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2】 鬼亲

作品:《灵魂当铺

    “我知道什么情况了,嫂子定是被鬼附身了。因为鬼魂进院子的时候,并不是走人常走的路的。除非刚死的去,还没过四十九天,那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所以还有可能走回头路。一般情况下,除非极恶之邪祟,一般别的鬼魂都是躲在角落里,沿着墙角山根走的,所以平时我们看到一个人如果一直溜墙根走,这人阳气定是不足的。

    嫂子进来溜着墙根走,貌似是看她在走路,其实不然,实际是那个鬼在控制着她。她的脚踩在鬼的脚上。你们当时应该没太注意,如果注意的话,我相信她是踮着脚的。看似她在走路,实际上是那鬼在走路。那鬼就在她的后面抱着她,所以她稍有些佝偻身体。

    为什么到了门口而不进来。因为一般人家屋子阳气都重,所以她需要确定一下是否能够适应。待她知道自己能够进来的时候,便直奔灶台,揭锅取吃的。这个我暂时还想不明白,但是我猜测很大的可能就是……鬼……娶……亲!”

    张卫国听到这,猛然瞪大眼睛,看着钟山。“什么?鬼娶亲?”

    “是的。这也是我根据她的行为猜测而已,不能完全肯定,但是她的种种行为,都往这方面靠拢。试想,从一开始发疯的时候,就是在那天官墓那,对那墓碑是又搂又亲的,回来后没几天居然穿起了红色衣服。她从结婚后就再没那样穿过是吧?”钟山指着远处的天官墓说道。

    “是呀。农村里的人结婚之后,虽是新媳妇也不怎么穿红衣服的,顶多是逢年过节,那也只是穿一件,而不是像她那样从头到脚都是一身红呀。”张卫国回道。

    “那就是了。她傍晚一身红衣出去,回来就发生这事了。我猜测没错的话,她此行定是和天官墓那的人结阴亲。而和她结阴亲的对象,道行定是不低,不然那黄老太太也不会说阻止你们阻拦住她的话了。回来以后,她其实并不是自己回来的,而是把那东西也带了回来,到你家吃娘家饭!就是咱们常说的“回门儿”。

    但是那东西百密一疏,他却忽视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灶台乃是纯阳之物,终日被烈火炙烤,一丝阴气都不存的。这灶里做的饭,也是给活人的吃的,所以他只要吃了,一定就会道行大减。所以才能被你能用那绳子捆住。为什么这么说呢,你应该也明白,我们给死人吃的,都没有纯熟的,而都是家生饭,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当她被绳子捆住的时候,那东西就想脱离嫂子的身体想跑,可是却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因为吃了纯阳的饭食,便被灶神给压制住了。

    如果你还不理解的话,那你想,为什么小孩生下来,还没吃锅里做的东西的时候,能看到一些东西,但是一旦吃了之后,就慢慢看不到了呢?和这不无关系。

    再说那绳子,那绳子你说是那黄老太太从墙角一个水缸里拽出来的,而且还有股难闻的味道,不知道被什么泡过。即使咱们日常用的麻绳用水浸泡过也是韧性十足,比干燥的时候结实数倍,况且,那绳子并不是普通的绳子!”

    “那绳子没什么奇怪的啊,就是味道怪怪的,有些呛鼻子,但是还能忍受。”张卫国说道。

    “那味道你们都闻到的,为什么她闻不到呢?一方面,此时她灵识已经丧失,所以嗅觉也自然没了,另一方面,就是这绳子本身就属于极阴的东西。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井绳?”钟山问。

    “当然知道那。摇辘轳时候把水从井里提出来嘛。”张卫国不知道钟山忽然又说到井绳是什么意思。

    “井绳本身就是很阴的东西,终日泡在井水里。井又是地下的,阴气十足。所以井绳都能起捆锁一些灵物的作用,但是毕竟和外面还有接触,所以阴气并不是很足。但是这黄老太太却把绳子浸泡在墙角的水缸里,那水缸的位置也必定是位于她家最阴的地方。而且你说,他家窗户很小,屋里阴暗。也是符合这个道理的。”钟山越分析越是明朗,越来越能肯定自己的推测。

    张卫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表示赞同钟山的观点。

    钟山继续说道:“你母亲能看到她后背背着的那人,也一定就是和她结阴亲的那个人,可是为什么是半截的,而且似人非人,就不得而知了。的确如别人所说,可能是她老人家阳气本身弱了,才能看到的吧。问句不该问的,不知道你家大娘什么时候去世的?”

    “我媳妇死后不到俩月吧,前后脚的事儿。”张卫国神情再一次暗淡下来。

    钟山点点头,然后说道:“你后来去找过那黄老太太吗?她怎么说的?”

    张卫国答道:“我去找过,可是她却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钟山大吃一惊,这消息倒是超出了他的预想。他还本想着找时间去会会那黄老太太,此时却听到这个消息。

    “是啊。时间才隔开没几日,我再去她家的时候,她家已是大门上锁。我开始还以为是她有事外出,可是从白天一直等到太阳下山,还不见她回来,便找周围的人去问,结果都说不知道去哪里了,她家的大门已经锁了三四天。算时间,正好是我从那走之后,她便离家了。我哪里甘心,又去找看病的那个中医,结果那中医也是不知道她的去向。”张卫国说道。

    “那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钟山不相信这黄老太太会彻底消失,除非她有十分的忌惮。但是如果真的忌惮的话,就不该插手此事了,怎么还会告诉张卫国这些办法呢?钟山很是费解。

    “那你没找到她,回来是怎么善后的呢?”钟山又问。

    “善后?”张卫国没能理解钟山说的这个词的意思,一脸困惑地看着钟山。

    “呃……就是回来怎么处理你媳妇的事的?她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呢?”钟山有些无奈,但是迫切想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