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40】 灭魄

作品:《灵魂当铺

    最大棺材里的那些尸块已被完全清理出来,可是里面浸泡尸块的神秘液体却还存在,被刚才不停翻搅的缘故,显得很是浑浊。钟山只能在手电光的帮助下,看个大概。

    钟山凝目而视,棺底似有荧光图案在流动,圆形,细看却看不清楚这图案里具体是什么内容。钟山不敢再看,生怕再出现刚入洞时候的幻觉,当务之急先把这“九棺邪龙阵”破了才是上策。

    那图案浆糊也看到了,更是不知道这有什么蹊跷,只是感觉神奇,居然还有这种东西,难道棺材底下是个宝贝。看钟山没反应,就准备拿木棍进去试着挑起。

    木棍刚一碰到那液体,就被钟山用木棒格开,“别动。”钟山突然喊了一声,把浆糊吓了一跳,赶紧把棍子收了回来。

    “浆糊,你要不要休息?”钟山关切的问到浆糊。

    “休息?嗯,是需要休息一下,好累。”浆糊琢磨着钟山问这话,还指不定再让自己做什么苦力,所以使了个心眼儿,赶紧就坡下驴,一边揉着腰,呲牙咧嘴地说道。

    浆糊哪里说过谎话,此时开口,钟山本没注意,可是看到浆糊那夸张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就明白个不离十了。于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浆糊,一言不发。浆糊说了谎本身就心虚的厉害,此时看钟山这样盯着自己,更是脸上火辣辣地,一脸尴尬。

    “嘿嘿,钟叔,我不用休息的,嘿嘿。”浆糊似是被发现自己的小心思,不免挠着头,尴尬地笑了几声。

    “真不用休息?”钟山故意又问了一遍。

    “真不用休息!想我浆糊大人,天生神力,浑身使不完的劲儿,还用得着休息的?”浆糊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好,那你去把那些棺材里的尸块都弄出来。”钟山把手电筒递给他,说道。

    “哦……钟叔,你不和我一起弄啊?”浆糊看钟山把手电递给自己,把棍子也放到一边,赶忙问。

    “我先把几个日本鬼子的事儿处理了。你记住刚进洞的时候的情况,不要一直盯着棺材里一个地方,小心被这棺材把你吞了当晌午饭。”钟山不忘打趣一下浆糊,其实也是在提醒他。

    浆糊悻悻地独自走到其他的棺材前面,忙碌起来,此时倒是没了怨言。

    钟山走到众鬼兄弟和那几个日本鬼子面前。再看那几个日本鬼子,本来在和那些行尸打斗的时候,就已经被众鬼兄弟收拾的不成样子,此时经过刚才浆糊那一番话,更是被众兄弟打的鬼样子都没了,一脸沮丧。此时看到钟山来了,纷纷磕头求饶,嘴里叽里呱啦,钟山虽不明白他们说的什么,但是看表情已经完全明白什么意思。

    “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小七问道。

    钟山没有说话,眼睛从这几个日本鬼子身上扫来扫去,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旺。吓得几个鬼子此时只是不停磕头。钟山一脸蔑视,最后眼睛扫向一旁的那对鬼子夫妻。

    此时,夫妻俩正抱在一起,眼睛齐刷地看着钟山,又看了看小七,眼神里充满哀求。

    钟山自然记得小七和自己说过的话。然后说道:“你们这些屠夫,侵我中华,害我平民,死了还不作罢,继续为非作歹,此等罪孽,天理不容,天不罚你我罚你!今日定要将你们打个魂飞魄散。”

    几个日本鬼子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从钟山的表情和眼神里已经看出结局不妙,更是小鸡啄米一般,头磕个不停。

    钟山哪里管得那些,伸手探进怀里,掏出几张黄符。

    那几个日本鬼子见罢,更是吓的不成样子,纷纷挣扎,但是众鬼兄弟此时把他们控制的牢固,哪里容得他们反抗。几遍咒语过后,钟山将几道符箓撒了过去,瞬时,黄符裹着几个鬼子的鬼魂,凄厉声四起。

    符越裹越严,开始他们还能挣扎一二,最后被包的似蚕茧一般,哪里还能动弹分毫。钟山嘴里的咒语并没有停止,越念越快,只见裹着鬼魂的黄符“腾”地一声,着了起来,烧的鬼子嗷嗷直叫,其他几个黄符相继燃烧起来,不消片刻,黄符只剩灰烬,落地,鬼魂此时早已没了影子。

    这情况,别说一旁的鬼夫妻吓傻了眼,就是小七兄弟们也被眼前情景惊呆。这威力也太大了。同时也纷纷暗自庆幸,能跟着钟山这个老大,算是找了个大靠山。此时只有浆糊一个人,还在远处全神贯注的忙着自己的事儿。

    待几个日本鬼子鬼魂燃烧殆尽,已是魂飞魄散,钟山走到日本夫妻前面,低头看着他们。

    酒井琪子回过神来,赶紧磕头,她丈夫也是磕头求饶。

    “给我一个不灭你们的理由。”钟山冷冷地说道。在他心里,所有日本鬼子都得该死,之前看到那么多的抗日电影,已经把日本鬼子恨之入骨,坚信这世上哪里还有好的日本人。

    酒井琪子双目滑泪,神情凄然,说着什么。

    钟山已经下定决心,先不杀他们,需要留着问一些关于这九棺邪龙阵的事儿,刚才的话只不过是威吓一下她们罢了,此时看到到这女人楚楚可怜,顿时想到已是几日未见的李玉婵,思念之情油然而起。

    这对夫妻却不这样认为,几个同伙眼睁睁在眼前被强大的道法瞬间消灭,心里战战兢兢,生怕下一秒就轮到自己。

    小七走过来,对钟山说道:“大哥,这日本鬼子没杀过人。”

    “什么?”钟山吃了一惊。“还有没杀过中国人的日本鬼子?即使没直接杀过,也是帮凶!”钟山恨恨地说。

    “我刚看了他的日记,是这样的,并且他的日记里也极力反对对中国的侵略,他是被强征到中国做军医的。并且还给很多中国老百姓看过病。”小七一边说道,一边把一本已经发霉变黄的日记本递给钟山。

    钟山接过来翻了下,哪里看得懂,但是自己的兄弟该不会骗自己的。把日记本合上,盯着鬼夫妻看了片刻,心下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