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1】 附身

作品:《灵魂当铺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费劲地从院门口来到门口,我便赶紧跑到炕头这边的墙隔洞,从里面看着她。”

    钟山知道他说的那个墙隔洞是什么意思,只是称呼不一样罢了。因为物资匮乏,加之电还并没有普及,大部分人家还都是烧煤油灯,点蜡烛都是奢侈的。

    在没建国和刚建国的时候,更是这样。北方房子都是平房,并列三间或者四间。中间是堂屋,两边是里屋,其实就是卧室,卧室烧炕。堂屋两边各有一个灶台,下面联着炕道,烟囱从另一侧竖着,烧饭的时候烟火从炕底通过,这就是所谓的“烧炕”,而炕靠近灶台的这边就是炕头,要更热一些,一般来了人,都会把亲戚让到炕头睡,前提是在冬天的时候。而家里来了人,也都是让到屋里炕头上去坐。弄个炕桌,来人脱靴上炕,喝茶吃饭都盘腿在炕上。

    这个所谓的“墙隔洞”就是在炕头的这边墙上挖的一个洞,往往是盖房子的时候直接就弄好的。大约四五十公分高,三四十公分宽。为什么建这个呢?其实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是,把煤油灯放在这里,到了晚上一盏灯可以把里屋和外面屋子同时照亮,节省灯油。第二个原因就是从这个洞里,直接就可以把灶台上的食物递到里屋来,因为在炕上吃饭,所以方便。

    张卫国继续说道:“等她到了门口,我就在屋里看着。她并没有立刻进屋里,而是木讷着,朝两个灶台各自看了一遍,那头转的好慢,当时看的我后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看了一会儿,就走到我靠我这边的这个灶台这,掀开锅盖就摸索吃的。”

    北方有这习惯,就是把剩下的干粮咸菜什么的,放到锅里保温。直到现在还有这个习惯在北方的农村里还在保留。

    钟山聚精会神地听着张卫国说着,一边脑补着当时的画面。她媳妇当时那状态说不尽的诡异。

    张卫国此时似乎已经完全回到了当时的情景当中,只顾说自己的。“说实话,她知道吃这是好事,前些天傻到把饭放她嘴边她都不带张口的,此时却能主动找饭吃。我和我娘对望了一眼,心想,难不成她的疯病好了?谁知,接下来的事告诉我,情况没这么简单。只见她抓起锅里的一个玉米饼子,掰成两半,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直接把碗里的咸菜抓了到饼子上,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接着手持着饼子又往肩膀的后面放了放,然后裂开嘴嘿嘿地笑了起来,手却一直举在肩膀上面,她却一脸满意相。

    我本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是看到那样子,真的是害怕了。深秋的晚上还没到了生炭火的时候,但是冷汗直接沿着我后脊往下淌。她把饼子在肩膀这举了一会儿,饼子并没有少,接着她嘿嘿笑着把饼子放到自己嘴里,基本就没这么嚼,简直是生吞下去的。你也知道,那饼子本是粗粮,沫子噗啊噗啦掉到锅里,发出轻微的声响,却像是石头砸在心里一样。而饼子卡在她嗓子里,她张着嘴,竟拿自己的手指头生生地捅了下去。

    我娘看着心疼,从炕上跳下去就给跑到她的跟前,赶忙端了一碗水给她喝,谁知她却并没接着,时候没看到我娘一样,竟又驮着背开始慢慢往屋里挪。外面和里屋的门上已经挂着门帘,她也不知道去挑,愣是直接用头拱了进来。此时,我在炕上,她就在下面,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我忙把那绳子背到身后,不让她看到。娘在后面,一直盯着她的后背,浑身打颤,眼里充满恐惧,嘴唇哆哆嗦嗦,张口欲说话,却发不出声来一样。

    我一看我娘这个样子,心想不好。一定是她从我媳妇的后背上发现了什么。就要跳下炕来,我娘嘴巴张的很大,马上就要大声喊出来的时候,忽然,我爸从后面把她的嘴捂住,直接抱了出去。我媳妇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头慢慢地回了过去,此时她的视线正好脱离我,身体慢慢往回看去。这个时候再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拿出扣好的那条绳子,跳下炕就套到了她的身上。

    她本来一直很安静,此时却是疯狂地叫嚷,不停地挣扎。这绳子我拴的是个套马扣,她越挣扎是越紧的,只是她力气超大,我一连被她拽了好几个跟头,手把住门框才勉强把她控制住。

    她见挣扎没了效果,才逐渐安静下来,我把她拽到我那屋里,把手脚都绑好,扔到炕上,此时再观察她后背,只是有道深深的勒痕,估计是我刚用绳子弄的吧,别的也没发现什么。一时到也好奇我娘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

    等到她彻底平静下来之后,我就跑到我娘屋子里。此时,我爸正紧紧地露着我娘,而她锁在我爸怀里,浑身哆嗦个不停。我问她看到了什么?我娘说她的后背背着一个半截身子的东西,似人非人!可是我却什么也没看到,直到事后和人说起这事的时候,有人说,可能是她老人家当时阳气本就弱的缘故,所以能看到。

    我在他们屋里坐着一直挨到天亮,回到自己屋里,看着我媳妇此时已经睡着,便赶紧和我爸到灶台和墙角檐下去看那香灰变化。只见薄薄的一层香灰上面,赫然杂乱的脚印一堆。我的脚印我能辨认,我媳妇的脚印我也认识,可是,还有一双脚印,却是从来没见过的。看那脚印,既不像大皮鞋,也不是乡下人穿的布鞋,从没见过,但是肯定的是个男人脚猜的。

    我俩又赶紧跑到外面墙角房檐下面去看。只有进屋方向的脚印,却只有两个,却不是我媳妇儿的,却和屋里灶台旁的一般无二!”

    钟山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这典型就是一场鬼附身,见张卫国说的很是详细,感觉已经起风,吹的身边的枯草哗啦哗啦作响,便打断了张卫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