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6】 官墓

作品:《灵魂当铺

    张卫国微微地点点头,却没说话。

    “那这天官是怎么回事?”看完那些石画,钟山已基本这“天官戏台”就是和某个当官的有关系了。

    “兄弟,我先带你去看个地方。”张卫国并没有回答钟山的话,而是话锋一转。

    钟山虽心中疑惑满满,但是还是冲着张卫国点点头,二人转身朝西边而去。

    村子本是在个山坳里面,难得出来一块比较平整的土地,建了这个村子。走出村子不远,二人便开始爬坡上行。小路不宽,倒是看得出曾经被精心修理过的人工痕迹。这和以往的山路有很大的不同。如果寻常百姓为了上山,路基本都是人踩踏出来的,这条路却断然不是那么简单。或许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路边生了很多荆棘,还未到春天,荆棘都呈枯干状态,只等春天天气转暖,才会生出几分绿色。

    二人一前一后,钟山跟着张卫国后面,三四步的距离。由于二人都是山里人,所以这路虽有些陡,却也不在话下。拾阶而上,大约四五袋烟的功夫,便到了山腰间,在两棵巨大的柏树处,小路忽然拐弯,向右边延伸出去。

    这柏树在这个地方长的很是突兀,树冠很是丰茂,虽仍是冬天,树冠的绿色却是发黑,如掺了些水的墨汁,说绿不绿,说黑不黑。树大约有十多米高,钟山大约估量了一下。

    树干微斜,自己试着去抱,凭着自己一米七的身高,臂展也自然是这个长度,一个人却无法环抱过来,树干中部已经裂开巨大的口子,这是老树最容易出现的情况。树冠再丰茂,树干中空已是彰显了它的年龄。

    钟山扶住树,朝右看去,只见那边密密的杂草当中,似是掩映着一些东西。

    张卫国并没有停止,继续朝那走去,钟山紧步跟上。这一路走来,时间虽不是很长,却有足够的沟通时间,可是这张卫国似乎并不着急说什么,只是一味的在前面走。钟山几次想要开口,见张卫国没有说话的意思,便闭了嘴,索性等看到张卫国给自己要见的东西再说不迟。

    大约又走了两袋烟的功夫,那杂草之处已是近在咫尺。二人停住脚步,钟山不禁为眼前所见震惊。

    这慌乱的杂草之间,居然隐藏着二十多具石人石马。两匹石马在最前面,石人在后,和常人一般身高,双手交握,手中握有笏板,钟山知道这是当官的人才有的东西,而且是清代以前的当官的。在唐宋明时期,这笏板最为流行,是在朝大臣上朝时候记录所用。

    再往后面,是一座并不算高的封坟。坟堆上已是丛草横杂,被风一吹,哗啦哗啦乱响,说不尽的荒凉。坟前竖着一块墓碑,墓碑上刻有龙凤花纹,钟山走过去,只见墓碑上书:吏部尚书李之道之墓。

    这李之道是何朝何代的官?钟山并没有听过这人。其实想来也在常理之中,这么多朝代,官员甚多,随历史淹没在青蒿沉珂中的可谓是不计其数,能被后人记住的又有几个呢?

    墓碑后有铭文。想必是这李天官的墓志铭,却被人为凿刻抹掉,已分辨不清写的是什么。中山不禁纳闷,好好的墓志铭为什么被抹的乱七八糟?难道有人故意不让别人看到这死者的身世?钟山不禁回头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张卫国。

    张卫国似是并没有发现钟山盯着自己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似在发呆。钟山顺着张卫国的视线看过去,只是一堆杂草而已,并没有什么。便自顾自的围着这个天官墓地转了一圈,除了神道一侧少了一个石像之外,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那石像的位置上倒是堆了一些杂乱的石块儿,看样子和别的石像石材没什么区别,或许是年代久远风蚀,或者别的原因破坏的。但是这,并没什么特别的。这张卫国带自己来这,倒是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要给我揭秘那戏台的来历?

    不对呀,钟山忽然想道。在戏台前的时候,自己还没问关于戏台的事情,只是问了为何村里没有邻居等等状态,张卫国便和父亲说要带自己看点东西,此时却带自己来这,难道是张卫国临时改变了主意,还是他要给自己看的,恰恰也正好是这墓地呢?

    “张大哥。”钟山喊道。

    张卫国似乎并没有听到,依旧站在那发呆。

    “张大哥!”钟山提高了嗓门,又喊了一声。

    “嗯?啊……兄弟,什么事?”张卫国此时才回过神来,忙答道。

    “这是怎么回事?”钟山指着墓碑后面被划的墓志铭问道。张卫国看了钟山一眼,小跑过来。

    “你说的这是些小字?我不识的几个字,不认识呀。”张卫国一脸尴尬地说道。

    钟山无奈,张卫国怎么能不识字呢?不过转念一想,这也难怪,在这山沟里生活的人,有几个识字的,能写出自己名字来的就已不错了。“那你知道这上面为什么被划成这样,字迹都模糊看不清楚了。你知道这上面说的是什么也行。”

    张卫国挠挠头,“这个真不知道。我小时候放牛的时候,牛见这里草茂盛,便跑到这里了,我那时候第一次见到这墓地,当时好像就已经是这样了。”

    钟山见从张卫国嘴里问不到什么,便也作罢,暂且把这事放到心里。“那……张大哥,刚才在戏台的时候,你和张大伯说要带我看东西,难道就是这墓地吗?”钟山还是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

    “不……不是。我是见你看那戏台看的入迷,所以就先带你来这里了。那个天官戏台,就是和这个人有关系。”张卫国忙解释道。

    “哦?说来听听。”钟山好奇心顿时加重。

    “这个墓有多少年了,谁也说不清楚。我爸说他小的时候,这墓就存在,也是这个样子。这墓主人好像是叫李天官,据说不是我们本地人,但是却在我们这穷山恶水当中落了脚,死了也没有落叶归根,而是把坟地建在这里。村里的戏台和这墓地年代差不多,据说也已好几百年了。”张卫国慢慢地说着,而钟山思绪却已飞远。

    古人讲: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落叶归根是每个人临终夙愿,而这李天官却放弃归乡,这又是为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