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4】 上吊

作品:《灵魂当铺

    感觉奇怪的何尝只有张卫国。钟山听张卫国说了半天,内心越来越感到这其中有说不尽的诡异,隐约感觉这后定是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在哪里找到的?”钟山自然知道找到了,不然也不会有身边这座坟的存在。

    “在那里。”张卫国表情复杂地指着山下那条小路上的几堆石头那,那里正是前一夜张卫国遇鬼的地方。

    钟山眼睛再一次看向那个地方。几块乱石杂乱堆积,不带任何人工痕迹,石头缝里长着棵歪脖松树。乍一看,似乎发现不了什么,但是钟山定睛一瞧,忽然发现了一点儿门道。

    “嫂子在那上吊了?”钟山忽然问道。

    冬日的风本就多,加之是山腰间,正所谓高处不胜寒,风更显得大了一些。此时,风更比刚才更加罡猛了一些,吹过耳边,发出呼呼的声音,地上茂盛的荆棘枯草像极了跳大神的神婆那诡异的舞姿,毫无章法的随风扭动着。

    钟山刚把话说出口,顿时感觉这话说的很是突兀,不够是自己猜测的,却用了那样的口气说了出来,如果不是,那岂不是很是尴尬?不过,钟山这样问,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他感觉那个地方有着莫名的阴气,且正处路边,按说人气应该旺盛,但是那个点,恰似风水中纯阳中的一点阴,而这样的阴点,恰恰是比一般的阴气聚集地还要厉害。就如太阳底下你看一个黑洞和在晚上看一个黑洞,比较而言哪个更明显一样。而那个位置不论是地形还是阴气所在气场,都容易让人产生上吊而亡的情况发生。

    张卫国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钟山的唐突,顺着钟山的问题回答道:“是的,就是在那棵最粗的树上吊死的,绳子都没换,直接用的就是捆她的那根。等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已浑身僵硬,脸色黑青的厉害,眼睛瞪得很大,嘴里的舌头微微吐出,虽然并不像书里说的那样舌头一吐三尺,但是那模样也挺吓人,最关键的,她的嘴角还挂着诡异的微笑,和前一晚我洗脸的时候她看我眼神一模一样!”

    钟山心里暗暗一惊:自杀的事自古就有,可是这样离奇的事情却实属古今不多见的了。“还是那根绳子?还是穿着红衣服?”

    “是啊,唉……真后悔,当初为什么她穿红衣服的时候不拦着她呢?”张卫国叹气说道。

    张卫国的这句话让钟山顿时心里明了了许多,他隐约知道张卫国说的这死者和刚刚死去的现在这个媳妇的死是什么样的联系了。他知道,如果一个人是上吊死,这属于横死,横死的人是没法投胎的,只能在阳间找到一个替身来代替自己的位置,不论这人是个疯子还是傻子。一旦这人穿着一身红横死,那死后定会变成厉鬼,贻害无穷的。

    张卫国的前妻既是自杀权且这样认为吧,又是一挂红,所以去骚扰张卫国现在的妻子也是很有可能。但是钟山转念一想,又排除了自己的推断。因为横死之人要想找替身,必须是在自己死的那个地方,或者迷惑生人用同样的办法去寻短见才可以。但是张卫国现在的妻子分明是喝药死的呀。虽然昨晚发生了那稀奇恐怖的事情,但那也是人死了之后才有的,而不是活着呀。

    等等!钟山再一次打断了自己的思维。张卫国也没说他现在这个媳妇生前没被搅扰啊。钟山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己差点儿把自己绕进去。正要问张卫国这个问题,张卫国却开了口。

    “如果我当初拦住她,不让她出去呢?或者不让她穿红衣呢?事情也许就不会像后来一样了。”张卫国继续埋怨着自己。

    “张大哥不须自责。那黄老太太说的对,如果你阻拦的话,可能后果比现在还要严重。这里面的事情断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幕后必定还有很大的阴谋。这一切都是命数,谁也改不了的。”钟山握着张卫国的胳膊安慰道。

    钟山也感到一丝悲哀,当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了父亲,父亲不就是给潘安媳妇逆天回命才遭的天谴而早早去世的吗?想来父亲去世才过去没多久,尸骨未寒,不知道他老人家再天之灵能不能看到自己出来之后遇到的诸多怪事,几经生死,几入险境。或许他正在保护着自己,才能好几次让自己都是有惊无险。

    张卫国哪里会知道钟山内心有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经钟山安慰,情绪倒也缓和了许多。人只有情绪稳定的时候,才是最理性的,思维也才是最灵活的。

    “钟兄弟,这里的事儿特别多,你能帮我们把这事解决了吗?”张卫国忽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钟山被张卫国这么一问,倒是一时懵了,不知道他问的具体是什么情况,虽然自己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很是复杂,可以张卫国指的到底是什么事呢?一时不好回答,只是盯着张卫国看着,在等着他的详细说明。

    张卫国本也等着钟山的回答。二人不禁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钟山正要发问,忽然一阵旋风从一侧突然出现,裹卷着地上的杂草直接朝二人位置袭来。钟山猛然回头。坟地里出现旋风,这可不是好东西,不禁身后就往怀里掏去。此时他准备的符箓早已经在鬼子岭用光,便只有把他那至宝藏魂瓶握在手里,眼睛却丝毫没有离开那旋风半分。

    张卫国此时见钟山突然这般严肃,意识到定是他发现了什么东西,不觉往钟山身后一侧微微一躲,半个身体藏在钟山身后。他也知道这样并不是男子汉所为,但是刚经历的事,尤其又是和钟山说了这么半天以前的事情,让他不得不精神紧张,害怕也在情理之中。

    只见那风来势很是凶猛,杂草被卷起两人高,带着一边的枯荆败草一阵哀鸣,哗啦啦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