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52】 寻魂

作品:《灵魂当铺

    “钟叔,你下手够狠的呀。平时也没见你杀什么猎物,现在看你技术很熟练呀。”浆糊一旁枪口拄在地上,双手压着枪托,津津有味地看着钟山下刀。

    钟山瞪了浆糊一眼,此时九头阴蛇已死,他肚子里的火已经开始慢慢燃烧起来。“如果你把那断蛇尸体处理干净了,还会这么难对付吗?害得咱俩都差点死在这里。”钟山大有准备秋后算账的意思。

    浆糊听着苗头不对,看样子钟山要拿自己开刀,赶紧悻悻地抱着枪跑到一边,找小七去了。

    钟山走到酒井身边,蹲下身子,看着她的尸体,心里一阵难过。她虽是个日本女人,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豪杰,如果没有她,相信自己和浆糊绝对得交代在这里。手不禁搭到酒井的手腕部,一阵寒意顿时沿着手传到肩膀,刺骨冰凉。

    鬼军医看了看钟山,没有说话,眼神里却是充满期待。

    钟山明白,他最开始的时候曾经说过,可以让酒井的魂魄离身,和军医在一起的。而酒井的身体被九头蛇毁了后,她的魂魄却并没出来,所以应该还在她的体内才对。钟山在刚才的时候曾看过一眼,酒井的魂魄尚且隐约可见,而此时认真看去,却怎么也发现不了酒井的魂魄了。

    钟山不禁纳闷。自己法力虽只是刚刚冒头,只能是比常人好上那一点点,但是根据以往经验,一般鬼魂还是能看到的。并且刚下的确也见到了酒井的魂魄,此时却好端端凭空消失了。钟山不解。

    一侧的浆糊此时很是开心,因为大敌已灭,危险已经解除,身心倒也放松下来,便再次开始耍活宝模式,在一旁和小七等人开玩笑,扯淡。小七看钟山蹲在酒井尸体面前,沉思不语,又见这军医只盯着钟山看去,料定必是有事,不再搭理浆糊,朝钟山这边走来。

    “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事?”小七看了看军医,然后问钟山。

    “兄弟,很奇怪。她的魂魄刚才还明明在体内,这才多大的功夫,却好端端凭空消失了,我却一点儿也没看到。”钟山头也没回,眼睛依然直盯着酒井琪子的尸体说道。“兄弟,你看看你能不能找得到她?”

    听罢钟山所言,小七也奇怪地朝酒井的尸体凝神片刻,然后又朝四处顾盼一番,摇摇头,奇怪地说道:“大哥,我也没有发现她。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这还是我头一次遇到。”钟山疑惑地说道。然后站起身子,拿起手电朝四周也望了望。除了那些棺材和在地上已被杀死的九头阴蛇,再无他物。

    如果酒井的魂魄自己出去的话,自己也该发现才是,况且这里还有她心爱的丈夫,日本军医,她没有理由自己偷偷溜走。既然不可能走,那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还潜伏在身体里或者某个地方,另一方面,就是魂魄已经被打散,正如自己收拾那几个日本鬼子的魂魄一般。

    钟山此时不敢再看那日本军医,他总感觉对人家有很大的愧疚,既已答应他们夫妻二人魂魄能相思相守,此时酒井的魂魄却消失不见,怎么也感觉亏欠人家,自己食言了,没有说到做到。

    小七似乎明白了钟山的想法,说道:”大哥,你先别着急,兄弟们一起找找看。”

    钟山并不甘心,再次低下头,认真检查了一遍酒井的尸体。他不想这么轻易就放弃,却不能给一旁用焦急与期待眼神看着自己的日本军医。结果可想而知,依旧一无所获。

    此时小七已把几个兄弟都喊了过来,帮着四处寻找。浆糊本不想过来,一是怕钟山拿自己开刀,另一方面,肚子此时已经咕咕乱叫,浆糊想快点把事情办完,好赶紧找点饭食,祭祭自己的五脏庙。这一天出来,就一直没有闲着,忙忙碌碌,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天。所以犹豫再三,也在后面慢慢地蹭了过来。

    军医似是明白了什么,抓住小七的胳膊一通急问,小七无助地看了看钟山。钟山示意他直接明说,小七便和军医解释起来。

    才说了几句,军医就已抑制不住自己的情况,抱头蹲在酒井身边,哇哇大哭起来。声音凄惨,所闻之人无不动容。钟山看着军医,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浆糊想到老家的弦子,鼻翼也开始有点儿煽乎。小七只能一旁抚其肩膀安慰,军医痛哭片刻之后,情绪稍微安定下来。

    军医虽未直接在战场拼杀,却也经历战争,常理而言,似与眼泪已经绝缘,而此时这番痛彻心扉,钟山内心更是不安。众兄弟明白大哥此时的心理,没等吩咐,也都四散开去,到处寻找。此时外面已经暗夜繁星,冷风嗖嗖直刮,众兄弟也便能走出洞去,不用再顾忌外面的阳气袭身。

    钟山索性坐在酒井一侧,盯着她的躯体,大脑里却在飞速的想着原因,理着头绪。浆糊肚子里早已咕咕直叫,嘴巴张了几张,欲言又止。他可没那么傻,众人都在焦急的时候,他要吃饭,无疑等于给自己树敌。

    毕竟手电筒已将没电,钟山思考片刻,没理的出什么头绪,看着手里的手电灯光逐渐暗淡下去,发着幽幽的黄光,已照射不远,便起身说道:“我们先出去,到外面再想办法,在这里面,还不知道一会儿再出什么幺蛾子。”

    小七点点头,军医也是不置可否。钟山便让浆糊把酒井的尸体背出洞外。

    浆糊虽是不说,肚里已是满腹牢骚——一天不让吃饭,还干了一天的苦力,好不容易熬到战斗结束,却还是让自己来打扫战场。可是想到毕竟这九头阴蛇是自己和酒井没有处理好才导致现在的结局,酒井已是这样,自己的责任自然不能逃避,便也忍下气去,把酒井收拾一番,重新把尸体用衣服裹了裹,背起走出洞外。

    此时外面黑夜异常,弦月刚挂天边,繁星绕起周围,时不时有暗云流动,遮月挡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