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7】 鬼瞽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笑着,一脸满足相,很是诡异。

    莫非这不化珠有什么问题?钟山被浆糊脸上的笑容搞的莫名其妙。看着浆糊身上的尸毒已经清理干净,脖子也开始变软,便把他放在地上。此时才开始细细打量四周。

    太阳西斜,正好透过迫击炮击穿的崖壁照射进来,洞里显得亮了很多,钟山眼睛也已经完全适应,此时也才能看清周围的情况。

    炮弹打透的洞口边,杂乱地堆放着一堆乱石,下面一个僵尸的胳膊和半截腿还外露着,不过此时已见光,呈现明显的黑色,似是焦炭一般。

    洞里还乱七八糟地堆放着很多武器,钟山也不禁后怕,如果那一炮把这些军火都引燃的话,那自己和浆糊就真的和小七一样了。在密闭空间待的久了,外面的寒风钻进来,倒是让钟山很是享受,不觉贪婪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钟山走到破洞前面,探头向下望去,脚下居然有五六米的高度。下面堆满了石头,那几个僵尸想必此时已经被炸的粉身碎骨。

    钟山站在门口自己安静了片刻,小七也不好打扰,只是在一旁照看着浆糊。片刻过后,钟山回到浆糊身边,把手探向浆糊鼻子,试浆糊的鼻息,感觉他的呼吸很是均匀,似是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浆糊此时还带着笑,嘴巴偶尔吧唧几下,然后身体动了动。把小七吓了一跳,只见浆糊腿又呈现他那舒服的姿势,只不过把左脸着地换成了右脸。

    钟山和小七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浆糊到底怎么回事?是中毒还没好,还是还有别的问题,亦或者是……睡着了?

    “小弦,你吃这个鸡腿……我爹买了,……嘿嘿……我也吃,吧唧吧唧……”浆糊迷迷糊糊地说着话,钟山和小七侧耳倾听,才听明白。

    敢情这小子做梦娶媳妇呢!钟山看了看小七,小七无奈地两手一摊,脸上苦笑。

    “滚起来!害得老子担心半天!”钟山朝浆糊撅着的屁股上揣了一脚,当然没有敢使劲。

    “哎哟!哪个孙子暗算老子……咦?钟叔?”浆糊本做着美梦,梦到小弦正给他喂鸡腿吃,一人一口,吃的正香,忽然感觉屁股后被什么人用针狠狠扎了一下,疼的“嗷”的一声,待准备回头看,梦醒了。

    钟山冷眼直勾勾地盯着浆糊,“你他娘的也不分什么时候,这个时候还做梦娶媳妇,害得我和小七担心,还以为你小子死了呢!”

    小七在一旁也故意板着脸,看着浆糊,等着看浆糊怎么辩解,内心早已快忍不住笑出来。

    “嘿嘿,这做梦哪里还分什么时候啊……钟叔,咱们死了吗?”浆糊忽然想起这个问题,一脸严肃地问道,他认为自己已经壮烈牺牲了。

    “嗯,死了。现在我们可以和小七做永世的好兄弟了。”钟山一般打趣道,一边把胳膊搂在小七的肩上。

    “哦……那我老爹和小弦怎么呢?对了,小七呢?”浆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问道。

    “小七?这不就是吗?”钟山搂着小七的肩膀,紧晃了一下,然后瞪眼冲着浆糊说道。小七也纳闷,浆糊干嘛好端端问这个问题?

    “钟叔,你可甭骗我,是不是又逗我玩呢?你准把小七又装你那瓶子里去了!那小子你就该装着他,永远别放出来,让他嘚瑟。”浆糊认定了钟山和他开玩笑,说到小七,咬牙切身。

    这下把小七气的,直接朝浆糊头上就是一下。浆糊直感觉头上忽然一股冷风,接着疼了一下,四顾,除了钟山却没发现任何人。“钟叔,谁打我?!”

    钟山和小七都愣住了。莫非浆糊此时看不到鬼了?钟山让小七在浆糊面前各种动作,百般引逗,浆糊视若不见,一点反应都没有,却疑惑地反问钟山干嘛这样奇怪地盯着自己。

    钟山心下了然,浆糊此时已看不到鬼了。小七和浆糊说话,浆糊也听不到,惹的小七有些沮丧。

    “浆糊,小七就在我身边。只不过你看不到他了……”钟山严肃地对浆糊说道。

    “钟叔,咱们不是死了吗?小七也是鬼,按说咱们现在都是一样的了,为什么看不到呢?”浆糊更是疑惑,眼里充满着问题。

    钟山顿时哭笑不得。“行了,逗你的。你这脑子小弦子咋看上你呢?”

    “哦,原来没死啊?那弦子还可以等我,嘿嘿……”浆糊挠着头,嘿嘿地笑着。

    “我们下去吧,现在都已经下午了,还得赶路,这里的情况还得报告当地的公安局,这么多军火,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钟山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武器旁边找到一根粗麻绳,固定一侧,另一侧甩出洞。然后转身对小七说道:“兄弟,那些兄弟这么办?”

    “他们应该在另一侧洞口里躲着了,不能见光。手里还押着好几个日本鬼子呢。”小七说道。

    “好的,我们走。”钟山把小七收进藏魂瓶,然后抓住绳子,顺着几下就踏了实地。浆糊也跟着滑了下来。转到另一侧,进洞,钟山正看到几个鬼兄弟押着那那几个日本鬼子。

    浆糊此时已看不到他们,自己在洞里转悠了几圈,还是转悠到了那具装着漂亮女尸的棺材前面去了,想着再去看看。钟山知道浆糊懂得如何规避那棺材带给人的幻觉,所以也不再阻拦,这边处理这几个日本鬼子的事才是当务之急。

    “大哥,怎么处理这几个狗日的日本鬼子?”众鬼问道。因为都是鬼,要想把这些日本兵魂魄打地魂飞魄散,他们是没这实力的。这实力只有钟山有。

    钟山把藏魂瓶掏了出来,紧紧地攥在手里。“你们这些东西,占我土地,抢我财粮,霸我民女,无恶不作,罪不容诛!死了他娘的还祸害百姓!”他越说越是生气,越说越是激动,“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把你们打个魂飞魄散,替所有被你们伤害的人报仇!”

    藏魂瓶已高高举起,钟山正要念动咒语。却看到浆糊从那边“哇哇”叫着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人。

    钟山定睛细看,那人正是棺材里躺着的那个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