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2】 痴傻

作品:《灵魂当铺

    只见张卫国紧紧捏着照片,直勾勾地盯着照片一言不发,只是嘿嘿傻笑。越笑越快,笑声越来越大。

    浆糊听的寒毛直竖,扯了扯钟山的袖子,低声嘀咕道:“钟叔,这傻子没事吧?”

    钟山朝浆糊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别乱说。浆糊便再次把嘴巴闭上了。张木匠却镇定不了了,见儿子发狂,过去轮圆了胳膊,啪啪就是两个嘴巴:“你这没出息的东西,嚎个什么嚎!”

    张木匠这突如其来的激动倒是把钟山和浆糊看得目瞪口呆。正欲上前拉住张木匠,却见张卫国此时却是安静了下来。

    张卫国低头看了看手里捏着的照片,开始呜呜哭泣起来,鼻涕口水俱下,男人的悲伤尽显于此。钟山也为之动容。也许哭出来就好了。钟山心道。他不知道这个七尺大男人内心藏着多大的委屈和秘密。

    张木匠见儿子呜呜哭着,便不再动手,而是走到一边,找个地方坐下装了一袋烟抽着,边抽还不忘时不时地骂上一句。钟山二人此时已是云里雾里。

    钟山本是等着张木匠给自己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被张卫国这突如其来的一闹,张木匠被气的蹲到一旁抽烟,这话题似乎此时断档,看着一旁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张木匠,钟山还是没有执意去问,等这老爷子过会儿消消气再说吧。

    张卫国渐渐停止了哭泣,手指压着袖口,抹了抹眼泪和鼻子,然后又呆呆地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然后把照片揣进了怀里。

    “嗯?”钟山不由得嗯了一声,看张卫国此时的表现,却不似刚才那般傻乎乎的了,于是试探地喊了一声“张大哥……”

    张卫国抬起头,看着钟山愣了一下,然后紧走几步到钟山跟前抓住他的双肩:“钟兄弟,你来了。”

    张木匠和浆糊都惊讶地抬起头来——刚才痴傻的张卫国此时已经常人模样。

    “卫国,你……”张木匠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爸,怎么了?”张卫国对刚才自己的所为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由反问。

    钟山见张卫国已然清醒,便打断他们父子对话,一把将张卫国拉到一侧,“张大哥,赶紧和我说说昨晚怎么回事?”

    张卫国见钟山问到这里,重重叹了口气,方要说话,浆糊在一旁却不和适宜地开了腔。

    “钟叔,咱们还没吃饭……”浆糊一边揉着肚子,一边说道。

    张卫国顿时想到这钟山昨晚本是去鬼子岭接自己兄弟的。刚才只是注意到一侧站的一个陌生人,还没来得及问,此时看到这和钟山年龄相仿的强壮小伙,不由得问道:“兄弟,这位是?”

    “我叫彭乐,钟叔他们都喊我浆糊,你也可以这么喊我。”浆糊未等钟山开口,自己便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哦,浆糊兄弟。不知你嘴里的钟叔是?”张卫国也是迷迷糊糊,昨晚钟山说的是自己一个兄弟,此时兄弟不见,却多出一个年龄相仿的侄子来。

    “哦呵呵,是这样的,浆糊是我邻居,按辈分喊我叔,可是我们平时都以兄弟相处,喊叔还是喊惯了。”钟山一旁打着哈哈,赶紧圆这事儿,心里后悔还不如昨晚直接说自己的侄子合适。

    张卫国倒也没多想。既然和钟山一起的,也是一夜没睡,考虑到这浆糊昨晚生病,看了看堂屋里的妻子,还是把二人让到里屋,坐到炕上。然后让张木匠赶紧烧水做饭,而自己则和二人坐到一起,详述昨晚始末。

    浆糊难得看到又暖又软的火炕,此时侧身一歪,头刚触到枕头呼噜声便已起来。钟山何尝不困不乏,可是这样蹊跷的事情就摆在眼前,哪有心思去睡。见浆糊躺到人家炕上打着呼噜,这本很不礼貌,可是想到昨日一天一直和死亡打着交代,此时却也不忍心把他弄起来,只是轻轻地碰了碰浆糊的腿,“赶紧起来,这是干嘛呢?”

    张卫国赶紧制止道:“兄弟是病人,让他好好休息就行,一会儿做好了饭再喊他起来吃饭也不晚。”

    钟山只能尴尬地一笑,然后说道:“张大哥,你和我说说昨晚的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究竟见到了什么?”

    张卫国本是坐在门口处,和妻子只是隔着一个厚厚的棉门帘。见钟山这样一问,就伸手掀开门帘朝妻子尸体看了几眼,然后把门帘放下,眼睛看着钟山,缓缓吐出一句话:“我见鬼了!”

    钟山并没有感到惊讶,这已在他的预料之中,于是不说话,点点头,示意张卫国继续说下去。

    “昨晚你安排我好好看着长明灯,我便搬了一个马扎过来坐到灯前,专门守着。那灯里两个火苗也和你走的时候一样,你嫂子那火苗是旺了很多,我心里高兴,这样一来,你嫂子还有希望再活过来呀。于是满怀欣喜地等着你早点回来。你走后大约一个多小时吧,这个时候我爸已在另一屋里睡着了,只有我自己在外面呆着。

    忽然,我听到一声凄厉的猫叫。这猫的声音很熟悉,和我家前些年养的一只猫十分相似,因为你嫂子一直喜欢它,经常抱着它睡,它也是老窝在炕上,所以那声音太熟悉不过了,可是就是因为这只猫叫,却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钟山说道:“春天了嘛,或许是猫叫春?”众所周知,猫叫春的时候,那叫声就是异常凄厉的。

    张卫国似乎又想到了昨晚的事情,额头上开始冒出细细的汗珠。他摇了摇头,干吞了一口口水,喉头上下动了一下,然后说道:“不是的。因为这只猫已死了好多年了!”

    钟山此时也感觉汗毛顿时竖了起来,双手抹了一下脸,让有些发麻的脸舒服一下,示意张卫国继续说。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我就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却什么也没发现。心想也许是听魔了?或者真有什么野猫乱叫,于是自己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回到屋里。可是刚一进屋,那只猫正站在尸体的头上,虎视眈眈地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