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8】 猫斗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并没作声,只是右手食指蘸满朱砂,在那黄裱纸上画了一张又一张,待那厚厚的一沓纸都用光的时候,碗里的朱砂也几乎消失殆尽。

    钟山心道这么多符,应该够用一阵了,便拿出一张空白的擦了擦手指,然后把符箓按类分开,放到一边,只待变干。留出十多张,放在桌子上,这是打算一会儿就要用到的。

    浆糊随手拿起一张,左看右看,实在没看出什么特殊的。闻了下味道,还未干掉的符箓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味。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钟山画符,自然感到很新鲜。此时手刚不疼了,便抓起钟山刚才画符的那根手指,摸了摸,又放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和那符上的味道一样,没什么区别呀。

    由于刚才钟山心里念着咒语,心神分散不得,所以不能回答浆糊的问题。此时已是完工,便简单回答道:“你是纯阳之体,又得了不化珠的眷顾,相信你的血具有镇压邪祟的作用,朱砂为纯阳之石,但是你的血属于活的,属阳,石头属于死的,属阴。如果从每个个体而言,都是纯阳之物,但是二者放在一起,又呈阴阳相生相融之势,阴阳平衡,方才长久。如果不是为了镇那棺材,也用不着这个。这棺材既然镇压,那就要求个长远之策。”钟山边说,边指着外面的棺材。此时张木匠还在认真的绕着棺材转了几圈,认真地查看还有没有纰漏。

    浆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其实,钟山这番话,他真的听的是云里雾里,但是却又似乎能明白一点儿。只是肚子里还有抱怨:“你干嘛不用你自己的血?”

    “你的血比钟兄弟的好呀。”张卫国一旁搭腔到,刚才钟山那番话,他倒是听明白了。

    “真的?”浆糊听张卫国如此一说,不禁瞪大眼睛,兴奋地问。

    钟山正在捡起已经干的差不多的几张符,听浆糊这样问,轻轻地往他头上一打:“当然真的了!”说罢,便往院子里走去,剩下浆糊在后面挠着头嘿嘿直笑。笑罢正要再问,才发现钟山和张卫国已经不在屋里,不禁赶紧跑出去寻那二人。

    钟山心里并没有放松下来,在刚出屋门的时候就在用余光朝西墙头看了一下。那只黑猫依然存在,但是此时那猫眼并没有再盯着自己,而是直勾勾地看着墙下不远处放置着的那具被墨线封住的棺材。

    张卫国并没有注意这一点,刚要直接朝那棺材走去,被钟山一把拉住,然后朝那个方向使了个眼色。张卫国顿时大惊失色,口张的大大的,就要喊出声儿来。别钟山连忙禁止,示意他别打草惊蛇,张卫国刚才这突然一吓,额上都冒出冷汗来,直用袖子抹着汗珠。

    浆糊此时也踏出房门,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说道:“这边晚上的温度就是比咱家那高,还挺舒服的是吧,钟叔?……钟叔,那怎么有一只猫!”浆糊本身就是个胖子大嗓子,此时刚吃饱饭,正有力气说话,尤其刚才被夸了一顿,心情正开心不已的时候,嗓门比平时更高了几分。

    可是,这几句话却是惹了本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祸端。

    钟山注意力本都在冒汗的张卫国身上,浆糊这突如其来的一出儿实在把自己吓了一跳,阻止他已是来不及,顾不得责骂,连忙把目光看向那只猫。再看那只猫,此时想必已经意识到被发现,眼睛锃亮,发着幽光,后背拱起很高,尾巴笔直地竖着,仿佛马上就要从墙头上跳下来。

    钟山暗道一声不好。张木匠此时还在那棺材旁呢,一旦被猫袭击,后果不堪设想。扯出匕首,扯出匕首就朝棺材那奔去。

    钟山这一举动顿时把所有人都弄懵了:张卫国本就从刚才的惊吓里还没走出来,此时一脸茫然地盯着钟山;浆糊见钟叔突然拔出匕首,直接朝那老头奔去,想都没想,抄起门口竖放着铁锹也直接朝那跑去,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不论钟山去做什么,自己都要义无反顾的。

    张木匠见钟山手提匕首朝自己跑过去,这是要行凶杀人的架势,怎奈体弱躲闪不及,便躲到棺材后面,手持墨斗,神态慌乱地喊道,“你……你要干嘛?”

    “趴下!”钟山顾不得解释,赶忙喊道。张木匠下意识连忙缩了一下脖子,身体刚刚蹲下去十多公分,那只猫擦着他的头皮已跳到了棺材上,发出“砰”地一声,朝着张木匠张大嘴巴,发出凄厉的“喵”地一声。

    所有事情都是瞬间产生。钟山举着匕首直接朝那猫刺去,猫见后面来人,身体跳起很高,躲了过去。钟山身体正好擦着棺材从棺材上跳了过去,落到张木匠身边。

    此时,钟山和那猫已是四目相对。

    “我操,该死的东西,还挺利索。”浆糊在后面也奔了过来,抡起铁锹朝那猫就砸去。也许他不说话,偷袭的话,那猫还真有可能被他砸中,谁料这浆糊不说话不动手,玩个偷袭都玩漏,那猫迅速地从棺材板中间跳到棺材尾,轻易地躲开了。

    猫似被激怒,弓背竖尾,浑身的毛炸开,像只毛球,嘴里低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农村家养猫者居多,猫这状态,典型的攻击姿势。

    浆糊一击未中,并没停手,而是抽回铁锹,继续轮砸过去。猫跳跃着避开,铁锹砸到棺材上,发出木头和金属碰撞的声音。但是不论浆糊怎么砸,这猫就是不离开这棺材,只是在棺材上跳来跳去,从这头到那头,又从那头到这头。

    几个回合下来,浆糊已是气喘吁吁。他只会使蛮力,虽力气很大,但是禁不住这番折腾。

    此时,钟山已把张木匠扶到一侧。张卫国回过神来,也朝这边赶来。钟山便把张木匠交到他儿子身边,嘱咐他照顾好便回去帮浆糊的忙。

    谁料,这猫比钟山在祖父墓里见到的那只猴子似乎还要灵活几分。一阵折腾,那猫见二人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似乎更肆无忌惮,挑衅地看着掐着肚子气喘吁吁的钟山和浆糊。

    正在此时,院子的大门“咣当”一声打开了,众人不禁齐回头朝大门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