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46】 九头

作品:《灵魂当铺

    酒井琪子看到别的蛇暂时放弃对她的攻击,心稍微放松了下来。

    缠绕到酒井身上的蛇也奇怪地从身上下去,和别的阴蛇一起共进“晚餐”。这一景象把所有人都看呆了。蛇,本没有啮齿,只有四只毒牙,常理来讲只能吞噬失误,可是这些阴蛇却是在撕咬那只断了一半的阴蛇尸体,似群狗在撕扯死尸一般。

    “我的娘啊,长虫还能这么吃东西?”浆糊看得惊讶,瞪着眼睛,嘴里不由得说着。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太蹊跷了。刚才浆糊扯断那蛇怎么不见这些阴蛇围过去撕咬的?”钟山此时拿着手电照着地上扭动着的群蛇,忽然想到,不好,看这蛇尸体很快就会被它们撕开吞下去,这么邪性的玩意儿越早对付越多。

    “赶紧趁着那些阴蛇没攻击,把它们削了。”钟山冲着酒井喊道,酒井知道钟山是朝自己喊的,却不知什么意思,只是一脸疑惑地看着钟山。

    小七在一旁恍然大悟,赶紧把话告诉酒井。她双手重新攥了攥手里的匕首,咬着牙嘶喊一声,闭着眼朝身下乱砍,一时间,“嘶嘶”之声骤起,那是蛇躲避的声音,可是群蛇虽面临着酒井的攻击,依旧没有反击的意思,而是看到有其他的阴蛇被斩断,更加兴奋地撕咬起同伴的尸体起来。

    地上的阴蛇被斩的七零八落,尸体溅出的血液吧嗒吧嗒滴到地上,溅到酒井的衣服的上,一个个窟窿顿现,看得钟山不由得心惊。

    “钟叔,你看这长虫还是很容易对付的,没什么大不了。我都能轻易扯断,你看这女人都能对付,咱们真是大惊小怪了。”浆糊一边看着酒井在奋力地斩杀阴蛇,一边和浆糊说道,心里其实感觉这个钟叔是不是有点窝囊了。

    钟山看了看浆糊,没有做声,内心却也开始纠结——是不是小七把阴蛇的危害夸大了?看酒井这状态,自己估计也能把阴蛇斩杀,只要保证不让它们碰到皮肤,血别溅到衣服上就可以。

    浆糊和钟山心里各自都琢磨着自己的小心思,小七却是看得着急,他是亲历者,最明白这阴蛇的厉害。日本军医看着自己的妻子冒着危险,自然是焦急万分。

    这时,钟山的手电光再一次忽然一暗,发着深黄的光,只能照射到前面两三米的距离了。钟山明白,这是没电了,再一次把手电在手里使劲磕了磕,却不再见效,于是赶紧把浆糊的手电拿过来,打开。

    “啊?”钟山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玩意儿?!”浆糊也张着大嘴,瞪着大眼看着前面。

    就在钟山弄手电这短暂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酒井琪子把那些阴蛇斩杀的很是痛快,加之那阴蛇互相噬咬,很快只剩下了一只。这剩下的唯一一只阴蛇,却比别的蛇灵活了许多,酒井本是一介女流,每每抬起匕首砍去,都被最后这只阴蛇灵活地躲开。酒井累的不行,却能是看不到它。

    再看这阴蛇,见酒井砍得紧,居然朝后退了几步远的距离,身体探着很高,信子吐的却比刚才还频繁,一动不动,看着酒井。酒井见蛇退了几步,不由得松懈几分,疲惫感顿时袭了上来,想呼吸却呼吸不了,身体的一切器官都是死的,虽然灵魂还没脱离,所以灵魂感到疲惫异常,却没法用身体来舒缓。

    而令钟山和浆糊震惊的却是酒井前面的那条阴蛇此时的状态!蛇头比刚才大了很多,以近乎肉眼可见的速度膨大,随着脖颈周围,慢慢凸起七个小肉疙瘩,每个疙瘩还在微微蠕动,似要冲破那阴蛇的皮肤钻出来。

    阴蛇依旧不动。众人倒是诧异开来。

    “钟叔,难道那大长虫也累了,需要休息一下?”浆糊挑着眼睛看着浆糊。由于看得久,此时正累得半蹲在地上,撅着屁股,双手扶着膝盖。

    “什么脑子?!”钟山眼睛一直盯着那蛇,“这蛇要发生什么异变,不是好预兆……”

    钟山话还没说完,只见那阴蛇脖颈部的几个肉疙瘩当中两个蠕动快的,“噗”地一声,钻破阴蛇皮肤。乍一看看不出什么东西,但是黑色的眼珠和深红色的信子证明了那是两只小蛇头,嫩嫩的,很是透明。别的肉疙瘩依旧在蠕动。

    “不好!这是九头蛇!”钟山大喊一声,惹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自己看来。

    钟山此时已浑身汗毛倒竖,皮肤都是麻的,哪怕拿把刀子扎到他身上,此时此刻的他也没什么感觉。他已经被眼前的东西彻底震惊了。

    “九头蛇?钟叔,你看《西游记》看多了吧?二郎神和孙悟空在哪里?”浆糊虽也是惊讶,但是这小子二愣,反应倒没那么强烈,尤其当钟山喊出“九头蛇”的时候,内心更是“好笑”代替了“恐惧”。

    钟山哪里顾得理浆糊,内心一阵翻腾。这是父亲曾经和自己说过的一个东西,世间有一种灵蛇,邪性无比,一般九条相居,一旦出现意外,便会互相吞食,剩下最后一条蛇,便会在脖子上长出8个肉瘤,那肉瘤是其余八条蛇的蛇髓,一旦遇到这蛇,一定要躲的远远的,这样的蛇简直就是地狱里钻出来的一般。

    钟山少时强烈的好奇心促使着和父亲多问了一些关于这蛇的话题,父亲却也多说不了什么内容,因为他也没有见过,甚至钟山的祖父也没见过,只是家族代代口传,把一些厉害的,需要注意的东西传承下来,让后代小心,注意罢了。

    钟山内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他只知道面前这条阴蛇的实力已和刚才大相径庭,至于下面会发生什么,却不知道,只是感觉从未有过的精神压力突然袭来,慌了阵脚。

    酒井和其他的人只是奇怪,他们并不知道这突然变异的阴蛇到底在干什么,甚至为面前这生灵的神奇所惊讶。

    钟山尽力压制着自己烦乱的情绪,努力在想着办法。“不对呀,这虽然和父亲所说的九头蛇很是相似,可是它只有八个头,确切地说,八个头还不到,其他的肉瘤并没有破出皮肤。也就是说,即使它真是传言的九头蛇,那此时它的实力也不如传言的那么厉害,因为九头蛇只有九只头都出现的时候,才是最难对付的。那下一步,这蛇会不会回去重新把最先被浆糊扯断的那条阴蛇吞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