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3】 遇鬼

作品:《灵魂当铺

    “既然等不到黄老太太,我便只有赶夜路回家。喏,就是从那条路回来的,那条路是村里人去乡里的必经之路。”张卫国指着不远处的一条小路。

    钟山顺着张卫国手指着的方向望去。那条小路和刚才上山的这条路没什么区别,远远看去,也是荆棘丛生,也不好走。或许之前那条路应该好走一些,毕竟是村里通乡里的,但是年代久远,村里已近荒芜,走的人少了,好不容易踩出来的路又重新被野草蛮荆所占据。

    那条路位于两个山包之前,一直蜿蜒到远处的山后,似一条小蛇屈曲盘旋。钟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想用蛇来作这个比喻,但是那条路的样子的确像,或许是刚和蛇打了交道,还有抵触的心理,钟山居然有些腻歪自己想到的这个比喻词。不过转念一想,未免自己太大惊小怪了,前面险途尚不知道有多少未知凶险,莫要刚开始就给自己打退堂鼓。钟山自己安慰着自己。

    张卫国可没有猜钟山此时想的是什么,只是看他愣着不说话,便接着说道:“说实话,那条路我之前走过很多次。因为我爸年轻的时候,做的一手好木匠活,现在上了年纪了,体力有些跟不上,便稍稍逊了一些。但是年轻的时候,可是方圆几十里出名的好手艺。所以他负责在家里做,而我呢,就经常把那些家具带到乡里去卖。这一来一去,算上摆摊的时间,怎么也得一天时间,所以赶夜路也是经常的事。但是,从没遇到过什么问题,直到那次找黄老太太的那天晚上……”

    “那晚发生了什么?”钟山听到这,忙转过头看着张卫国急问。

    “我和往常赶夜路一样。但是那个时候已是深秋时节,白天温度还算可以,但是一到晚上西北风开始起来,冷的厉害,因为早起来就着急去找黄老太,所以也没记着穿什么厚衣服,此时等到回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已近乎半夜。多亏了此时刚过了十五没几天,月亮虽出来的晚,但此时却正是月亮地最亮的时候,所以回家走山路倒也不至于太费劲,基本用不到手提的马灯,我就把灯灭了,看得更远。”

    张卫国虽是莽夫一个,但是记性的确很好,时隔近乎十年之久,还能把当年的情况记得很清楚,不过,也有可能和那晚发生的事情有关,让他想忘却都困难。

    “等到了那个地方的时候,就是那儿。”张卫国指着那条路上的一个位置,几块突兀的石头堆在路边,一旁长了几棵并不算高的松树,却并不顺直,歪歪斜斜,估计和从石头缝里长出来有关系。

    “一路赶的紧,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心想已经走了一半多,也快到家了,便打算坐那石头上休息一下。身上本已微微出汗,此时停下来,被风一出,顿时感觉浑不身冰凉。我坐在石头上,借着月光,朝山上看去,不远处的天官墓抬眼就能看到。忽然,我看到天官墓那有几个黑影子在那忽忽悠悠。我刚开始以为是干农活的,可是细想一下不对劲儿呀。已经是深秋快过冬了,况且到了半夜,哪里还有干活的?就站起来认真朝那看去,那几个影子一会清晰,一会模糊,我正准备走过去看个仔细,忽然那几个影子停止不动了,似乎发现了我,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

    我又转念一想,莫非有盗墓的?在我小的时候,这里曾经出现过盗墓贼,只是被发现的早,才没有得逞。虽说我娶个资本家的媳妇,但是保护国家财产的这点思想觉悟咱还是有的,所以我也不动,就静静的看着他们,心想,他们发现我也好,那样也许因为害怕而跑了呢。

    谁知,没过一会儿,那几个影子居然朝我奔来。这时候我发现不对劲儿了!因为那些影子是飘过来的,脚就像不着地一样,径直朝我奔来。操他大爷的,你是不知道,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几个东西已经快到我面前了。斗一样大的脑袋,簸箕一样大的手呀,吓得我撒腿就跑,只感觉耳边风呼呼作响,也不觉累,到家直接就把院子门撞了开来。

    父母正在堂屋门口坐着,应该是正在等我吧,见我慌里慌张地样子,忙问怎么回事。我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和二老说了个详细。我父亲听罢,低头装了一锅烟,长久不说话,我娘赶紧让我进屋,给我倒了热水,让我洗脸。我在拿手巾擦脸的时候,看到被捆在炕上的媳妇,正一脸诡异地朝我笑着,当时吓得我浑身哆嗦了一下,我隐隐约约感觉,那几个影子和她有着某种关系。

    我看了看她,除了诡异地笑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便没当回事儿,和父母又说了一会儿话,便都休息了。精神虽然紧张,但是这一天实在太累,迷迷糊糊地,我很快就睡着了。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我醒的时候,发现,她居然不见了!”

    钟山也被吓了一跳。“和你一个炕上,她不见了你居然不知道?她可是被捆着动不了的。”

    “是……的确不见了。或许是我睡的太死的缘故,我是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唉……”张卫国话里带着自责,钟山看得出他现在对那个媳妇还有挂念。

    “那大伯和大娘也没听到?他们也不过是另一间屋子而已,老年人睡觉都轻,睡的少,他们该能听到的。”钟山问道。

    “说是这么说,我赶忙跑到我他们那屋去问,见二人还正睡着呢,比我睡的还沉。我喊了好几声,二老才缓缓醒过来,扶着头,都说头晕晕乎乎的,我娘干脆头疼的龇牙咧嘴。我把她不见的情况一说,父亲也是“腾”一下就从炕上站了起来,跳下炕就跑到我那屋里。

    屋里一点别的痕迹都没有,捆她的那根绳子也没有留下,窗户关的好好的,门却被完全打开。你也看到了,我家的门是木头,门内有门闩,门是木轴,不论是动门闩还是打开门,按说都该有声音发出,可是我们居然什么也没听到。直到现在,我都感觉那很奇怪。”张卫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