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4】 院空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心生疑虑——谁家死了人,家里人不得守着?而且近邻也都应该会前来帮忙的。要说昨晚,夜深大家都在休息,无人前来倒也无可厚非,此时已经下午时分,张卫国家门口却是门可罗雀,不见一个人影,难免让人奇怪了。

    钟山走到门外,一路向南,想要看个究竟。

    村子只有十多户人家,都是清一色石头堆砌建成,大小也基本相似。钟山边思索边朝村里走去。村子本不大,十多户散落分布,钟山踩在不知已有多少年的石板路上,周围出奇的安静,连一声狗叫都没有。这才想起,一般村落里都会养狗来看家护院的,正所谓“鸡犬相闻”。而昨晚和今早来的时候,不但一个人影没看到,甚至连声鸡鸣狗叫都没有,村子安静的让人窒息,虽太阳高照,此时却给这村子平添了几分诡异。

    拐过一座房子的墙角,便已到了村子南边。村南是个不大的池塘,池塘里已近乎干涸,冰已裂开,支离破碎。冰面上还有没消融的积雪,上面残存着几个几只动物的脚印,似是野兔的。这脚印钟山比较熟悉,在老家经常看到。

    钟山站在池塘边四周看了看,一个活物都没有见到。忽然想到还没到村子的时候,就已注意到被苍松翠白杨掩映的石戏台。本是对那戏台感觉奇怪,此时正好前去看看。

    钟山打定主意,迈开步子就欲往西去,忽然听到不远处发出“吱扭”一声木门打开的声音。在这极度安静的环境下,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把钟山吓了一跳。循声望去,一个老太太正端着一个笸箩走到门口,往外倒着什么。

    钟山心下一阵暗喜。心道这村子原来还是有人,赶忙喊了一声“老大娘”,边喊边快步朝那走去。那老太太也别钟山这突然一声喊给吓了一跳,手里的笸箩顿时掉到地上,看到钟山,不由得“妈呀”一声,踉跄地退到院内“咣当”一声将门关个严实。

    这是怎么了?见鬼了?钟山被这突然出现的老太太给彻底弄迷糊了,回头四周打量了一番,以确认是不是自己把那老太太吓成那样的。

    见四周只有自己一人,钟山心下便有些微怒。这村里怎么回事,好不容易出来个人,见到我这一个大活人吓的见鬼一般,我长的有这么难看吗?再说了,鬼也长的不难看呀,小七,酒井,可称得上是俊男靓女了。我倒要看看你这老太太到底怕我什么。钟山快走几步便到了老太家门口,手扣门环,发出“铛铛”的声音。

    院子里没有任何动静,钟山竖起耳朵听着,希望听到有人能走出院子给自己开门。可是门敲了半天,却不见任何人出现,钟山知道院子里必定有人,可是人家不开,总不能破门而入或者翻墙进去吧?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强盗,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钟山住了手,在门口又待了片刻,心道这样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呀,朝门缝里看了几眼,视线所及之处光秃秃一片,什么也没有,不禁有些失望,只得放弃,先去西边戏台那看看。

    正欲走到戏台的时候,钟山看着远远的两个人影正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看身形似是一老一少,倒和张木匠和张卫国有些相似。钟山止步脚步,定睛看去。只见二人肩膀上似乎扛着什么东西,但是由于远,看不清楚。

    片刻,待那二人近了以后,钟山看去,果然是张木匠父子,张卫国在前面边喊着“钟兄弟”,边大踏步朝这边走来,张木匠步履有些蹒跚,被落了一小段路程。

    “张大哥,你们这是去?”钟山此时见到二人肩膀各扛了一只铁锹,张卫国手里还握着一只镐,上面沾满了泥土。

    “唉,给你嫂子去挖个墓地。”张卫国本身刚才见到钟山还稍有兴奋,此时哀事一提,顿时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挖个坟地,这本是街坊邻居帮着做的事情,此时却是家属亲自去做这事,想到刚才的事情,钟山心里的疑虑加重了几分,莫非这张卫国家在村里人缘极差,没人愿意帮他?还是另有隐情?这事必须得弄明白才行。

    “张大哥,这事你该早说,把我们喊起来,喊着邻居一起帮你去挖总是快些的,家里总得有家属的,不然来个吊唁的人,没有人怎么可以?”钟山说道,心里却是另有心思,他要看看张卫国怎么回答。

    “邻居?呵呵……”张卫国一阵苦笑。

    “怎么了?”钟山见张卫国这般神态,心想莫非他家真和邻居关系不和,可是这二人这般随和,倒也不是那种关起门来朝天过日子的人呀。

    “邻居已都剩下垂老半死的人了,他们哪里拿得动铁锹。”张卫国解释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钟山追问。

    张卫国看了看一侧的古戏台,神情黯然,把铁锨杵在地上,抬头看天,深深地叹口气,久久不语。

    自从钟山见到张卫国,他给自己最深的印象便就是这重重的叹息了。似乎在张卫国这七尺高的壮汉内心隐藏着极大的秘密,可是他却不愿意开口说出来。

    钟山可顾不得这些,要想解开内心的困惑,必须得从张卫国入手。要说张木匠,那张木匠似乎也有难言之隐,虽人心很好,但却总有意无意的躲避着自己。早晨吃饭就是这样,本来桌子上坐四个人宽绰的很,可是这张木匠却躲了出去。

    “张大哥,你倒是说说看,没准我能帮上你。”钟山想办法尽快了解这个奇怪的村子,奇怪的人。

    正在此时,张木匠从后面慢慢地赶了上来。钟山连忙打了一声招呼:“张大伯,当心身体,累坏了吧?”

    张木匠见钟山这般关照,不觉裂开嘴笑了笑,嘴里几个门牙已掉的差不多,残留的两三颗牙齿也已泛黄有些发黑,这或许和他常年吸烟有很大的关系。

    张卫国见父亲赶了上来,便把手里的镐递到父亲手里:“爸,你先回家,我带钟兄弟去看点东西。”

    ——————————————————————————————————————————————-请大家看完,顺手顶一下,也烦请大家如果喜欢本书,就收藏一下,将本书放入书架,签到送花送票更是感激不尽。同时如果您有对本书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也烦请在评论区多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