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57】 回岭

作品:《灵魂当铺

    “这……”张卫国本是着急催促钟山快点离开,此时却犹豫了起来。究其原因,不外乎就是看到钟山显了真本事,让张卫国内心震惊罢了。

    “张大哥,你在犹豫什么?”钟山明知故问道。

    “那个……钟兄弟,我看你是有真本事的人,所以还请你先帮我过了这劫……”张卫国吞吞吐吐说完便扑通跪到地上,双手作揖相求。

    钟山哪里见过这阵势,一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大男人给自己下跪,这还是生平头遭,不免有些不知所措。赶忙下腰相扶,怎奈这张卫国跪的结实,钟山并没有将他扶起半分。

    钟山本是知晓了这死者并非喝药死那么简单,和张卫国一番接触后,更是猜测到他定是隐藏了媳妇真正死的原因,此时张卫国忽然下跪,嘴里说出的“帮他过了这劫”却着实让钟山有些吃惊。

    “好,我自然会尽力相助的,张大哥请起来。”一个大男人跪在自己面前总是别扭,先答应了再说,钟山如是想着。

    张卫国这才从地上站起来,拍打了一下膝盖上的尘土,然后说道:“钟兄弟,看你刚才施法,我知道你才是高人,所以我才下跪求你的。我只有一个年老的父亲,需要人照顾,如果我出什么意外,我最担心的就是我这父亲还能在这世间再待多久……我可以死,可是我必须得伺候我父亲到百年之后呀……”

    张木匠本在外面想着心事,见儿子和钟山前后走出房门,儿子忽然给钟山跪下了,不知什么原因,便往这边走来。听着儿子说得那话,不觉老泪纵横,愣在原地。

    “张大哥尽管放心好了,那夺魂的怨鬼已被我暂时控制住,嫂子的魂魄已被我镇在体内,料的一般怨鬼不会有这般强大的法力能从这符下把魂夺走的。但是,有个要求,就是你最好守在长明灯前,确保那灯里煤油不断,灯不可熄,如果熄灭了,那这符就会立刻失去效力,后果就可能会不堪设想了。”钟山说道。

    钟山也并非说说而已,的确如自己刚才所言那么做的。此时他需要先办完一件事情再做一件事。事情总有轻重缓解,鬼子岭的事比这事可是要严重百倍。钟山不想再耽搁,且此时见张卫国正好这般,让他在这守着而不跟着自己同去,也正是一个绝好的借口。

    “兄弟切莫骗你哥哥……可是你那兄弟怎么办?”张卫国此时一点也没有了刚才的那股气概,倒像是个受气的小孩,听到大孩子说给他报仇,内心的期待溢于言表。想到钟山此来的目的,却又不敢完全相信。

    “张大哥尽管放心,我今晚,最晚明早就会赶到这里。你在这里好好地看着这灯,千万别让它熄灭。”钟山再次强调。

    长明灯本就是不可熄灭的,它的作用就是给你死去的人在往阴间的道路上照明的。哪个家人也不想自己死去的亲人黄泉路上无亮光。况且钟山的意思是死者的魂魄还没去往阴间,那意思就是还有可能再次复活。这对张卫国而言无疑是莫大的好消息。自然是连连点头。

    张木匠一旁听的仔细,回过神来,赶忙给钟山拿了手电。钟山打开试了试亮度,能照射很远。然后张木匠又把一盏马灯和几盒洋火塞到钟山手里。嘱咐钟山加倍小心。

    钟山点头称谢,把火柴揣进怀里,马灯提在手里。钟山怀里本已揣着几个手雷,已经鼓鼓囊囊,此时张木匠盯着钟山的怀里看了几眼,也没说话。

    钟山自然看得满眼,却又不好解释,只能笑笑,然后告辞。

    “等等。”钟山刚走到门口,正欲出远门,张木匠再次把他叫住。钟山止步回过头来,“什么事,张大伯?”

    “你稍等一下,我给你拿个东西防身。”张木匠边说,便跑到一侧的偏房当中。偏房位于院子东侧,和三间正方呈直角而居。偏房无门,钟山料得这定是张木匠做木工活的场所。

    片刻过后,张木匠从偏房中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墨斗。钟山所居小镇并不大,镇里也有木匠,这东西自然是认得的。墨斗的作用就是在做木工活的时候,两侧固定好方向,将墨斗里的墨线绷紧一扯,墨迹便会弹到木头上,浓浓一条直线墨迹便沾在木头上。如此以来,在做活的时候,只要按照这墨线的方向锯、刨就可以了。

    相传,木工工具都具有辟邪作用,尤其是老的墨斗。钟山看张木匠把这东西递给自己,便明白了他的用意。老人阅历丰富,见多识广,此番递给自己墨斗,就等于告诉了自己,他是认可鬼神之说的。

    钟山对张木匠再次表示感谢,不能再浪费时间,本是打着手电,却发现此时,打开手电还不如关闭了看得远方更加清楚,便紧了紧腰带,把手电关掉,加快了脚步,直接朝鬼子岭奔去。

    虽是山路崎岖,但是钟山毕竟已是走过一遍,加之此时弦月已在当空,照着幽幽的光,倒是比刚来的时候看得清楚了一些。钟山见能识得路,脚下速度更是加快不少,内心已很是着急,倒一时也忘记了饥渴疲惫。

    当钟山回到军火库洞口的时候,浆糊已经靠在一侧的石头上打着呼噜了,小七等众兄弟也都在一旁或站或坐,酒井的尸体还在原地躺着。

    看来都累坏了。钟山心道。

    小七率先发现钟山回来。赶忙迎了过来:“大哥,怎么样?”

    “嗯,拿到了。”钟山说着,又把手里的马灯提了提,二人相视一笑。

    众兄弟此时也纷纷围拢过来,唯独浆糊还睡的沉实,呼噜声传个几里也是可能。

    “这小子。”钟山看着浆糊,无奈地对小七等兄弟笑了笑。众人也是一番哄笑。

    “起来吧,打雷了!”钟山手里拎着马灯和手电,只能用脚轻踢了踢浆糊,浆糊却把头侧了一侧,吧唧吧唧嘴,又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