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49】 有法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此时已将手电筒照到酒井身上。众人只见酒井嚷着,两个胳膊乍开,似乎在阻挡了什么。

    定睛一看,却发现那条九头阴蛇,已朝他们这边飞快地爬来。身形似比刚才大了两三倍,眼睛已变成深红色。额头上赫然顶着一只粉嫩的小肉冠,而脖颈上,也是新冒出几个蛇头,透明鲜嫩,刚开始冒出的那两个头,已经颜色变深,和主头一样,瞪着深红色的眼睛,朝众人吐着信子。

    “不好!”钟山大喊一声,赶紧站起来朝那奔去。军医,浆糊和小七等兄弟紧随其后。

    酒井大声呼喊着什么,钟山哪里听的懂,几个箭步冲到酒井身边,却被酒井胳膊一横,拦在后面。

    “操他娘的!浆糊,你不是把那条断蛇都处理干净了吗?!”钟山大声骂道,他看到这九头阴蛇脖子上赫然竖着九个蛇头!

    “是……是啊……”浆糊被钟山这突如其来的责骂吓的不敢说话,唯唯诺诺地说。

    钟山恨不得踹浆糊几脚,可这紧要关头哪里是生气的时候,刚要吐出来的话被自己生生地压了下去,狠狠地瞪了浆糊一眼,赶忙看向那蛇。

    此时的九头阴蛇,挑衅般的把身体竖起很高,却没攻击的倾向,只是频繁的吐着信子,脖颈上的还没成型的肉瘤正在快速地蠕动,仿佛下一秒就能挣破皮肤冒出来。

    酒井还在焦急地喊道,小七赶忙说道:“大哥,酒井让咱们赶紧把棺材那挪来找武器。这里她先挡着。”

    钟山知道,以酒井一个弱女子,要想挡住这九头阴蛇,简直就是蚍蜉撼大树一般。可是,此时除了她,还有谁更合适呢?钟山明白,此时的确是赶紧把武器找到才是当务之急。

    看那九头阴蛇暂未有攻击的倾向。它是不是在等其他的蛇头都成型?钟山想到这,不敢逗留,看了看酒井,赶紧把匕首交到她手里,转身和浆糊笨回棺材那里。军医显示到了酒井身边,深情地看了自己妻子一眼,然后也快速跑到钟山他们身边。只有他知道那里应该怎么打来。

    酒井深情地看了看自己的丈夫,重重地点了点头,嘴角挂着微笑。

    由于棺材里的液体已经被排出不少,挪动棺材比刚才要轻松很多。钟山和浆糊携力将棺材推到一边,发出“吱吱”木材和地面摩擦的刺耳声。一番忙活,二人终于将棺材和墙壁推离出大约一米的距离。

    墙壁上并没什么特殊,和别处墙壁相差无几,可能是棺材紧贴几十年的缘故,只是颜色稍有不用。钟山拿手电筒在那上面认真扫了一遍,什么也没发现,不禁诧异地看着那日本军医。“难道他骗我?”

    军医看钟山这奇怪的眼神,明白他定是误会了。赶紧和小七说了几句话。

    小七说道:“他们建这个军火库很封闭,看是看不出来的。在墙壁和地面交接的地方,有个水泥疙瘩,你用匕首把水泥疙瘩翘起来。”

    钟山低头看去,果然有块六七公分大小的水泥块,似是抹墙的时候,不小心掉落到地上的。难怪刚才没引起注意。顾不得多想,赶紧将匕首贴着地面,去翘那水泥块。由于那水泥块已和地面贴了几十年,加之洞里的潮湿等原因,似是浑然一体一般,钟山费了很大劲儿,也没能翘起来。

    “钟叔,我来。”浆糊边说,边把钟山手里的匕首拿过来,跪在地上,撅着屁股,将匕首刀刃慢慢地在水泥地面锯开一个小口,然后匕首尖插了进去,然后直起腰,一憋气,嘴一努,只听得“咯嘣”一声,那水泥块果然被翘了起来,而匕首也被掰弯。

    钟山顾不得送口气,赶忙蹲下,就要将那水泥块捡起来,却听着“哗啦”一声,那水泥块下面居然带着一条铁链。钟山犹豫了一下,使劲地拽了拽那铁链。墙壁上顿时“轰隆”一声应声而开,一米半高,一米半宽的一个正方形门显露出来。一股异常的味道顿时从墙里扑出来。

    门里黑洞洞的。钟山看了看军医,军医领会意思,率先进去,钟山回头看了看酒井和那九头阴蛇,赶紧也弯腰钻了进去,小七和浆糊随后。

    果然是别有洞天。

    这里面似乎比被封堵在另一侧的军火库更大。里面的武器也更先进。手雷,各种机枪,小炮一应俱全。甚至不光这个,还有个大办公桌,上面摆放着两把日本武士刀。桌子后面墙上,挂着“武运长久”的日本军旗。

    浆糊赶紧奔了过去,往怀里揣了几个手雷,把一把歪把子机枪抱在怀里。

    “真他娘的沉!”钟山见浆糊抱起机枪,也打算把身边一挺机枪抱起来。等到自己费劲抱起来后才意识到,这东西对于自己而言并不合适,太沉了。于是放下,捡起几个手雷,揣到怀里,然后从那桌子上抓起那把较长的武士刀,“刷”地一声拔开,刀刃锋利,果是好刀,合上刀鞘,插到腰带里,看了看手里那把已经被浆糊掰弯的匕首,随手扔到桌子上,又把那把短的军刀拿了抓了过来。

    “这些东西够不够?”浆糊问道。

    钟山看了看身后那么多的武器,实在眼馋,恨不得都带在身边,可是那么一挺机枪自己都抱的费劲,何况别的了。如果只用这武士刀,那实在没什么胜算。如果用手雷的话,就得必须等众人到了洞外在用,不然一旦在洞里炸了,即使侥幸不死,可是也再也不会从墙壁上穿个洞,让他们爬出去。

    已吃过这手雷的亏,还是小心为妙。钟山看着浆糊手里的机枪,索性再从地上捡起几个弹夹,一股脑都塞到浆糊怀里,反正这小子有劲,多带点子弹以防万一。

    浆糊还想再找点什么,钟山一把把他拽住,快出去。他明白酒井在外面的处境,他们在这里面多待一分,外面就多一分的危险。即使不考虑酒井肉身被阴蛇毁掉,但是一旦那九头阴蛇九只蛇头都长成,就真不知道这些武器能不能解决了。

    四个人快速从墙洞里钻了出来。却见酒井已经浑身打颤,似是筛糠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