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56】 镇魂

作品:《灵魂当铺

    张卫国和钟山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屋里。

    钟山刚进屋里,顿时一股阴气袭来,无风起寒,钟山紧缩了一下脖子。张卫国并没有注意钟山这一举动,继续悲痛地走到尸体面前。

    “媳妇儿,这位钟兄弟说你一定有怨气。你生前孝顺咱爸,和邻里也是和睦相处,我也是倍加疼你,我真不知道你到底能有什么怨气?媳妇呀,如果你有什么怨气,你就托梦给我,我哪里做的不对,你直接告诉我呀,干嘛非寻这短见……呜呜……”张卫国在妻子尸体面前念叨着,才说了没几句,已是泣不成声。

    钟山看了看张卫国,然后自己也走到了尸体面前,隔着尸步,凝神盯着尸体。

    张卫国意识到钟山还在一侧,于是把眼泪鼻涕抹了抹,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就要伸手去揭那尸步。却被钟山一把握住胳膊制止住了。

    “钟兄弟,怎么了?”张卫国被钟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搞懵了。

    “张大哥,让我来吧。”钟山说着,把张卫国往后一让。

    按理来讲,这事必是张卫国来做才合适,可是刚才凝神观察尸体的时候,钟山发现这尸体似是稍有异样。具体是什么虽说不清楚,但是那感觉却是异常强烈的。钟山有理由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看错,更相信自己那种感觉也是准确的。

    张卫国见钟山此时很是严肃,便缩回了手,身体往后退了一步,看钟山如何去做。

    钟山却并没有着急去把尸布揭开,而是走到尸体头前的长明灯前,蹲下观察了一番。一切并没有什么异样,张卫国等的稍有些不耐烦,心道,你想看就让你看,你现在又不看,却蹲那在每个死人前都会点的长明灯前看个不听干嘛?

    钟山此时已经眉头紧锁。站起身来,直盯着张卫国,一言不发。

    “钟兄弟,你看我干嘛?”张卫国本是直性子,看钟山此时这般,心里已是很不舒服。

    “张大哥,嫂子生前真的没有什么异样?”钟山看完那长明灯,心里已是有数,此时底气十足地问道。

    “真的没有。在喝药前一天还好好的呢,赶集给我爸买了一身衣服,还帮邻居小孩绣了双花鞋。”张卫国有些着急,语速明显加快。

    “张大哥,你来看看这灯。”钟山一边说着,一边把张卫国拉到长明灯前,指着那灯说道,“看出有什么特别吗?”

    张卫国被钟山故作神秘的举动弄的不明就里,想发火却又发不得,只得硬着头皮细细观察下去。片刻之后,抬头看着钟山说道:“没什么特别的啊?”

    “那你看看这呢?”钟山指着长明灯的火苗说道。

    张卫国刚才只是仔细看了灯的外壳,此时被钟山一说,才开始注意到那火苗。不看则已,此时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这灯的火苗居然是分叉的,各自朝相反的方向挣着燃烧,并且一个火苗暗,另一个火苗就会明亮一些,片刻之后,火苗又互相明暗起来,乍一看,似是两个火苗在拔河一般。

    张卫国很是诧异。自己活了三十来年,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看到。赶紧看向钟山,眼神似是在向钟山在寻找答案。

    “张大哥,嫂子是被怨鬼害死的!”钟山一板一眼地说道,眼睛盯着张卫国,要看看他的反应。钟山心道,这怨鬼绝对和他家有关系,不然不可能会害死她。而不出意外的话,张卫国应该知道这怨鬼的事情,只是不说罢了。

    “这……这怎么……这怎么可能呢?”张卫国突然变的结巴起来,这冷的深夜,额头上却开始冒汗。

    钟山刚开始并没认为死者之死会和张卫国有什么联系,可是此时看张卫国这般光景,心里忽然明了,死者之死,和张卫国脱不了什么干系。可是从接触后对张卫国的了解来看,这人却又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所以钟山虽是怀疑,却无法判断这张卫国到底和死者有何生死的牵扯。

    张卫国此时似有微愤,不耐烦的对钟山说:“钟兄弟,我带你进来了,你想看,就赶紧看,不看,就赶紧去救你那兄弟去。”

    钟山心道,这张卫国似是故意在躲避着什么,而此时,自己那边的事更为重要,毕竟牵扯了更多人的生死安危,更严重而言,甚至是国运昌衰。想到这里,也不再究根问底,而是走到尸体旁,把尸布揭开,就要看个明白。

    张卫国见钟山已见到自己妻子的遗容,便准备走出房门。此时却再一次被钟山叫住了。

    “张大哥,能否给我准备一直毛笔和黄裱纸?”钟山问道。

    “可以。”张卫国答应的很是痛快。此时的他,只要能让钟山快点儿离开自己家就行。钟山自然意识到他的意思,心下明了,却不说破。

    钟山要的这东西本是寻常之物,家家户户都有。待张卫国拿过来之后,钟山便从怀里掏出朱砂,和水为墨,毛笔饱蘸,在黄裱纸上弯弯曲曲地画了一道灵符。

    “钟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张卫国见钟山这般奇怪举动,不禁问道。

    “张大哥,这是镇魂符。嫂子的魂魄此时还没入阴曹,而是正和那个怨鬼在抢身体。我现在需要把这镇魂符贴于嫂子头前,这样待我办完事后,或许可能帮着把嫂子的魂魄夺回来。”钟山说罢,不由分说,口里念念有词,便把镇魂符贴到了尸体头前。

    再看那长明灯,一根暗淡的火苗顿时明亮了许多,而另一个刚还有些明亮的火苗,此时顿时委顿。钟山认真记着哪根明,哪根暗,然后把尸布盖上,率先走出房门。

    张卫国见钟山已走出去,看看尸体,然后也紧步跟了出去。“兄弟,怎么样?”张卫国很迫切地问道。

    “张大哥,先帮我如何?”钟山走出院子,看弦月已是半空,入夜已经良久,浆糊和众兄弟还在那里守着,必须抓紧先把那边的事处理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