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47】 拦住

作品:《灵魂当铺

    果真是怕什么就会想什么,想什么就来什么。钟山刚分析完,那蛇就调转了头,往回爬去!

    钟山暗道不妙,顾不得其他,径直朝洞里跑去,手电筒的光聚焦在那条“九头蛇”身上,边跑边喊,“挡住它!”

    众人哪里明白钟山的意思,倒是小七,毕竟是军人,反应力很强。本来看到钟山手电一直停留在那阴蛇身上,再看那蛇,调转身体往回爬去,刚刚内心暗送一口气,认为危险解除的时候,忽听钟山如此一喊,下意识地快步过去,可是他只是一个魂魄而已,哪里能拦得住,却也只能干着急,别无他法。

    钟山已是大步跑了过去,经过酒井的时候,从她手里把匕首拿了过来,几个箭步,便横到那九头蛇前。

    “九头蛇”见忽见一人,站在自己面前挡了路,先是蛇头两边晃动了一下,紧接着嘴巴张的很大,满嘴通红,冒着腥臭的热气,对着钟山,头往前探了几探,似是在警告着钟山:赶紧滚开,别挡了路!

    要说面对这样一只邪性的东西一点儿不怵?那不可能。钟山从小到大并没有经历什么多危险的事儿,由于自身体质的缘故,只是比一般人胆子大一些罢了,可是面对这个父亲嘴里的极其恐怖的东西,自己也是胆战心惊。但此时,钟山很明白,一定要把这恐惧压制下去,必须在它还没有成为正式的九头蛇之前,把它干掉,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九头阴蛇见钟山没有让开的意思,居然改了路,径直朝那断蛇方向爬去。钟山顿时明白了它此时的首要目的,和自己猜测的完全吻合。于是拿起手电,把光聚到最强,刺眼的光芒照射到蛇头。阴蛇本是怕光,此时强光照射,即使不能把它怎么样,但是能影响它的反应力也是好的。

    强光照射,果然让这九头阴蛇很不舒服,它将头扭到一边,尽力躲避着,不再往前走。钟山见此法奏效,哪里肯放过,一边将手电不离蛇头,一边想着办法。钟山明白,这手电也坚持不了多久,一旦没了电,那就真的除了等待着厄运的到来别无他法了。

    九头蛇见钟山刻意用光照射,虽行动有所迟缓,却势气未减。不觉发怒,张开大口,弓起身子,脖颈上的几个肉瘤也乍了很高,径直朝钟山咬了过来。

    单条阴蛇尚且如此恐怖,如果被这九头阴蛇咬上,断无活命的可能。钟山快步躲开,九头蛇扑空,却并不作休,再一次回转身体,半个身体挺的笔直,异乎寻常大的蛇头冲着钟山,飞快地吐着信子。

    虽危险更近一步,钟山心里倒是略高兴一番,说明已经激怒九头阴蛇,成功将它的注意力从寻那断蛇转移到自己身上。如此一来,还能拖延一些时间。

    “我现在用光照着它,它行动力没那么强,而且现在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浆糊,你和酒井快点去把那断蛇处理掉,千万不能让这东西碰到!”钟山看着九头蛇,大喊道。

    浆糊等人此时才反应过来,赶紧悄然从阴蛇旁边过去。可是浆糊此时手里拿的是钟山那把手电,已是末光微亮,漆黑的洞里根本看不清什么,只能凭着印象和感觉前去寻找。

    酒井见罢,一把拽住浆糊,一股寒意顿时袭来。“干嘛?!”浆糊不明就里,被酒井拽住的手像是碰到了三九里的寒铁一般,不禁有些恼火。

    酒井将浆糊面带愠色,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能把手指向蛇的方向,再指了指自己身上被蛇血烧出大洞的衣服。

    “你这小日本娘们儿,我可告诉你,别看你长的漂亮,我可是有心上人的,你甭想吃我豆腐,赶紧把手撒开!”浆糊一把把手甩开,怒瞪着酒井。怎奈二人此时语言不通,鸡同鸭讲一般,谁也没能明白谁的意思。

    “你俩嘀咕什么呢?赶紧找啊,一会它反映过来,咱们谁也甭想活着。”钟山那边着急地喊道。

    浆糊一听钟山话里带着怒声,赶紧不再理那酒井,赶紧拿着手电,扫着周围,努力寻找那阴蛇的下落。忽感觉脚下踩到一股略带弹性的东西,低头细看,正是那条被自己扯断的阴蛇的下半身。不禁高兴地喊道:“钟叔,找到了!”

    钟山听到这话,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喊道:“赶紧掩埋或者放那炭火里烧了。”

    浆糊见前面炭火微亮,依旧有些存火,便用炭火一旁的两根未燃尽的木头把断蛇夹起丢进火里。火里顿时发出“吱吱”火燃尸体的声音,一股恶臭混杂着烤肉的味道扑鼻,浆糊来不及掩鼻,顿时恶心地差点吐了出来。

    “处理完了吗?”钟山在那边等的着急,那九头阴蛇已追着他好几个来回,几次钟山都是有惊无险的躲过,搞的他已有些精疲力尽,有些不耐烦地喊道。

    “好了,钟叔。”浆糊扔掉木棍,拍着手上蹭到的灰土,痛快的说道,似乎只要他只要把那阴蛇丢进火里,钟山这边顿时就会危险全消一般。

    “两截都处理好了?”钟山看着酒井仍在低头寻着什么,不禁问道。

    “啊?两截呀?我……我忘了……”浆糊恍然大悟,有些尴尬地摸着脑袋。

    “废话,你他娘的猪脑子啊,赶紧去找另外一截!”钟山快被浆糊气的吐血,不禁骂道。

    浆糊赶紧回去,走到酒井身边。酒井本在心无旁骛的寻找,忽然感觉后面有东西朝自己逼近,不觉惊吓了一下,浑身一激灵。浆糊看在眼里,说道:“都不是人了,小日本娘们,还哆嗦个屁,你浆糊爷爷从不打女人的,不对,连女鬼也不打!”

    浆糊边说边找,手电筒的光更加按暗淡,都已不如一盏煤油灯的亮度。忽然酒井叽里呱啦地喊道,声调里满是兴奋。浆糊赶紧过去,地上躺着的正是阴蛇的另外半截身体,不觉哈哈大笑起来。“哈哈,钟叔,这回都找全了!”

    浆糊边说,边准备再去寻那木棍。酒井看了看那边正和九头蛇纠缠正急的钟山,心下一横,三指直接捏起,丢到一旁的炭火里。那诡异难闻的味道本仍未消散,此时这半截身体再被炭火烤烧,味道更加浓烈,浆糊顿时鼻涕眼泪横流,弯着腰剧烈地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