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9】 猫斗

作品:《灵魂当铺

    院门被完全敞开,风“呼”一声灌进院子,把院子的沙土吹起老高,张卫国和张木匠由于在院子中间,直被吹的迷了眼。

    什么力量能把门生生的弄开,不是人为踢撞的,便是被邪性东西给弄开的。但不论是什么,却都迟迟没有出现。难道被风吹开的?钟山心里嘀咕。绝不可能,此时风为北风,院门在南,门是往里开的,风越大,门按理来讲是越难打开的,怎么可能被“咣当”一声弄开?

    钟山回头看了看那只猫,此时正和浆糊僵持着。浆糊愣头,只是听到门响回头看了一眼便赶紧回去对付那猫,此时正好给钟山腾出时间来应对门口的事。

    “浆糊,你盯好了这只猫,弄不死也别让它伤着,这东西邪性!”钟山一边嘱咐着浆糊,一边紧握了一下手里的匕首,向院门挪步而去。

    张卫国揉了半天眼睛,方能睁眼看东西,淌着眼泪也随钟山而去。

    张木匠也赶紧回找到手电筒,一并到了院外,三人朝四周望去,周围寂静如死,并无一人,唯有风吹动树枝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钟山仍不死心,因为他并没有看到什么阴祟的东西,便从张木匠手里把手电筒接过去,往两边快步跑了一段,看看到底是不是人干的?结果却仍是一无所获,便只好无获而归。

    “嗯?那是什么?”由于刚才一直看远处,并没有注意脚下,此时钟山从东边回来,忽见院门口对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钟山这样一问,张卫国和张木匠也顿时发现了门口的东西。张卫国直接抓了起来,“一只罩鸟网!”张卫国大声回答道。

    钟山也回到门口,抓着这网看去。这网材料并不特殊,和平日里农家用的捕鸟网没什么区别,只是网眼比平时用的稍微大上一些,家雀应该能够从这网眼里逃脱的,网周用了些细长的石头拴牢,这是为了能更保险地把鸟困住而设计的,一旦鸟入网,四周由于重力原因,便会往下沉去,鸟往上挣,这样一来,便能牢牢地把鸟困住。但是也有聪明的鸟,钟山曾经遇到一只,那还是小时候,那鸟被这样罩住以后,顿时身体失重一般,快速下落,瞬间便逃出了网,实在是鸟中的异类,鸟中如此聪明者甚少。

    “兄弟,这网子的味道好像有点熟悉……”张卫国抓着鸟网,疑惑地闻了闻,突然说道。

    “什么味道?”钟山忙问,在他看来,这味道不过是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方放久了发出的发霉的味道,并无特殊。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这味道似乎在哪里闻过似的。”张卫国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这怎么会有一只网呢?你家的?”钟山看着张卫国和张木匠问道。

    “我家没有这个东西,这东西自从村里没了人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奇怪,白天也没注意门口有这东西呀,这是谁放这里的呢?”张卫国回答,同样,心里也是充满疑惑。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钟山心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这村里定是有人。可是谁会无缘无故地在这放一只网子?这网是干嘛的?

    钟山正在纳闷间,忽听的院子你浆糊大喊大叫:“操你姥姥的傻x猫,还跳,显摆你会跳是吧?你跳我也跳,想当年,爷也曾只身斗过狼,双拳打过虎,一脚踢死过老母猪的厉害角色,你这小东西还敢和爷叫板!”

    钟山赶紧把网收到手里,提着就赶进院子中去。只见浆糊正两手拄着铁锨的把柄,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额上冒着热气,看样子是出汗不少。

    那只猫估计倒还好些,浑身依旧炸毛弓背,一副攻击的架势。

    钟山恍然大悟,这网找这猫不正好合适吗?心道,你这贼猫,不是一直不离开这棺材吗?那好,这网子就是你的囚笼了。手下便把网展开,慢慢贴了过去。

    那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见钟山又回来,便调转了一下方向,朝钟山发出低吼声,眼睛的光幽暗地发着光,像极了漆黑的夜里看到远远的一束灯光,深邃却不见底。不知道为什么,钟山看到这猫的眼睛,总是不自觉地会打上两个冷颤。要说刚才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钟山对于自己冷颤并没在意,冬天嘛,可能寒冷所致。可对视一次,就打一下冷颤,钟山便心生疑惑了,更准确一点,钟山甚至有些怕看着猫的目光。

    钟山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现在也顾不得去想原因,索性不再盯着它看便是。把网已双手展开兜好,此时,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把网顺利地撒出去,那只猫便会伏于网下。

    “浆糊,闪开!“钟山喊了一声。

    浆糊应声往后退了几步,钟山正好补上他的位置,张网一撒,只听那猫凄厉地“嗷”叫一声,被网子罩个结实。

    猫不停在网里挣扎,却是越挣越被网裹的结实,开始还能张牙舞爪一番,此时去世动弹不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钟山。

    钟山哪里容易考虑,拔出匕首便刺了上去。这般邪物,留个也是祸害,晚除不如早除掉。

    匕首透过猫皮,直接刺穿进去。猫却是感觉不到疼一般,只是挣扎,却不痛叫。

    钟山本是使了全身力气去刺的,此时却被慌了一下手腕,匕首很轻松地穿透猫的身体,从另一侧穿透,却感觉毫不费力一般,似是刺在一团棉花上。由于用力过大,钟山握着匕首的左手直接碰到猫身,害得他赶紧右手把住棺材板,才没让身体装到棺材上。

    “好冷的身体!”钟山不禁喊道。这猫就仿佛从冰窖里刚捞出来的一样,甚至比那还要冷上数倍。钟山更敢肯定这不是个好东西,见猫不死,拔出匕首准备再刺几刀。

    “钟叔,让我来!”浆糊在后面高声喊道。“他娘的,把老子累的不轻,这下可轮到老子报仇了!”

    说时迟那时快,浆糊抡起铁锨朝猫就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