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5】 变故

作品:《灵魂当铺

    眼见着那股旋风越来越近,钟山有些按捺不住,如果二人被那风卷进去,还指不定又生出什么诡异的事来。便掏出藏魂瓶大喝一声:“哪里来的邪祟东西,竟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藏魂瓶口已经对准了那旋风袭来的方向。

    钟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倒是把张卫国吓了一跳,他何时见过这阵势,直瞪着眼看着钟山。

    钟山手举藏魂瓶,开始念起咒语:“五雷三千将,雷流八蛮兵,火光烧世界,邪魔化灰尘,大神大退,小神小退,若还不退,五雷打退……”咒语还未念完,只见那风忽地停止,在原地打了几个旋后,竟开始朝后退去,越来越小,等到这片坟地另一侧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

    钟山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刚才喊的是道家上人所用的“五雷咒”,威力巨大,鬼神皆怕,但是必须有很高修行道行的人才有这能力施放出这五雷。钟山只能说熟稔这咒语,要说施放出来,对于现在的钟山而言,根本就不可能。这是钟山见那藏魂瓶震慑力不够大,一时急中生智想出来的一个办法,实乃一步险棋。如果那股旋风发现自己被耍,没准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钟山后背暗流冷汗,见有惊无险,便赶紧拉起张卫国的胳膊,穿过坟地就往山下走。

    张卫国木讷着,任随钟山拉着,直到那条小路行了一半,才恍然醒悟过来,轻轻拂开钟山的手:“兄弟,我……我这是……”

    钟山也不点破,只道没事,便继续下山,钟山在前,张卫国在后。

    好容易走下山来,张卫国也走到了钟山前面,欲带路回家,却被钟山喊住了。

    “张大哥,停一下。”钟山看了看西山的太阳,此时已近落山,估计还有半个钟点黑暗便会袭来。风已起,山下虽不如山上的风大,但是也吹的身边的杂草乱荆随风摇摆。“怎么了兄弟,天要黑了?”张卫国看了看天问道。

    “我想去看看那儿……”钟山指着张卫国媳妇上吊的地方。

    “那儿?!还是不去了吧,天都要黑了,你那兄弟和我爸他们估计要等急了,咱俩晌午饭都还没吃。”张卫国这样说着,其实他内心充满了恐惧感,尤其那个地方。

    其实,二人此时所在位置离那个地方并不算远。估计不到半个小时估计就能走到。但正是张卫国心里默默算过这个时间,才心生抗拒的。自从媳妇死后,张卫国从那地方经过的时候,心里都战战兢兢的,白天还好,一到太阳落山,他是断不敢从那过的,这十来年一直如此。

    钟山看着张卫国吞吞吐吐的样子,顿时明白他的想法,便放弃自己的想法,朝着他点点头,朝村子的方向走去。

    离着村子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钟山便见浆糊自己一个人独自蹲在村头,手里似是摆弄着几颗石头子,似是百无聊赖。

    “蹲在那里干嘛呢?”钟山远远地问。

    张卫国也说道:“浆糊兄弟,你还伤着身体,这么不在家好好休息?”

    浆糊见二人朝自己走过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紧步朝钟山二人方向迎了几步,忽然想到过去还得走回来,便止步脚步,在原地等着。

    不消片刻,钟山和张卫国便走到村边,和浆糊相迎。

    张卫国倒也热心肠,心道刚才定是浆糊没有听到自己招呼,此时便再问了一句“你伤势未好,怎么不在家养着?”

    浆糊听了这话,心生不悦,就要张口辩解,“谁病……”

    “谁病谁难受,浆糊这人就是这样,别人病了都不愿意动,他是病了就愿意走走,心情好,恢复的才快!哈哈。”钟山见浆糊就要露馅,赶紧把话接了过来,打着“哈哈儿”,朝浆糊瞪眼使了个眼色。

    浆糊明白钟山的意思,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这对于直性子的浆糊而言不知道多难受,也多亏了平日适应了钟山的责怪,也能忍受。

    张卫国奇怪地看了看二人,钟山便赶紧胳膊往张卫国肩上一搭,拥着就走。浆糊此时倒也聪明,顿时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样子,“哎呀,我这肚子疼的……疼的厉害,这不是出来散散心嘛。”

    浆糊这句话惹的钟山暗笑不已,又不能笑出声,差点儿憋出内伤。心道,你他娘的什么时候见过肚子疼捂着胸口的!刚才还好好的,这痛苦来的也太快了吧?却又不能点破,只能朝浆糊狠狠地瞪了一眼。

    浆糊一脸无辜地望着钟山,心道,我这不是配合你了嘛,干嘛还瞪我?跟在后面朝张卫国家走去,由于他家并没有在村子里面,倒是不用从村里穿过。

    此时太阳已彻底落下山去,黑暗开始袭来。钟山边走,边朝村子里望去。他心里有数,此时正是做饭的时间,且看看谁家烟囱上冒烟,自然能判断谁家有人住。走了片刻,却不见任何房子的烟囱冒烟。钟山心道,莫非这村子真的没人了?这么冷的天,总不能不生火做饭呀?况且自己已经看到了那个老太太,她家总该有人吧,这不做饭,先不说饿,这冷的天,冻也得冻死呀。

    钟山心里已暗暗下了决心,等到晚上的时候,一定出来一查究竟。

    三个人到张卫国家的时候,张木匠正拿着刨子“刺啦刺啦”地试图刨平一个巨大的木板,刨花从刨子上的口中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线。

    钟山连忙打招呼:“大伯,赶紧休息下吧。”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暗自生疑,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为何这张木匠还有心思在这做木工活呢?

    张木匠听罢,停了手里的活,拿起脖子里毛巾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然后朝钟山微笑地点点头。“饭已经做好了,你们赶紧吃去吧。”

    钟山点点头,正欲说话,便被张卫国簇拥着进了屋子。

    “嗯?人呢?”刚到门口,钟山便见堂屋放着的张卫国媳妇尸体的位置空空如也。尸体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