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6】 入殓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也从后面紧步上前,“咦?人呢,我出去的时候还在呢!”浆糊挠着头说道。

    这事张卫国自然比钟山和浆糊更加着急,赶紧回头朝张木匠喊道:“爸,她呢?”

    张木匠用拿着刨子的手指了指西边墙下的棺材,没有说话。

    几个人顿时明白,应该是被放到棺材里去了吧。三人忙跑到棺材旁,只见张卫国的媳妇此时正躺在棺材里。钟山揭开尸布,死者的样子比早晨更加难看,倒像是个失败的木乃伊,吓得浆糊赶紧躲到一侧,直拍着胸口。

    钟山看到这女尸这般模样,不禁心里着急。通过白天听张卫国所言,虽然还未说完,但是钟山心里已经疑云重重。

    为什么好好的会喝药死?为什么会夺魂?为什么一只死去多年的黑猫出现?那只猫又去哪里了?

    为什么张卫国的前妻在世的时候,有个男的会来找她,而那男的被赶走之后,他前妻就疯了呢?疯了就疯了,却为什么还会穿红衣,鬼结亲?到底是和谁结婚的?那绳子捆的那般结实,却是怎么悄无声音消失不见而吊死在天官墓下那歪脖树上的?

    那黄老太太到底何许人也,为何消失不见?

    这天官墓主人李之道到底哪朝哪代的官员,为何官居一品,却不叶落归根,找了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作为墓地?

    那个戏台到底有什么猫腻?这个村子为什么没有人家?张卫国带自己去的那片坟地为什么说是天官墓的陪葬?既然是陪葬,却又为何把自己前后两个媳妇的坟都修在那里?他母亲的坟地呢?以后他父亲和他百年之后,是不是也在那里?

    ……

    钟山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此时的钟山甚至都有些自责,干嘛好好的跑到这村里来借什么洋火,不然也不会进了这么诡异的村子,遇到这个诡异的家庭,然后知道这么多诡异的事情。

    但是,这仅仅是内心片刻的抱怨而已。钟山知道,自己正是因为打算在自己这一代终结了灵魂当铺的使命才出来的。父亲遗愿未了,这个担子理应自己来抗。自己现在还没有结婚,没有老婆孩子,又举目无亲,没有什么挂念,做起事来更不会畏首畏尾,这对于自己而言是个绝大的优势。唯独内心久久放不下的,就是在灵魂当铺里日夜思念着他的李玉婵。

    “爸,你怎么把她弄出来了?”张卫国和父亲的对话打断了钟山的思路,钟山不禁回头朝张木匠看去。

    “咳咳……我是想着俩大侄子在咱家睡,堂屋里停着个死人总是别扭。况且,人死了就死了,就不要那么多顾及了,咳咳……”张木匠似乎干活有些过劳,加之被傍晚起来的冷风一吹,有些咳嗽。

    张卫国虽是心里有些不乐意,但想到父亲说的在理,再看看一旁的钟山和浆糊,便点点头,不再说话。

    钟山连忙客套了几句,无非是添麻烦、费心、客气云云。这些虚的东西,浆糊从来不会,更不屑于去学。说实话,钟山年龄和浆糊相仿,如果不是因为家里开着当铺的原因,这些东西他也是不会的。虽然当铺生意不景气,但毕竟也算是生意,做生意的人自然首先要求嘴得会说话。

    但是,钟山内心隐隐觉得,张木匠这话明显是在敷衍,事情的原因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但一时想不到答案,就干脆暂时清空大脑,不然这么多问题在里面拥挤,就要挤爆了一般,这种状况下,更不利于问题的分析。

    话说,堂屋里没有了尸体,不仅仅是空间大了,人看着也舒心多了。

    三个人进屋上炕,趁着张卫国去灶台盛饭的工夫,浆糊悄悄地问钟山:“外面死的那个女的咋那么难看?”

    钟山忙努嘴,示意浆糊暂且不要多问。他心里已有了主意,只待吃完饭后,便找借口出去溜达一圈。

    饭上桌,张木匠这回也在屋里吃的。席间不外乎又是客套一番,不需多表。饭罢,正在钟山酝酿着该找个什么借口出去才好的时候,张木匠率先开了口。

    “大侄子,我前晚给你的那个墨斗盒没有丢吧?”张木匠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边问道,或许是吃完饭暖和了一些,咳嗽比刚才好了许多。

    “啊,没有丢大伯,我放在这里了。”钟山回答道,转过身去赶紧去炕梢那把那墨斗盒拿了过来。早晨一到这,钟山便把它放了下来,不然睡觉硌的厉害,况且里面还有散墨,弄的满身满炕怎么好。

    “好好,我要用一下,呵呵。”张木匠把墨斗盒接过去,乐呵呵地说道,然后拿着墨斗就出去了。

    钟山心道,这么晚了,外面已看不清东西,难道他还想去干木工活?便也起身跟了出去,只留着打着嗝的浆糊和收拾碗筷的张卫国在屋里。

    张木匠走出房门,却并没有朝东边的做木工活的偏屋走去,而是直接来到西墙下面,这里停放着他儿媳妇的棺材。见钟山跟在后面,先是一愣,然后说道:“大侄子,请帮我个忙。”

    钟山正在纳闷这张木匠想要做什么,听到这话,忙应声答道,“钟大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说无妨。”

    “帮我把这棺材封上。”张木匠扬了扬手里的墨斗说道。

    钟山顿时明白,这正木匠敢情是要用墨线封棺材!这不是正式茅山一宗镇压僵尸的方法吗?这是北方缺少糯米,如果有的话,他是不是还会用到糯米?莫非这张木匠和茅山有什么关系,还是只是照猫画虎罢了?

    既然知道了张木匠的意图,钟山自然明白下面该怎么做。不过傍晚回来的时候,他是看到死者的样子的,心道虽是横死,但是该有的程序总是有的,村里无人,一些俗套的东西免了也就免了,可是,这死者身下是否用五帝钱铺了北斗阵,死者口里该含的是否含了,手里该拿该的东西是否拿了?这些事情还是再和张木匠确认一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