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7】 诡墓

作品:《灵魂当铺

    “那你可知道他为什么要落在你们这里呢?”钟山追问。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这坟却是很邪……”张卫国话锋一转,突来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邪?”钟山看了张卫国一眼,肯定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听错。张卫国重重地点了点头,算是肯定。

    钟山似是职业性地忙转过身去再认真打量了一番。这坟地虽已是荒凉,却并无邪物,钟山为了防止看走眼,又揉了揉眼睛,围着坟地转了一圈,仍没发现什么怪异的地方,除了这主人的身世。难道只有晚上才邪,白天没事?这怎么可能呢?世间所有阴邪的东西,不论白昼还会夜晚,都会把那股气场带出来的。

    钟山纳闷,把目光落到张卫国身上。“到底是哪里邪?”钟山还本想凭自己本事是看,此时却发现还得找张卫国。自己那点窥阴的能力在老家还可以,一旦走出那一亩三分,却发现连台面都上不了。

    “走吧,我带你再去另外一个地方,边走边说。”张卫国依旧没有正面回答,似乎在给钟山不停的暗示,让他寻找答案。

    钟山疑惑地点点头,跟在张卫国后面,离开李天官墓。走出一段距离后,钟山还不忘回头再看一看,总想找到问题所在。

    二人沿山路往下走,又走了一段时间。

    在不到山脚的地方有块石头突兀地摆放在那里,将路分成两条,一条是二人刚走下来的这条路,另一条路则朝另一个方向延伸而去。刚才去天官墓的时候,钟山并没有注意那条路,此时才刚刚注意到。钟山跟着张卫国沿着那条小路上山,才开始和通往天官墓的那条路认真对比起来。

    要说通往天官墓的那条小路曾被人为精心修缮过的话,那这条小路却比刚才那路难走十倍,完全没有人工痕迹,全凭人踩踏出来的,路上也是杂草重生,荆棘满布,只是比路两边稍微低矮了一些。这荆棘牵扯着钟山的裤脚,让他产生掏出洋火把这些都烧掉的念头,当然,他只是想想,他知道放火烧山的下场。如果他能预知未来,几年后的大兴安岭大火更能让他想都不敢想。

    路难走,二人的步伐明显缓慢了许多,尤其是钟山,被张卫国渐渐落远。毕竟钟山长这么大没怎么干过农活,和张卫国这田里长大的汉子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上行了一段距离,钟山感觉力气有些跟不上了。毕竟这几天,尤其是昨天一点都没闲着,虽然上午睡了几个小时,但是远不能把他从疲劳状态恢复过来。此时爬山,加之行路艰难,钟山竟渐渐有些气喘,怎奈身边竟一块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钟山想坐下休息的念头只能作罢,只好停住脚步,在原地休息。

    张卫国已落了钟山一段距离,再回头见钟山止步不前,便停止脚步喊了他一声,在原地等他。钟山应允,便硬着头皮加快了脚步,片刻赶了上来。

    刚追上张卫国,钟山顿时被眼前的东西震惊了。一片土坟毫无规律地分布在眼前一片稍微平坦的山腰间。这地方和刚才的天官墓地遥遥相望,在这边还能隐约看到那边杂草丛里的石人石马。山腰间看去并不很远,可要是从那边直接过来却是不可能的,怪石嶙峋,荆棘满地,任谁也难以近路过来。

    钟山在扫视了周围一遍之后,目光落到张卫国脸上。“张大哥,这里是?”

    “这里就是给天官陪葬的群墓。”张卫国说到这里,眼里含泪,泪水欲落强忍,然后吸吸鼻子,眉毛往上一挑,算是把这眼泪强压了回去,然后走进坟地。

    也许常人对于坟地还比较忌讳,钟山对此却毫不在意,紧跟张卫国,边躲避着脚下的荆棘,边走到坟地另外一侧,边走边看,越看越邪。

    这片坟地并不是很大,坟包也不一样大,但却十分密集,关键问题在于这些坟包的分布毫无规律,全无风水当中的布穴之说。如果不是张卫国刚说了这是陪葬之地,钟山一准认为这就是个乱葬岗。

    张卫国在一个在这片坟地的最靠里的地方停下来。前面就是一个新坑,坑不深,也许能勉强和棺材高度平齐,鲜土堆在两侧,钟山心想,这想必就是张卫国父子二人上午刚挖的了。

    “这就是你嫂子的坟坑。”张卫国此时却显得有些平淡了,全然没有了刚才那种状态。钟山却不知说什么是好,只是点点头,盯着坟坑去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

    “这座是我前妻的坟地。”张卫国头转向一侧,指着一旁一个长满了杂草的小坟包说道。

    钟山心里“咯噔”一下。他并不是害怕,而是感到惊讶,听张卫国和张木匠的意思,张卫国的妻子的死,貌似和他前妻有某种联系。早晨吃饭的时候,本就要问张卫国原因,却被张木匠端饭的时候给打断了,之后便没有机会再问,刚才在路上的时候,也是满肚子的疑问,却被张卫国落的那远,此时却正好有机会弄个究竟。

    既然心下已经决定,钟山便开口问道:“张大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早晨说嫂子昨晚的事和你前妻有关是吧?”

    张卫国似乎早已料到钟山会问一样,丝毫没有一点惊讶,点了点头。

    “说说看?”钟山心下其实已很着急,此时却刻意按捺住自己焦急的心情问道。

    “这话说来话长,我先说你嫂子的事,然后再慢慢和你说这陪葬墓。”张卫国停顿了一下,眼睛直盯着前妻的坟,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片刻过后说道,“我前妻的照片你好像看到过是吧?人非常漂亮,家世也非常好,出生资本主义家庭。”

    钟山认真地听着,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心里却想:这资本主义家庭的大小姐怎么会嫁给你这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庄稼汉呢?不过马上张卫国就把钟山的疑虑给解释了。

    张卫国说道:“我前妻虽是生在资本主义家庭中,但是建国以后,她家已经都被充公,赖得国家还算照顾,她家家境还算殷实,便在北京念了大学。只是前面那十来年那些事,她的父亲和其他亲人都被戴了帽子,关了牛棚,之后没多久,他的父亲就上吊自杀了,而她的母亲也在丈夫死不久之后跳楼自杀。别的不是太近的亲戚,此时也都有意和她疏远,生怕惹上一点儿关系。就这样,她阴差阳错来到我们这村里,从事下乡再教育,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灵魂改造”,好像是这么一句话,我也记不得了。”

    钟山其实并不能太理解刚刚过去没多少年的那段历史。在他那小镇,口号是喊了一些,但是貌似并没有什么人出现过被批斗、游行一类的情况,只是偶尔听到父亲说起,外面世界闹的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