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9】 神婆

作品:《灵魂当铺

    “我出去的时候,他正拉我媳妇的手,我媳妇正试着挣脱,可是没能挣脱开,便由他拉住了!这情况哪里是亲人会做的事,我再傻我也能看出这他娘的不地道。赶紧赶了过去,一把就把那小子扯着领子给丢到一边去。谁知这小子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居然威胁我。”张卫国此时已全部回到当年那状况当中,咬着牙说道。

    钟山心道,果然如此。且看他下面怎么处理的。

    “那小子威胁我说,你等着,她早晚是我的!他一边指着我媳妇,一边恨恨地和我说,全然没了刚来的时候那股文质彬彬的气质,倒像是疯狗一样。这样的人怎么能够留下,我抓起一旁的锄头就要砸过去,被我媳妇拦住,就这功夫,他给跑了。”张卫国说道。

    钟山没有说话,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自己不便多言。

    “那晚,我也是特别生气,我爸妈看到这情况,也是没话说。那晚我没有理我媳妇,她也是哭啼了一晚上。等都天快亮的时候,我才睡着。谁知,等我睡醒以后,她居然不见了!全家赶紧去找,找遍村子也没找到。一直找了一上午,直到中午的时候,一个从山上回来的邻居匆忙跑到我家,告诉我们,她在天官墓。”张卫国盯着远处的天官墓说道。

    “天官墓?”钟山此时才有点明白,隐隐感觉到他媳妇的死果然和天官墓有联系。具体有什么牵扯,还得等张卫国详细说了来龙去脉才好分析。

    “是。既然有了消息,我们便赶紧往天官墓去赶。到那后,发现她正搂着那墓碑,嘴里念叨着什么,时不时嘿嘿一笑,那样子似乎有些……”张卫国说到这里,有些说不下去了。

    “有些疯癫了?”听张卫国的描述,钟山认定这女人是疯了,不然怎么会痴痴地搂着墓碑嘀咕傻笑呢?

    “是疯了,可是那样子着实让我红脸!丢人呀……”张卫国说到这里,居然眼泪出来了。

    钟山听张卫国这样一说,似乎明白了什么。

    张卫国平静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反正已死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家丑也不怕外扬。她当时就抱着那个天官墓碑,口口说着亲爱的,还时不时亲一下,沾的满嘴是土,她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还是那样。我要上前去拉,结果我娘把我拽住了。她慢慢走到我媳妇面前,说,孩子,这是怎么了,咱回家吧?谁知,她忽然从墓碑前站了起来,指着我娘的鼻子就骂,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结婚那么久,从没见她说过脏字,可是那个时候,她就变了一个人一样,比村里的泼妇还要厉害百倍,我们都听不下去,跟我们一起去的邻居也一旁看不下去,直接过去就要把她拉住,打算强制给拽回来,结果她朝邻居就是一口,还骂道,你们都不得好死!”

    “我也是要脸的人,哪能让她这样下去?过去直接朝她脸就是一巴掌!那是我第一次打她,之前我甚至都没骂过她,心疼呀!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谁知,连我也开始骂开。一手扶着墓碑,一手指着我鼻子跳着脚的骂我。没办法,我就和邻居把她绑了拖回了家,赶忙又找个医生来看病。我们这穷乡僻壤你也知道,找个大夫实在困难,小毛病都是在家自己照顾,实在有病了才去找。于是到了乡里,把一个西医找了来,却找不到什么毛病,只能再换个中医。

    说是什么热邪入心,我也听不懂那,只是还记得她是得了这个病。那个中医便给开了几服药,临走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她这病,我这药如果有效果了,那病就能好,如果还不好,也不要去找我了,我水平就到这里。把方子给了我,便转身离去。我们想款待下,毕竟这么远来了,人家也没同意。

    谁知吃了几服药,她是安定了下来,可是这疯病却没有好。我试着再去找那大夫,那大夫却说什么也不再来了,最后拗不过我,还是给我推荐个当地一个看“外灾儿”的老太太,叫什么“黄老太”,据说这人看外灾很厉害。”

    钟山知道“外灾儿”是什么意思。其实就是被一些鬼呀,成精的动物给惹上了,从医学角度看身体一点病都没有,或者有病,但是怎么也治不好,但是病人却是丧失理智或者一病不起等等。

    “我问到她家的时候,她正在家里给别人看着。她家其实很破,比我们这山沟里房子一点儿都不强,甚至更破烂。屋里窗户很小,窗户纸已经发黄,有几个窟窿,用新纸粘上的,几个窗户补丁很是显眼。屋里黑洞洞的,墙壁都已经发黑,她们在她家堂屋里呆着。堂屋正对门的地方墙上挂着一个老道姑的画像,也已黄的厉害,下面摆着一张八仙桌,上面供着一些水果和各种肉,中间摆放着一个不大的香炉,香炉好像还被磕掉一个小口,香炉里的香正袅袅地燃烧着。

    一个发烧的小孩,据说好几天了,怎么治烧也退不了,所以孩子的父母就找到她,我亲眼看着,孩子刚开始还昏迷不醒,这老太太念叨了半天,小孩居然醒了要水喝,要吃的,甚至伸手抓起供桌上的一个苹果就要咬。被孩子的父母赶紧拉了回来,但是孩子的嘴却没闲着,张口就是一大口。当时我还感觉这孩子挺好玩的,太调皮了。谁知这孩子嚼了几口便吐了出来。

    那黄老太太问孩子,“苹果”好吃吗?孩子还生气地说,你家这是什么苹果呀,一点都不甜,没味儿。说完便扔到灶堆里。这黄老太太说,小孩小孩我不怪,你不懂我我不害,到你十八长成年,顽疴不去还会来。我听不懂她的意思,但是这孩子的父母却是吓的大惊失色,“噗通”一声跪到地上。

    黄老太太说,他吃了仙家的供品,自然是要受到惩罚,不过念及他是小孩,暂且饶过他,看他造化吧,等到十八岁成人的时候,还可能会生一场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