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4】 乱战

作品:《灵魂当铺

    “大哥,你怎么此时才让我们出来,我们在里面早就等急了!”鬼小七头也没回,直盯着僵尸,对钟山说道。

    “兄弟,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让你们再出杀孽,这是阴律所不允许的。可是对付的是小日本鬼子,我想你们可以出来,过过瘾。”钟山说道。

    “钟叔,原来你不是把我自己留下啊,吓我一跳。”浆糊破涕为笑。

    鬼小七鄙视地看了浆糊一眼,倒是惹的浆糊回瞪了小七一眼。这一鬼一人,把钟山弄的哭笑不得。“都先别闹,好好对付眼前的鬼子。”钟山说道。鬼小七和浆糊把赶紧把目光重新投到前面的僵尸上面。

    那僵尸头目——武士僵尸,此时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从肚子里拔出武士刀,动作有些缓慢,却和活人姿势无异。两侧的三个僵尸也兴奋地发出奇怪的声音,就像他们的嗓子里爬着很多的虫子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后面的五个鬼魂列开驾驶,双方一战,迫在眉睫。

    “钟大哥,这三个僵尸我们拿他们没什么办法,我们是魂,它们是魄,互相没办法。”鬼小七说道。

    钟山明白,魂魄是分开的。魂是虚的,而魄是实的。既然如此,能把后面那几个日本鬼子的邪魂控制住,制服那也解了很大的围。

    僵尸头目此时已经双手把武士刀握在胸前,冲着钟山。双手上的肉已经干瘪,凸露着手骨骨架,手背上已经烂透,从上面就能看到手心的刀柄的。刀尖指着钟山,嘴里发出叽里呱啦的声音。

    浆糊又急了。“操你娘的小日本,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说完就要往上窜。鬼小七瞬间拦在浆糊面前,“这鬼子要和钟大哥决斗。”

    原来小七他们,在抗日战争时期也都学过日语,为了就是深入敌后的时候不容易被发现,还能及时发现鬼子有什么情报。刚才那僵尸说的话,钟山和浆糊虽然不明白,但是小七是勉强能听的清楚,虽然此时这僵尸发出的声音已经不似常人。

    “我操他娘的,就这德行,他还想决斗?”浆糊嘴里骂着,对钟山说道。

    钟山忽然心生一计,“这倒是个好办法。我刚还不知道能不能对付的了他们,此时这样一来,倒是正和我意。小七,你和兄弟们把那后面那几个收拾了,浆糊,你把旁边那三个小喽啰收拾了。我先把这个带头的拴住,你们速战速决,然后帮我一起干掉它。如果你们收拾不了他们,也要把他们引到咱这边来,我们要换到他们那边去。”

    “好,没问题。”浆糊应道。鬼小七笑了笑,“钟大哥果然聪明。”然后和浆糊他们各自把目标锁定在自己要对付的对手上。剩下钟山,和武士面对面对峙着。

    洞里二人的火把本早已熄灭,此时大敌当前,哪里顾得上去捡拾火把,钟山把怀里的油葫芦解了下来,轻轻蹲下,放在脚下,目光却从未离开过对面。

    那武士僵尸貌似有些不耐烦,把武士刀举过头顶,拖着步子就冲了过来。钟山不敢大意,匕首紧握手中,等武士刀到了跟前,用力抵挡住。

    他娘的,这鬼东西力气还挺大。钟山虎口被震得生疼,却有不能用拿着手电筒的右手去揉,心里恨恨地说道。那僵尸头哪里容许他想这么多,一刀未中,紧接着一刀又劈了过来。钟山哪里还能再和它硬拼,这样下去,自己的手非得废了不可。亏了这僵尸头动作缓慢一些,,自己倒是比较轻松地躲了过去。

    借着这短暂的工夫,钟山用余光看了一下浆糊。此时他正和三个僵尸激战正酣,嘴里还不时发出武器碰撞的声音,其实他手里就一把匕首,那三个僵尸都是赤手空拳。这浆糊看来是把自己当大侠了,定是幻想着自己是常山赵云,一人一马于曹营中来去自如。

    钟山无奈,看到浆糊对付那三个暂时还算能抵挡的住,便放下心来。

    僵尸头儿两击未中,嗓子里发出奇怪的声音,似是被激怒了一般,在一起举起武士刀,却不小心把钟山放在地上的油葫芦踢到,塞本不是很紧,此时倒了下来,油撒了一地。那僵尸头忽然低下头,鼻子嗅来嗅去,似乎在寻找味道的来源。

    这味道可以吸引他?如果真的可以的话,岂不是正和心意?

    “浆糊,把那三个引到这僵尸头儿这来。”钟山喊道。

    “好。”浆糊嘴里乒乒啪啪地发着声音,将那三个僵尸朝着僵尸头这引了过来。

    钟山此时快速捡起身边的火把,掏出洋火就点着了。火苗不大,似乎随时就要熄灭一般。手电筒被夹在胳膊下来,没法很准确控制着光射向的方向。

    待钟山把火把点燃以后,浆糊已经把那三个僵尸引到僵尸头身边,可是,浆糊只顾着应付那三个,却发现身后忽然没了亮光,钟山的手电筒光已经移到别处,没有扫射在那僵尸头目上。浆糊身后顿时黑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等钟山发现,赶紧重新把手电筒的光聚到那僵尸头目身上的时候,浆糊已经马上就要撞到它身上,而此时,僵尸头目就直勾勾地盯着浆糊,嘴巴长着,那半片嘴唇耷拉在嘴边。

    “蹲下!”钟山急忙喊道,因为他看到那僵尸头目的嘴巴马上就要碰触到浆糊的脖子。

    浆糊迟钝了一下,才意识到钟山和自己说话,身体赶紧往下蹲,可还是晚了一步。僵尸头目的牙齿还是碰到了浆糊的脖子,带了一层皮下来。浆糊只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用手一摸,黏黏糊糊的,带着一股腥味儿,知道自己挂彩,口里骂道“他娘的敢咬我,直接头往后一顶,双腿前踢,前面的僵尸被自己踢得倒退了几步,僵尸头目也被自己撞的一个趔趄。而此时的浆糊,已经躺到了那些撒到地上的油的上面,沾了一身。

    “钟大哥,那几个已经搞定……啊?!”鬼小七和几个兄弟来到钟山身边,却一眼看到躺着一身油的浆糊,被眼前的情景也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