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1】 照片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盯着张卫国的眼睛。那黑色的瞳孔超出正常人的范围,似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眼白部分已是血丝密布,乍一看去,说不出的诡异。此时见张卫国傻了一般嘿嘿傻笑,第一时间怀疑莫非他被鬼附身了?赶紧细细看去,却没发现什么异样。

    钟山使劲摇晃了几下张卫国,张卫国仍是一副傻呆模样,想到着急也没有办法,便送开他,继续回到屋里,揭开张卫国妻子身上的尸步,准备一看究竟。

    浆糊见到人家,本来困饿之意再次重重地袭了上来,看现在的趋势,似乎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便丧气的独自坐到墙根下面,身体微侧,肩膀倚着墙,头贴在墙上,眼睛微眯,和张卫国面对面地瞅着。

    当钟山掀开尸布的时候,着实被眼前这尸体吓了一跳。只见尸体脸上呈褐黄色,似是经年不腐的老干尸一般,眼睛深深地陷下去,虽未腐烂,眼周却是黢黑,比常年熬夜造成的黑眼圈黑还明显。眼睛闭着,可是眼珠和眼皮里却是凸鼓的厉害,若是没有眼皮的束缚,或许能挣出来一样。两眼之间的鼻梁处,一道横纹似是笔画一般,很是清楚。鼻孔外翻,如同用钩子挂住鼻孔,朝上吊了几天的模样。嘴唇为酱紫色,倒和喝药死的模样有些相似。嘴中牙齿微露,还能看到两个用铜皮包裹着的镶牙。

    钟山越看越是看不下去,但是为了一弄究竟,便咬着牙继续观察下去。

    死者脖子比常人粗大一些,钟山犹豫了下,还是决定用手摸了过去,似是一截木头一般,很硬,没什么弹性。再往下,死者穿一身青灰色褂子,下面蓝色棉布裤子,而一双粉色绣花鞋穿在脚上,在这个年代,还穿这样的鞋子,已是很不搭配。

    再看两只手。钟山不由地纳闷。常人都知道,俗话说:撒手而寰。而死者两只手都被攥地紧紧的,就和人被激怒的时候,拳头攥的关节咯咯直响那种状态一样。莫非手里有什么东西?钟山下意识地去努力掰开,却发现手里并没有任何东西,倒是尸体的手掌心被自己的指甲抠出深深的几个洞,却只是微见血丝,并没有血流出来。

    尸体死了本不久,加之又是寒冷时节,虽已过了元宵节,可是北方的气候还不到转暖的时候,这尸体不该变化的如此之快。而且这死相着实蹊跷,即使是喝药死,也不该这般模样呀。况且,刚才那手的时候,尸体手心被自己的指甲抠成那般,却不见血,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那是死者死后才抠的,不然不可能流血!

    钟山想到这,一股寒意从脚底直接沿着后背直冷到头顶,眉头已是拧成一个疙瘩。

    “钟叔,看完了吗?咱什么时候吃饭睡觉啊?”浆糊在外面墙根下哼哼唧唧。张卫国看着浆糊这样,也是一直嘿嘿直笑。

    钟山重新把尸布盖上,后悔昨晚没有认真去看尸体,以至于现在无法好好做对比。他不清楚死者这般模样,是这后半宿发生的,还是自己没来之前就已是这样。

    便走出房门,来到一旁也是呆呆吸烟的张木匠身边。

    “大伯,到底发生了什么?张大嫂怎么是这般模样?”钟山问道。

    张木匠看了看墙角自己的儿子,再一次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把烟袋锅在地上一磕,然后走到屋里,从抽屉了翻了半天,找到一张黑白照片,看了几眼,然后走出来,把照片递到钟山手里。

    钟山疑惑地接过照片,低头看去。照片里有四个人:张木匠,张卫国,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张木匠那时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还很年轻,张卫国和那女孩还显得是那样的青涩,那女孩长的眉清目秀,浓眉大眼,很是经看。而那中年妇女,钟山料想该是张卫国的母亲吧。

    钟山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样,便拿着照片,看向张木匠:“大伯,这……”

    “照片里的女孩是我的儿媳妇。”张木匠面部表情地说着。

    钟山不禁头看向屋里的尸体。心道,这女孩原来这么漂亮,可是死了却是这般模样,这谁能预料呢?同时,嘴里也把疑惑说了出来:“可是现在的张大嫂……”钟山话说了一半,没把后面那半句“死相咋这难看?”说出来。

    “你是说变化怎么会这么大?”张木匠似乎明白钟山的意思。

    钟山点点头。

    “因为现在躺在屋里的这个儿媳妇不是照片里的那个……咳咳……”一阵风吹来,在院子里打了一个转,灌进张木匠的嘴里,引起他一阵剧烈的咳嗽。

    “嗯?”钟山纳闷道,他预感到事情莫非越来越复杂。

    浆糊本是无聊地在那逗傻掉的张卫国,此时看着钟山在一旁拿着照片发呆,便爬起来,来到钟山身边,把他手里的照片拿过来看。

    张卫国刚本来被浆糊逗的很是开心,见浆糊站了起来,自己竟然也站了起来,跟在浆糊后面,见浆糊拿着照片,便一把夺了过来,捏在手里,直勾勾地盯着。

    “给我拿过来,大傻子!”浆糊最气别人从他手里夺东西,此时见张卫国从他手里夺了照片,顿时火冒三丈,就要重新抢回来,却被钟山一扯衣服,给拽住了。张木匠也是表情复杂地看着浆糊。

    自己的儿子昨晚还是好好的,此时却是傻子一般,人家喊傻子也无可厚非,可是这明显带有贬义的称呼,放到自己一直健康的儿子身上,让这年已古稀的老木匠还是很难接受的。

    钟山自然也意识到了浆糊的莽撞,狠狠地瞪了浆糊一眼。浆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在做声,任由张卫国在那盯着手里捏的紧紧的照片。

    张木匠见儿子这样,也想过去把照片夺回来,生怕被失去理智的儿子把照片弄坏,那可是自己媳妇留下的唯一一张。钟山也一把把他拽住,嘘了一声。他倒要看看张卫国会有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