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7】 墨封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心道,打开棺材去翻腾死者的身体本身是件大不敬的事情,但是心里疑虑不除却又实在难以心安,便把顾虑和张木匠叙述了一遍。

    谁料的张木匠头摇晃的却和拨浪鼓一样,直道“不必了,不必了……”

    钟山听张木匠这般反应,说明定是没有按照平日里丧葬程序而行,但是为什么,钟山还想再问上一问。

    张木匠见钟山又问,说道:“一切都是命啊,不论怎么样也躲不过去的,以前的人走的时候,安排的倒是风光,也没见荫及活着的人,结果该发生的没发生,不该发生的却发生了……”

    钟山猜想张木匠说的以前的人,指的应该是张卫国的母亲吧,或者再加上死去的那个出身资本家的儿媳妇。既然人家本主儿都这样说了,自己再勉强也实在有些不合适了。不过死者入殓还是有些讲究的,先不说对后代的影响,只是对死者本身在黄泉之路也是影响甚大。举个简单例子,人死后入殓之时,棺底均会用五帝钱摆上一个北斗方位,便是为了让死者能在幽暗黄泉不至于迷路。

    按理说,这个道理要说岁的孩子不知道还有情可原,可是对于任何一个年长的人,相信不会没有不明白。但是张木匠貌似却并不上心。钟山甚是纳闷,莫非这张木匠对这儿媳妇心生讨厌,甚至更严重一些是……憎恨,才会这样?

    张木匠貌似看透了钟山的心思一样,并没说话,而是朝着钟山眼神往斜上方一瞥。钟山被张木匠这莫名其妙的动作弄的丈二和尚,眼睛随着也朝那边看去。正所谓“一看吓一跳”,钟山心里咯噔一下,借着屋里散出来的微弱的灯光,他看到墙头上正有两只发亮的眼睛盯着自己,那是一只猫,一直黑猫,它的额头上有一块铜钱一般大小的无毛疤痕!

    钟山顿时明白了这张木匠为什么大晚上着急出来用墨斗封棺的原因了。棺材如不封好,这猫一旦跳到棺材上,指不定就会发生尸变,尤其这是一只阴灵。原本一直不太相信张卫国早晨的话,在他的印象里,动物成精的倒是有,但是一个动物魂魄留在世间作祟的却是从未听过。因为动物和人不一样,人有七情六欲,有三魂六魄,而动物却不是这样的。所以一旦死了,便就死了,便不会再有什么影响。

    钟山的余光一直停留在那只阴猫身上。那只猫,也仿佛一直盯着钟山一般,仿佛下一秒便会从墙头上跳下来直扑钟山一般。

    钟山不敢大意,知道事情紧急。对付鬼魂还相对容易一些,但是对付僵尸,他却并不顺手,鬼子岭那几个僵尸鬼子的影子还没在自己大脑里淡化,只要一闭眼,那几个张牙舞爪的东西便一直在眼前晃悠,所以,他不敢大意,忙和张木匠一起讲棺材盖着用卯榫封好,这样一来,料谁也甭想在不破坏棺材的前提下打开它。

    话说,张木匠这手艺真心不错。此时,很多棺材铺里打的棺材,都为了图省事,直接用铁钉了。一旦入殓,用铁钉“啪啪”敲上几颗,固定好完事。卯榫这东西,可谓是中国木工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不需要任何钉子,只需木头上按规律打好卯榫眼,按顺序推上便能浑然一体,实在是巧夺天工。

    但是,此时并不是欣赏张木匠手艺的时候,况且一具棺材,也实在没什么可欣赏的价值。二人不敢懈怠,钟山这边握着墨斗盒,张木匠那边扯线,不消一会儿,棺身便布满密密的墨线。

    钟山虽然知道这种方法,但是要说亲眼见到甚至动手操作,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此举效果怎么样也不清楚,不过心里还是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把墨斗盒放到棺材顶上,忙回屋里。

    张卫国已经把碗筷刷好,正欲出来,和着急忙慌的钟山差点儿撞个满身。“兄弟,你……?”

    显然,张卫国并不知道刚才自己的父亲和钟山在外面做什么。此时见钟山这般着急,便忙问道。

    “张大哥,请给我多找点黄裱纸。”钟山着急地说道,他隐隐感觉那只猫定会搅出什么事端,如果刚才那个办法不行的话,自己这边还须做好应对之策。

    对于一个刚死了人的家庭,黄裱纸可是多的是。张卫国到屋里从柜子里抽出厚厚一沓,交到钟山手里。

    钟山也不说话,直接从灶台上拿了一只碗,从怀里掏出一包朱砂,悉数都倒了进去,倒水搅拌,片刻便成了如血般的朱砂汁。

    浆糊跟着钟山这久,立时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便赶忙到一侧去寻笔。钟山一把把他拽住,“不用去找了。

    不用笔怎么画符?浆糊正纳闷,钟山便笑嘻嘻地握起浆糊的左手,直接把食指拽了过来。

    “钟叔,你要干嘛?”浆糊被钟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手试着往后抽了抽,结果别钟山抓的紧,还是没能抽回来。

    钟山冲着浆糊嘿嘿一笑,浆糊顿感不妙。这个钟叔一旦这样,一准没好事,准又是让自己“献身”了。

    果不其然,钟山直接把浆糊的食指递到嘴边便是狠狠地一口,鲜血顿时冒了出来,钟山哪里敢浪费,连忙把手指放到那碗上面,看着血滴滴答答直接朱砂交融,血留的差不多了,钟山还不忘再使劲挤上一挤,疼的浆糊呲牙咧嘴。

    钟山并没有故意占浆糊的便宜,实是因为浆糊的血应该比自己的更好。一是浆糊也是纯阳之体,这自不必说,更关键的是,他曾经被僵尸咬过,且被不化珠把尸毒给清除,他的血液里定是比自己更带有某种对抗僵尸的东西。

    待浆糊把手缩回去之后,钟山便静下心来,口中开始念念有词,把食指探进碗里,蘸了满满一手指的朱砂,开始在黄裱纸上画符。

    浆糊此时才明白钟山不让自己寻笔的原因,敢情他是用手指画呀。

    “钟叔,放着好好的笔不用,干嘛用手指?”浆糊不解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