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9】 棺阵

作品:《灵魂当铺

    本来刚进来的时候,身处陌生环境,需要处处小心。钟山和浆糊只是注意到了棺材,却实在没认真棺材棺材的摆位。此时钟山一经这日本鬼子一说,便认真观察起来。不看不要紧,此时待仔细一瞧,钟山不免暗吸了几口凉气。

    乍眼一看,棺材只是沿着走廊两侧并列摆放,很是普通。此时认真瞧去,钟山才发现,原来这棺材大小是不一样的,且棺材头尾摆放呈头尾相接之势,最靠近洞口这具棺材最大,里面的尸体碎块也最杂乱,而且人头最多。棺材在洞里正好呈一个盘龙之态,把女尸的棺材守护在最里面。

    回想起刚进来的时候,被莫名其妙的幻觉所困,钟山心下暗道,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九棺邪龙阵”?

    “九棺邪龙阵”共九具棺材,棺材里要放入刚刚被杀死的活人,必须怨气十足,死人越多,邪气越大,然后用特殊的符水浸润,以把这股邪气发挥出几倍的作用。九具棺材分别代表邪龙的头、角、颈、身、四爪和尾。单独任何一具棺材对人都不会产生危险,但是一旦成了阵势,气场却能影响方圆很大的范围,轻则改变周围行人气运和风水,重则影响方圆所有命途。气场越大,影响越大,不夸张的说,最厉害的甚至可以影响国运。

    钟山看着此阵,心想,难怪这些日本鬼子可以成为行尸为非作歹,还能兴云造雾,想必和这有莫大的关系。可是,这个龙虎道人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布这样一个阵势呢,断断不仅仅是为了守护这日本女人这么简单。钟山一时疑惑不解,但是庆幸这九棺邪龙阵散发出的怨气并不是特别大,不知是那道士时间匆忙,没有造出大势,还是另有被的原因。

    钟山心里责怪自己还是经验太少,疏忽大意了。如果不是这几个日本鬼子,如果不是这日本女尸,随着时间久远,这邪龙阵气场越来越大,后果真的不堪想象。

    越想越是后怕,钟山把浆糊喊过来,让他在洞口捡一个刚开始弄来的长长的木棍,让他把棺材里的尸块都给翻出来。

    “什么?钟叔……你要我……把……这些……烂肉……弄出来!?”浆糊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脸难看的表情,五官都恨不得拧到一起。

    看着棺材里那些断肢,浆糊已经恶心的不行,哪里还愿意靠前再碰一下,此时钟山却让他把尸块弄出来。想到这,浆糊浑身不禁打了几个冷战。

    “别磨蹭,快点儿弄。”钟山瞪了浆糊一眼,自己去洞口捡起两根粗长的木棒,进来走到浆糊身边,一根递到浆糊手里,自己走到棺材里,就去挑那些尸体。

    那些尸块把棺材塞的满满的,钟山要把它们弄出来,他要看看棺材底部有什么蹊跷,他坚信,这棺材底部定是别有洞天。听父亲说起这个阵,但是仅仅简单了解,却不知道这阵的精髓在哪里。今日一见,钟山好奇心突然起来,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九棺邪龙阵。

    浆糊本不愿意动手,此时见钟山率先过去,也便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过去,和钟山一起把尸块一块一块挑了出来。有的尸块太小,需要二人合作,就像用筷子夹一样,把尸块堆到一边。这工作看似不复杂,可是要强忍着那股浓烈的味道,挑战着每个人的嗅觉和视觉,却是和难的一件事情。

    忙活了一会儿,一具棺材只是清理了一半。小七和众鬼兄弟以及那几个日本鬼子和日本女尸酒井琪子,都愣愣地看着二人在忙活。

    浆糊本就一肚子怨气,看到这么多闲人在一旁看热闹,不禁火从心底燃起,却又不敢发作,嘴里只是嘟嘟囔囔,“这么多人,干嘛只让我做……”

    钟山一心赶紧着急赶紧把棺材清理干净,哪里把浆糊的话进耳入心,没有理他。

    浆糊嘟囔了半天,看钟山一点儿反应没有,顿时那火就压制不住了,在配合钟山把一条女人的大腿挑出来之后,使劲把棍子摔到尸块堆上,“钟叔,我不干了!”边说,边一屁股坐到地上,擦着脸上的汗。

    “你……!”钟山看到浆糊这反应,刚要发怒,可是看到浆糊满脸大汗,心里顿时软了下来。浆糊刚刚恢复,身体元气大伤,没让他休息已经过意不去了,此时再让他干这活,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

    “好的,不干就不干吧,去洞口透透气,休息一下。”钟山说道,然后捡起浆糊丢下的棍子,自己又去忙活开来。

    浆糊本已经做好和自己这个钟叔顶嘴的架势了,可这回钟山居然没骂他,一时倒是显得很不习惯,坐在地上,看着钟山独自在忙忙活,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走到中山身边。

    “钟叔,你也休息下吧……这么多,怎么不让小七他们来帮着咱们一起弄。”浆糊心虚地说道,边说边看了看小七他们。

    “没事,你去休息。小七他们是鬼,本就阴气十足,这棺材邪性,阴气更是厉害,我怕他们一旦接触,指不定会再出什么意外,保守起见,还会咱们自己做。”钟山边说,边吃力地把一个断脚挑了出来。这洞里光线暗淡,钟山需要一手持手电,一手沿着棺材内板挑出来。

    浆糊听罢,见钟山如此吃力,便接过棍子,合力把尸块取了出来。钟山看了看浆糊,也没再说什么。

    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把第一个棺材里的尸块都取了出来,堆在一侧,形成一个高高的尸堆。

    “操他娘的小日本,仅仅一个棺材里就这么多,这是害了多少人啊!兄弟,给我狠揍那些混蛋玩意儿!”浆糊不禁骂道,对着洞口众鬼兄弟。那几个也倒听话,听到浆糊这么一说,还真下了狠手,又把那几个日本鬼揍了一顿。

    钟山哪里顾得上看那,此时正举着手电,认真地看着露出来的棺材底部,眉头紧锁,嘴里发出“嗯”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