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55】 横死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见终于有个年轻人,赶忙把情况一说。那小伙看了钟山几眼,和老人一起把钟山让到院子里。

    进了院子,钟山细细打量了一番。屋有三间,也均为石头砌成。中间一间是唯一的门,门很窄,和自己镇里的门相差无几,也是厚厚的门板。

    房门也是打开的。屋里横摆一个门板,上面赫然躺着一具尸体,白布遮身,头被盖着,或许是白布不够长,尸体的脚露在外面,穿一双粉色绣花鞋!尸体头前,点着一个马灯,灯里的火捻冒着幽幽的光。马灯一侧摆着火盆,火盆里还燃烧着纸钱。纸灰受打开房门的影响,在尸体头上方飘飘忽忽,几个碎屑落到尸体身上,和白色的尸单相互映衬,很不协调。

    马灯是燃煤油或者柴油的,用玻璃罩子罩火,能防风,上有提手,方便挂在马身上。此时跑马的已经很少,但是这马灯却一直保留着,且比灯笼亮度高上几倍,也省事的多,随处可挂。

    钟山见此情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盼着能赶紧把火借给自己,自己好赶紧离开这异常别扭的地方。一老一少并没有把他让进屋里,估计也是考虑到晦气一面吧,看钟山冻的鼻尖通红,老人去屋里端了一碗热水出来。

    钟山本已一天水米未进,不见水米还好,此时一见热水,顿时饥渴难耐,喉咙里顿时冒火一般。连忙接过热水,谢过之后,试着不烫,便几口饮尽,重重地打了一个水嗝,肚子里才算舒服了许多,一股热流顿时遍及全身,说不出的畅快,再一次向二人倒了谢,把碗顺便递给了老人。

    老人知道了钟山此来用意,便和自己的儿子小声嘀咕了几句。不消片刻,那小伙子便回到屋里,一会儿就走了出来,换了一身行头,戴着厚帽,也穿了件羊皮坎肩,手里右手提着一杆猎枪,左手拎着一个马灯,腰里斜插一把匕首,倒是和钟山家乡的猎人有几分相似。

    “这……”钟山不明就里,疑惑地问道。

    “钟兄弟,我和你去把你那兄弟一起接到村里。大冬天,深更半夜的,还不被冻死,尤其在那鬼子岭,那地可不干净,我们晚上都忌讳去那地方的。”那小伙子用胳膊压了压帽子,说道。

    “这怎么可以呢,我们素昧平生,我只是个路人借火而已。到现在还不知道大伯和大哥怎么称呼,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呢?”钟山一边暖心,感慨着这当地亦是民风淳朴,同时也在担心,要是让他跟着去了,谎言岂不是不攻自破?那怎么对得起这二人的信任?

    那小伙自然不明白钟山的心思,还以为他是客气,不好意思,便豪爽地说道:“钟兄弟别客气,出门在外不容易,能找到我家,这是缘分,不必客气。我姓张,我叫张卫国。我爸是木匠,三村两乡的都喊我爸“张木匠”。”

    “张大哥,真是谢谢你和张大伯的好意了。真的不需要了,我们也着急赶路,等他身体舒服一些,我们也便直接赶路了。已经打扰了你们,再劳您同去,这怎么可以,绝对使不得。”钟山坚持推辞。

    钟山越是推辞,张卫国越是感觉应该去帮,反而一再坚持。倒是把钟山搞的异常郁闷:这可怎么办?急的眼睛不由得往一侧一撇。这一撇不要紧,钟山忽然发现院子西侧墙下靠墙摆着一具棺材,新木而做,尚未上漆,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按说死人这事,谁家也不可避免。人活世上,总有生老病死。刚才钟山内心还在揣测,该不是这老人的老伴去世,虽然看到那尸体脚蹬粉色绣花鞋有些奇怪,别的却并没多想,此时看到棺材,忽然意识到,死的人并不是老人,而是年轻的。

    北方有风俗,人一上年纪,都会给自己准备寿材,放在家里。一放就是几年十几年。人活一辈子,总得给自己找个归宿,所以人一旦上了年纪,都会把积蓄拿出来准备这,正是所谓的“棺材本”。这新棺材定不是老人准备的,不然不可能这新。再看张卫国身上,也没有披麻戴孝,更是坚定了死者定不是他的长辈。

    根据张卫国的年轻来看,死者是他的媳妇的可能性最大。这年轻的人死了,定是病死或是横死,不论死法如何,但是怨气定是有的。钟山不觉再四处看去,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看罢,院子里没什么异样。犹豫了片刻,决定问张卫国:“张大哥,恕我冒犯,请问屋里躺着的可是嫂子?”

    张卫国被钟山这么一问,先是一惊,既然叹口气,答道:“是……是我结婚八年的媳妇呀……”话未说完,眼泪已挂眼角,已然是泣不成声。张木匠看儿子这样,也是重重地叹口气,然后把头看向屋里的尸体。

    钟山意识到自己貌似不该问这,不禁心里不安。不过自己的猜测已被张卫国肯定,那自己下面的猜测也定是不离十了,所以决定一看究竟。如果没有怨气更好,如果有的话,倒是可以帮帮这父子二人。

    “张大哥,节哀顺变。请问嫂子是怎么去世的?”钟山心里疑惑很多,既然已下定决心帮助这家,多问几句也不妨。

    “唉……喝农药!”张卫国鼻涕眼泪俱下。“我俩结婚八年,没红过脸,没拌过嘴,你嫂子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平日孝顺我爸,和邻里关系也处的很好,谁知,怎么就突然喝药了呢!”

    钟山心里一惊。这属于横死!横死的人是下不了地府,过不了奈何桥,没法投胎轮回的!照张卫国之说,既然不是因为夫妻生气等原因喝药,那可能最大的是什么呢?毋庸置疑,邪物产生!

    钟山把张卫国一拽,“张大哥,我要看看嫂子!”虽声音不大,却语气坚定。

    “这……”张卫国对钟山这突如其来的要求犹豫不决。死者为大,已死之人,怎么还可以去惊动?

    钟山明白张卫国顾虑的是什么,便道出实情:“张大哥,和你说实话,我能看阴阳,嫂子这属于横死,身上定是怨念过多。现在不处理,假以时日,定是祸害乡邻。当然,首先祸害的你和大伯……”钟山眼睛直直地盯着张卫国,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慢,但很肯定。

    “什么?”张为国哪里知道这些,此时听钟山一讲,顿时害怕起来。额头上的汗瞬时躺了下来。这一切都被钟山看在眼里。钟山料定,这其中必有隐情。

    “可是……可是你嫂子活着的时候,可是非常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有怨念呢?”张卫国仍旧半信半疑。

    “一时半会没法说清楚。钟大哥,如果你信我,就带我去看嫂子一眼如何?”钟山此时是必定要见到这死尸方才罢休。

    张卫国犹豫片刻,用胳膊把帽子往上一抬,转身带着钟山进了屋子,把枪竖倚在门口。张木匠在院子里看着二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