般鬼魂早就被收了进去。不觉口里加快了速度。僵尸嗓子里发出吼吼地声音,两只爪子伸出来,直接就要挠额头上的瓶子。

    钟山赶紧把藏魂瓶收了回来。此时僵尸双爪胡乱摸着额头被瓶子烧灼的地方,显然瓶子还是对它造成了伤害,却不是致命的。

    钟山后退了几步,不禁疑惑:莫非这僵尸不怕藏魂瓶?可是父亲口里说的,它可以除却一切邪灵的。莫非是父亲骗自己的?不应该呀。

    那群僵尸看到他们第一个伙伴被伤,都有所畏惧,犹豫者不敢靠前。钟山低头看了看瓶子,瓶子也没什么问题啊。“哎呀”,钟山脚一跺,恍然大悟。原来这僵尸和鬼还不一样。鬼是魂魄,而僵尸却是魂离而魄仍在身上,它们本就没了灵魂,难怪用藏魂瓶没起的应有的效果。

    钟山明白过来,把藏魂瓶收进怀里,把匕首和手电拿了出来。自己的那个火把被抛了出去,在地上燃烧了一会便熄灭了。钟山面对着五只僵尸,不可能穿过它们,去地上把火把捡起来。

    “钟叔,貌似你那东西没管用啊。”浆糊看钟山没把僵尸制服,走到钟山身边说道。

    “那瓶子对这不管用。手里没对付僵尸的东西,只有几道符,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僵尸,以前只是听我爸讲过,没想到这刚出门就遇到,接下去的路还不知道多难走。”钟山说道,然后安静了片刻,问道:“浆糊,你后悔跟着我出来吗?”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还后悔?这才几天,遇到这么多好玩的事,太刺激了。钟叔,我跟着你出来真是太对了。”浆糊听到钟山问道,竟兴奋地说。

    钟山点点头,“好,那就把匕首拿紧了,准备硬拼吧。”

    “恩好……什……什么?!硬拼?我的亲叔,你这么厉害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你好赖也得念念咒语,画画符啊。”浆糊胡乱答应后,突然明白过来。和这几个僵尸拼命,那危险也太大了。想起家里的小弦子,莫名地有些难过。

    “把符给你两张。我先试试,如果这符对付这些日本僵尸管用,你就如我法,也给僵尸贴上,如果不管用,只能用匕首把它们脑袋割掉。”钟山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把几张符掏了出来,递给浆糊。

    浆糊嫌弃地看着那。“钟叔,我看这东西不管用,你看,你给我脖子上贴着那东西,那这东西还不是照样拍我肩膀?”说归说,还是接了过来,拿在手里。

    那群僵尸已经再一次扑了过来,来不及多想,二人举起匕首就迎了过去。手起刀落,打头的一个僵尸居然被浆糊把头砍下一半,耷拉在肩膀上,黑色的液体从腔子里窜出来,臭味扑鼻。钟山一击未中,被僵尸躲了过去。

    “行呀,浆糊,看好你!”钟山高兴地喊道。他看到那被砍掉半个人头的僵尸此时步伐明显缓慢了很多,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会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