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8】 来客

作品:《灵魂当铺

    “嗯,这种事我时有耳闻,在我们老家好像也有过这样的事儿,不过听说已经回到城市了。”钟山接着张卫国的话说。

    “可是她却没能回去,而是永远地睡在这里了。”张卫国淡淡地说,似乎带着遗憾。

    这话张卫国说的平淡,但是钟山却是心生疑虑,按道理来讲,既然是做了你的媳妇,谁不想愿意自己媳妇一直守着自己?难不成有条件回去,你这媳妇就放弃不要,让人家回城里不成?钟山这样想着,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张卫国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她看上我哪里了,总之,我俩最后就是走到了一起,他还愿意嫁给我做我媳妇,我自然很高兴。这事当时很快就传遍了周围三乡五村,我每次赶集什么的时候,只要是遇到认识的人,他们都会数落我一遍,不熟悉的人也会在我背后指指点点。我知道他们的意思,我家是贫农,成分好,娶个资本家的闺女会害了我家。可是,我喜欢她,她也愿意嫁给我,这事儿不是挺好吗?就因为这事,乡里书记还特意来我过家,找我爸谈过话。”

    “是这样……我很佩服你,张大哥。”钟山对于这样敢爱敢恨的人打心里是佩服的。

    “呵呵……”张卫国笑了一下。“可是,事情如果就这样结束也就好了,唉……”张卫国既然叹了一口气。

    钟山“嗯?”了一声,他自然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这样,不然年纪轻轻小媳妇咋就死了呢,而且现在还和他现在的妻子的死牵扯上。

    “很多人看我俩结婚了,也过的挺好,乡里书记虽然找过我家,但是并有怎么难为,毕竟咱也是农村大老粗,也没什么可值得难为的,只是说以后涉及政治的事,我家怕是不好过。爸看这媳妇实在贤惠,当时也表态,说我家一个农村破落户,能和政治扯上什么关系,请领导别费心就是。此事邻居们也都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毕竟考虑到自保,有意无意的和我家走的不是很近。”

    “所以你家就从那时候和邻居关系疏远了?”钟山想到上午张卫国父子俩来亲自挖坟,曾怀疑过是不是他家人缘不好的缘故,此时似乎找到了答案,所以问道。

    “当时是疏远了一些。她虽极力想和邻居搞好关系,但是人家都有意的避开她,即使躲不开也是打声招呼便匆匆离开,久而久之她也便死了心,索性在家里不再出来。直到有一天……”张卫国说到这里,话突然停止,抬头看了看天,深吸了一口气。

    钟山不免听的着急,心道:你说就赶紧说,哪来这么多气可叹的,越是着急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张卫国却像是故意卖关子一样。

    其实,他哪里知道,张卫国直到今天,一想起前妻,思路都和乱麻一样,精神一直高度紧张,需要一边安定自己的内心,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直到有一天傍晚,村里来一个人。这个人梳着三七分头,带着一副黑框圆眼镜,胡须刮的很是干净,下巴和两腮泛着青光。穿一身青布中山装,上衣胸口别着两支钢笔,脚下穿着一双黑布鞋,白袜子,虽走山路,可是那鞋袜却是异常干净,似没沾染丝毫的灰尘,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张卫国边回忆边说道。

    钟山心道,这粗汉子居然还会用成语了?这么严肃的情况下居然有些想笑,发觉不合时宜,连忙克制住,然后点点头,示意张卫国继续。

    “这人直接找到了我家。我媳妇看到他后,表现的非常惊慌,我能看到她脸上那种从没有过的慌乱,甚至在遭到邻居损骂的时候,也没这样过。可是她却并没有说什么,极力克制着那种情绪。我总感觉她是知识分子,我要尊重她,所以也没有太在意。这男的,却是十分客气,说话很是大方,一口一个大哥,一口一个大伯大妈这样叫,我妈就一个农村女妇女,看到这么懂礼貌的孩子,自然是喜欢的不行。因此一家都忙活着设宴款待。”

    钟山努力地听着,试图从他的话里找到一些线索。他听到张卫国说到这男人来的时候,脚蹬黑鞋白袜却尘土不沾,已经有所预感,这男的定是有问题。而他前妻看到这男人时候表现出来的惊慌,也是问题的一个关键所在。钟山一边整理着张卫国的话,一边盯着那坟包看着。

    “吃饭的时候,这男的说他是我媳妇的同学,什么是同学我也不懂,他说就是在一起读书的朋友,每天在一起读书,关系和兄妹一样。我们听他这样一说,更是感到亲切,把他当做媳妇的娘家人来款待,我爸甚至还特意催我娘再去炒了一个菜。我媳妇对于这些话也是不多说话,只是一味地给大家夹菜,当然也包括他。”张卫国说道。

    “那他在你家住下了?”钟山隐隐感觉这事就是从这突然出现的男人有关,迫切想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是啊,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当然要留下住宿了。我和我爸还有他,三个人一屋,我娘和我媳妇一个屋。吃完饭,俩人毕竟是同学,娘家人好不容易来一趟,一定很多嘱咐的话,所以俩人坐在院子里说话,我们也不好打扰,当时毕竟已是深秋,太晚的话,外面会有些凉,我娘便打算把他俩叫进来。可等我娘到了门口之后,又快速的跑了进来,小声嘀咕着让我赶紧出去看看。”张卫国说得到这里,脸上青筋似是有些暴露,呼吸有些加重,脸上微见红色,似乎情绪变的有点激动。

    莫非张卫国发现自己媳妇和这男的……?钟山心道。他知道自古以来都有这样的男女,读《水浒传》就知道了西门庆潘金莲,阎婆惜这样的人,张卫国的媳妇虽不是那种风流女人,可是毕竟嫁给一个识不得几个字的粗野汉子,此时见到和自己一般见识的人,心动也是可能的。但是这样的问题怎么好说话,便看着张卫国,等他继续。

    ——————————————————————————————————————————————————烦请各位读书的兄弟姐妹收藏本书,阅读完后顺手顶一下,如果手头宽裕,咋点贵宾和章,夫岑感激不尽,哪怕评论,签到送花也都是极好的。当然,您能一直跟着夫岑的故事走,这就是对我莫大的支持了。在此一并感谢。

    同时官方群已经建立。群号223617447 ,我会经常在群里和大家互动,沟通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