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0】 石村

作品:《灵魂当铺

    “钟叔,就剩咱俩了,咱们吃点什么好吃的去?”浆糊一旁谄笑着。

    “你跟着我走就是的了。”钟山一边站住揉了揉腰。从早晨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天一夜,片刻没得歇息,这也多亏是山里长大的,不然这样的体力,哪里吃得消?

    浆糊此时异常兴奋,肚子虽然还是饿,但是已饿过了劲儿,倒是比刚入夜那会儿舒服多了,也不再咕咕直叫,便哼着自己编的歌曲,跟在钟山后面。

    “大冬天儿哎,毛毛冷~我和弦子烙大饼~大饼撒上芝麻粒儿哎,这个味道真是滋儿!饼不够吃还有面哎,再来十个煮鸡蛋~鸡蛋不够还有鸡,吃了公鸡炖母鸡,公鸡头,母鸡腿,再来一口弦子嘴~小日子倍儿欢乐,我的名字叫彭乐……”浆糊一边越唱越开心,居然手舞足蹈起来。一旁钟山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你他娘的哪来这么多歪词儿?”钟山笑骂道。

    浆糊见钟山夸自己,更是开心地大声唱起来。忽见钟山停止不动,慢慢地转过身,眼睛盯着浆糊。

    “钟叔……我……我又怎么了……不带这样的,变脸也变的太……太快了。”浆糊嗫喏道。

    “你不是见不到鬼了吗?怎么刚才能和小七他们打的火热?”钟山疑惑地问道。

    “咦?是呀。还真是奇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在军火库醒了是看不到了呀。钟叔,准是你骗我,把小七弄到你那瓶子里去了,现在又拿我开玩笑。”浆糊被问的一愣,接着便继续嬉皮笑脸起来。

    钟山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索性暂不去想,看了看远处,“快走吧。”

    浆糊被钟山这一盯一问,也没了兴致,安静地跟在后面走着。

    此时天虽已渐亮,由于并不像夜晚那么着急,钟山走的并不是多么着急。累、困、乏一起袭来。回头再看浆糊,尤其安静下来的缘故,也没了精神,像个僵尸一样,跟着后面,嘴里哼唧着什么。

    “哼唧什么呢?”钟山打趣地问道。

    “钟叔,我困呀……我饿呀……”浆糊一脸沮丧,慢吞吞地答道。

    钟山停止脚步,向远处看去。山一层叠着一层。难道路走错了?不该呀,昨晚已是走了两遍,怎么可能走错呢。便紧赶几步跑到高处。一个村落顿时映入眼帘。钟山欣喜,此时竟有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浆糊,快到了!”钟山兴奋地喊着。浆糊听罢,也来了精神,赶紧跑上去。

    二人只见不远处的山坳里零落散着十来户人家,房子均为石头砌成,掩映林间。村西有个石头堆砌的台子,比房子所占面积大上一些,台后有俩根竖着的台柱,倒是和自己小镇上的戏台十分相似。台子也被树林围绕,林有落叶木和针松,几只喜鹊从这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喳喳叫个不停,在这寂静的冬末的清晨,是那样的美妙。

    钟山不觉痴痴然。浆糊看了看钟山,赶紧用胳膊碰了碰他“钟叔,你……没事吧?”

    “没事呀。你没看到前面那风景多好看吗?”钟山说道。

    “好看?我现在只感觉鸡腿和火炕好看。这风景还不如咱家里的好看呢?”浆糊嘀咕着。

    钟山不语。这种和死神擦肩而过后的轻松,谁能理解,这种久居黑暗里,忽见光明的兴奋与享受,谁又能够理解呢?

    “走吧。咱们去那家。”钟山指着村北一户人家说道,说完便朝那方向快步走去。浆糊本还盯着那村落,似乎在寻找着钟山说的风景,却见他撇下自己跑了,赶紧追了上去。

    不多时候,二人便来到村落边。钟山想去戏台看看,因为刚才看着那地方总是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要让自己说哪里不对劲,自己却又说不出来。总感觉,村里整体风景不好,可是才十来户人家,哪来的戏台?谁又会来唱戏?也许是这样的疑虑使得钟山内心稍有不安吧,但是他眼睛却看不到任何不对劲的东西。

    浆糊却执意赶紧去那张卫国家。钟山看着浆糊的可怜兮兮的样子,便朝张卫国家走去。

    二人片刻便到了门口。

    “钟叔,这家……怎么好像是死了人了?”浆糊看到门口挑着的带着大大“奠”字的灯笼。

    “别多说话,一切听我的。”钟山嘱咐浆糊,然后上前推门。门本虚掩,一碰便“吱扭”一声打开了。钟山不知道此时喊门合适不合适,便径直走到院子里。

    “张大哥,你们……你们这是在干嘛?”钟山看到张卫国和张木匠此时正沮丧地偎在墙跟下,一脸沮丧。张木匠正低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张木匠抬头看了看钟山,眼神迷离。然后手扶墙,费力地站了起来。看得出他已很久没动,乍一起来,脚下还很踉跄。张卫国仍是低着头,似乎没意识到钟山二人的到来。

    “大伯,这……”钟山扶住张木匠,急忙问道。

    “唉……”张木匠重重地叹了口气,把头别向一边,眼里老泪纵横。用裂开血口的糙手抹了抹泪,又把烟袋锅端起,捏上烟点燃。顿时,一股淡淡的烟草香味又弥漫开来。

    张木匠使劲嘬了几口,缓缓地吐出一口烟。然后看了看还在地上坐着的儿子,踢了几脚,见儿子仍没动静,眉头紧皱,便没不再理会,径直把钟山和浆糊带到屋里。

    张卫国妻子的尸体还在灵床上躺着,依旧是一袭白布遮身,粉色绣花鞋露在外面。和昨晚不见任何异样,钟山记挂着自己昨晚自己的嘱咐,连忙朝尸体头前长明灯看去,却见那灯玻璃罩子浑身漆黑,不知道已熄灭多久了。

    “这是怎么回事?!”钟山有些失声。按说不该这样,只要没人动这灯,自己那符能保他个一天一夜也不是问题,为何这才过了有半宿,就成了这个样子。

    钟山顾不得别的,径直走到门口,拽住张卫国的脖领就把他费劲地提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张卫国抬起疲惫的眼睛,眼里满是血丝,红的有些渗人。见钟山站到自己面前,不禁“嘿嘿”笑了几声,听得钟山和浆糊寒毛倒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