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3】 猫魂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听到这,因为疲劳微侧的身体顿时前倾,把胳膊支在炕上的小木桌上。

    “你确信那只猫就是死去的那只?”钟山还不是太相信,要说人因为横死留在世间倒是有可能,可是动物留在世间的事情却不多见。

    “没错。那猫额头上有个疤痕,光秃秃的没有毛,和铜钱一般大小。那是我给父亲盖那偏屋的时候,檩条掉下来给砸的,当时还心疼的不行。”张卫国手指一边圈成一个圈,比量着大小,一边肯定地说道。

    钟山眉头紧锁,脑子里在快速地搜索着父亲有没有和自己说过这方面的事情。他只是知道如果人死了的话,是非常忌讳猫从尸体上踏过的,尤其是黑猫。至于一直死去多年的猫出现在死者身上,到底能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却实无前例。

    张卫国见钟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发呆,顿时有些慌乱,忙道:“钟兄弟,你?”

    “哦,没事,你继续说。”钟山回过神来,忙歉意地一笑,忽然发现此时笑很不合适宜,尴尬地示意张卫国继续说。

    “我看到这猫,自然慌的厉害。这只猫是我前妻的宠物,她生前经常搂在怀里睡觉。本来你嫂子的死,我就怀疑和前妻有关,这个时候,这猫莫名其妙的出现,我更加怀疑是她的原因。”张卫国大拇指使劲抠着桌子上的缝说道。

    “前妻?”怎么又出了一个人?且看他怎么说吧。钟山心道。

    “嗯,前妻。我隐隐感觉事情不妙,就要把猫赶走,谁知那猫朝我凄厉地大叫了一声,直接朝我扑了过来。这猫可是非常温顺的,我哪里想过它会朝我袭击,那速度很快,我连忙用胳膊一挡,那猫别甩到一边,继续跳到尸体上朝我叫着。我当时就恼了,抄起门口的笤帚就扫了过去,谁知那猫忽然就跳到长明灯前,一下将灯弄翻!”张卫国说到这里,眼里充满恐惧。

    “然后,发生尸变了?”钟山把内心的猜测说了出来。

    “尸变……是的,尸变!长明灯里的火苗腾地一下烧得很旺,我赶紧把灯放好,却见那俩火苗正相互地纠缠在一起,就和两条蛇打架一样,彼此交缠吞噬着,灯里顿时起了浓浓的黑烟,不到一分钟,灯忽然灭掉了……我生气的正要打猫,却不知道那猫什么时候不见了,我爸也被吵醒,问他他也说没有看到。再抬头,看到你嫂子的尸体身上的尸布已被猫踩的乱七八糟,我赶紧上前整理,却发现……”张卫国说到这里,忽然眼里纵横,呜咽着说不下去了。

    “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了?”钟山问道。

    “你嫂子的……你嫂子的脸,两张脸,都瞪眼看着我!”张卫国此时异常激动。

    “什么?”钟山瞬间坐直了身子。

    “是你嫂子和我前妻的脸!”张卫国眼睛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地喊道。

    钟山生怕他再因为情绪激动变成刚才那样子,连忙把手攥住他的胳膊,压了压,算是安慰。

    张卫国双手在脸上使劲搓了一下,情绪平复了许多。

    “后来呢?”钟山料想后面一定有更加刺激张卫国的事情,于是便捏着张卫国的胳膊边问。他知道最关键的事情就要就要发生。

    “她俩都瞪着眼瞅着我,一只眼里满是仇恨,一只眼里充满哀怨。那眼神我忘不掉呀,我的前妻更是朝我诡异地笑着!你能想象,两个女人的脸,挤在一张面孔上,一人占了一半的样子吗?当她笑的时候,半只嘴呈微笑的样子,半只嘴却有些难过。”张卫国把手使劲地敲打着头。

    钟山连忙扼住他的手腕,拇指紧扣住张卫国的劳宫穴。片刻过后,张卫国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钟山渐渐松开手,想问他的前妻到底怎么回事,却不敢再问下去,一旦再问,张卫国必定再回忆昨晚的事情,刚才要不是扣紧他的劳宫穴,恐怕他可能再一次疯癫过去。

    正在此时,张木匠端着三碗米粥和两碗咸菜,还有一碗腌制的腊肉放到桌子上。

    “快吃吧,你们都累坏了,先吃饭,吃饱饭休息一下再说。”张木匠把碗放到桌子上,然后又去从外面端进来几个高粱面的窝头,颜色发红。

    “谢谢大伯,您也坐下吃吧。”钟山本是又饿又乏,刚才因为紧张倒是忘记了不少,此时看到吃的,那股饥饿感的顿时袭了上来,肚子也配合着咕咕叫了几声。

    “你们先吃,我去外面收拾一下,多吃点儿,不够还有。”张木匠说完便匆匆走了出去。

    钟山虽然疑惑,此时见到吃的,也顾不得那多,便赶紧拍了拍浆糊:“别睡了,赶紧起来吃饭。”

    浆糊打着呼噜,本睡的沉,听说有吃的,咕噜一下爬了起来,精神十足地坐到桌子面前,拿起高粱面窝头就啃,由于吃的急,高粱面又比较粗糙,顿时噎住嗓子,连忙又抱起碗想要喝粥顺一下,结果粥过于烫,一口又吐了出来,伸着舌头嗷嗷直叫。

    张卫国情绪本是低落,看到浆糊此时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一笑。钟山把张卫国的举动看在眼里,见此情景,心下稍微放松下来。

    三个人匆匆吃完饭,张卫国帮着收拾完毕,便让钟山和浆糊休息一下。饱暖之后,睡意来袭。钟山也是困的睁不开眼睛,谢过之后便在屋里呼呼睡上,一时间,不大的屋子里顿时鼾声起来,夹杂着浆糊偶尔的磨牙声音,“咯吱……咯吱……”

    张卫国见二人睡的踏实,自己的瞌睡虫也上来,不觉也爬在桌子上睡了过去。这一睡便是一上午。

    钟山因为心里记挂着事,所以睡的并不是特别踏实,即便这样,当他最先醒来的时候,屋里的老式闹钟已显示到了下午一点。朝身边看去,浆糊还在流着哈喇子,而张卫国却不见了去向。钟山连忙走到院子里,却发现屋里和院子都是空空如也,张木匠和张卫国不知何时没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