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59】 封洞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也是被这味道熏的难受。其实被这味道影响的只有他和浆糊二人。这股烤肉混杂着神秘液体的味道,闻起来很是奇怪。奇葩浆糊估计只闻到了烤肉的味道,不然也不会说出“啃尸”这样的话。

    钟山也想出去。便对小七示意了一下。小七会意,和酒井说了几句,几人便相继走到洞外。浆糊赶紧找到那块自己睡觉的石头一屁股坐了上去。

    钟山此时虽也疲惫,好生生的酒井的魂魄居然这个时候从尸体里钻了出来,着实让他震惊,自己观察了好几次酒井的尸体,可是一点都没看到的。难不成自己能力有限?钟山如是想着。

    小七继续追问酒井。片刻过后,小七回转身来:“钟大哥,事情挺奇怪的……”

    钟山“嗯”了一声,听小七详述始末。

    原来,在洞里,酒井被那九头阴蛇缠绕的时候,不止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无限制的压缩,魂魄更是被寒冰包裹吞噬一般,想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挣扎不出来。能看到钟山和浆糊和那九头阴蛇大战的样子,也能看到自己的丈夫跪在自己身边,一脸的悲怆痛苦,可是自己就是挣扎不出来。而且,魂魄正逐渐被压缩,压缩到胸口,凝成一个微乎其微的点。

    魂魄被如冰的寒冷包裹得丝毫不能动弹,却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这对酒井而言,确是莫大的痛苦。看到钟山欲要把自己肉体烧了,心里更是彻底绝望,自己的魂魄和肉身就这样彻底消散,再不会存于这个时间,可是想过之后,便也坦然。正如钟山所言,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谁知,当自己的身体被烈火炙烤的时候,魂魄忽然有一种被解冻的感觉,那感觉就像是被从茧子里剥开,渐渐能动,身形也逐渐恢复。此时才意识到,这是因祸得福,被阴蛇困住,却被那烈火解除了禁咒。

    钟山此时方才明白,原来是自己的一把火把酒井救了出来,自是唏嘘不已。感概过后,钟山忽然想到酒井的丈夫:“那你丈夫去哪里了?”

    “他……被一条阴蛇给吞了。”酒井目光顿时黯淡下来,悲伤再一次挂于脸上。

    “什么?!”众人无不惊讶,钟山手雷差点脱了环,浆糊也是腾地一下从尸体上跳了起来。纷纷瞪大眼睛看着酒井。

    “是的……阴蛇本在我身体里,是那九头阴蛇将我缠住的时候,不知怎么就植入的,但是很小很弱,我本想将它杀死,可是我自己尚且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背我的时候,那蛇便到了他的身体上。你们在外面休息的时候,那阴蛇便从他的身体偷偷溜了下来。”酒井指着浆糊,到现在她依然不知道浆糊的名字。

    “我操!”浆糊大骂一声,“我就说嘛,还真是那东西。”浆糊捂着胸口,“他娘的,多亏没钻到老子身体内,要不老子现在也成冰棍了。”

    “那蛇去哪里了?”钟山迫切地问道。

    “进洞了。”酒井望着幽幽的洞口。

    众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都盯着洞口看去,钟山也不例外,手里把手雷攥的结实,似再稍用力就能把它捏爆一般。

    安静过后,小七率先打破这紧张的气氛。“钟大哥,现在怎么办,炸还是不炸?”

    钟山看了看酒井,似是在征询她的意见。小七便又用日语问了酒井一遍。酒井的眼泪哗啦又涌了出来。牙齿咬着嘴唇,片刻过后,吐出一个字:“炸!”

    钟山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总是不经意的就会考虑酒井的感受。或许是和李玉婵有关吧,总感觉一个女人跨洋来到战乱的中国,这份感情已是超越了一切,理应受到尊重。

    钟山看了看四顾看了一下。众人此时都盯着自己,在等着自己下决定。他感觉很大的压力都担在自己身上。

    “炸!”钟山不再犹豫。

    浆糊听罢,不再说话。将手电和马灯撂到一旁,从怀里掏出手雷。“从哪里炸,钟叔?”

    “既然炸,就炸个彻底。钟山想着二人总共有多少手雷,便细细打算了一下。然后拉下手环,将手雷狠狠地抛了出去。只听得“轰隆”一声,洞里火光耀眼,接着传来砖石哗啦哗啦的落地声。

    “退几步炸一次。彻底把这洞炸塌它!或许那阴蛇还能被彻底封在里面。”钟山说道。

    浆糊收到钟山的指示,手雷相继丢了进去,不消片刻,洞里便冒出大量的尘土,带着夹杂着火药的奇怪味道。还剩最后一个手雷的时候,那洞已坍塌到洞口。浆糊正准备再次拉环,却被钟山一把拽住了。

    “好了,这样可以了。留着这个,没准以后用得到。”钟山从浆糊手里把手雷拿过来,放到自己怀里。

    “这留着有什么用呀?我正扔的过瘾,刚找到感觉。”浆糊似是有些不甘,看着自己的手雷被钟山揣进怀里,嘴里直嘀咕。

    巨石本已被浆糊弄到洞口,此时二人合力将石头往洞口一堵,封得严严实实。浆糊拍拍手,“大功告成!”

    钟山却没这么轻松。转身看着一旁立着的酒井,此时却不知说什么好了。

    酒井似是明白钟山的意思,点头微笑一下,钟山内心才释然不少。回头看了这被封的洞口,想到这才仅仅一天,却在这洞里九死一生,不禁叹了一口气。

    “走吧。”钟山淡淡地说。

    “嗯,终于可以吃饭睡觉啦。”浆糊兴奋地嚷了一句,忽然拽了钟山一把:“钟叔,咱们去哪儿?”

    钟山这才恍然大悟,小七和酒井等人还在跟着。这要是被活人发现,惹起多大事还不知道,自己看来是真被累迷糊了。把藏魂瓶取出,众人也都明白,纷纷进了瓶子,只剩下自己和浆糊二人。浆糊手里还抱着那挺机枪,着实扎眼。现在虽没禁枪,但是这么重量级的武器,国家还是非常忌讳的,便让浆糊把这枪找个地方,用石头埋了起来。

    事罢,二人便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张卫国家走去。此时,东天已隐约泛白,鸡鸣之声已在山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