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1】 探爪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这回紧握匕首,心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棺材里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频繁。刚才那“刺刺拉拉”的声音像是爪子挠棺材发出的声音,此时,棺材里却传来另一种声音,“咚……咚……”这倒是想某个东西在里面用头在撞着棺材板。

    众人自然知晓这棺材里装的是谁,浆糊这本是傻大胆的人,也被这诡异的声音惊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早已忘了自己还在耍着性子,不觉往钟山身边靠了靠。

    最害怕的还是张卫国和张木匠。张卫国把他父亲抱在怀里,自己却也忍不住瑟瑟发抖,躲在钟山身后。张木匠其实早有预料,姜毕竟还是老的辣,但是此时真的发生,他也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钟山慢慢地往前挪步,一点一点地朝那棺材靠近。

    众人由于都靠近钟山,便也跟着往前挪。浆糊首先反应过来:“钟叔,你先别往那边靠了……”浆糊本要离的钟山近些,可是却不避免地同时离棺材也越来越近。刚才钟山已说了,这里面是僵尸,这东西浆糊可是刚刚才交过手,知道它的厉害,所以宁可躲着也不愿去沾惹。

    张卫国和张木匠也随之发现这情况。此时倒是往前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间竟僵住了。

    钟山注意力都在棺材里,哪里注意到他们的变化,脚步并没有停下,边往前挪着脚步边说道:“你们都往后靠靠,离的远点儿……”话说完,却没人回应他。他忙回头看去,只见浆糊、张卫国和张木匠三个人已经挤在一起,立在离自己已几步的距离开外。不觉摇摇头,自叹多虑了。

    棺材里的声音更大了,钟山此时已走到棺材前面,甚至微微能看到随着那有规律的“咚咚”响声,棺材在微微震动。

    其实,钟山还有杀手锏,就是在鬼子岭封那洞口的时候,抢先一步从浆糊手里夺过来的那颗手雷。但是,那手雷威力巨大,以后在探寻父亲留给自己的那摊子神秘事情的时候,保不齐就会遇到更加难缠的主,那个时候再发挥这手雷的作用也不迟。所以钟山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对手雷的打算,不到万不得已不动那个宝贝。

    钟山心里其实一直在纳闷。不论是早晨还是傍晚的时候,他都看过这尸体,却并没有发现尸体有什么魂魄不离身的情况出现。尸体变成那般模样,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已是认真地看了一遍。晚饭之后,张木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当时虽是配合了他,把那棺材用墨线封住,心里疑虑却没打消,本欲再问,只是忽然看到那猫,便一时把这问题搁下了。此时这问题倒是重新涌了上来。

    钟山怎么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关键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也不允许他能静下心去分析。先把眼前的未知危险解除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棺材似乎震动的愈加明显。钟山开始担心这棺材里东西到底会不会冲破棺材从里面跳出来。正在这时,张木匠一改刚才的瑟缩,也冲到了棺材前面,和钟山并列站在一起。

    “大伯,你……”钟山不解的问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老天爷把这厄运降到我家,我作为家主,就得扛着,不能让你这不相干的人无辜跟着遭殃。”张木匠坚定地说道。人只要想开了一件事情,那件事便不再会成为他的阻碍。此时的张木匠便是如此。

    从一开始,钟山就感觉这张木匠不一般。看他虽然是老实巴交,不言不语的一个人,但是关键时刻却是比张卫国这大小伙子更能冲到前面,当然,张卫国人并不是不好。自古虎父无犬子,便是这个道理。

    张卫国见父亲到前面和钟山并肩,自然也不会退在后面,随着也走上前来。浆糊本是和二人挤在一起,此时又剩下了自己,便不得已只能也走到前面。

    其实,浆糊怕只是一方面,关键是他这几日也着实累的不轻。他的确太需要休息了,虽说是年轻力壮的小伙,但是自从跟着钟山出来之后,貌似一天痛快日子也没享受,每天都生活在打斗,担惊受怕的过程当中。这情况,钟山不是没有想过,但既然跟着自己出来了,自己便要尽量保护他的安全,至于别的,还是多经历一些的好。当然,退一万步,自私一点地讲,钟山还没有能力同时保证自己和浆糊的安全。

    面对危险,每个人心境各有不同,各自怀揣着自己的心思。

    忽然,剧烈的“咚咚”砸击棺材板的声音再一次打破所有人的思绪,棺材开始摇晃起来。

    “不好!”钟山大叫一声。他原本以为那棺材已被墨线所封,僵尸厉鬼断然不能跑的出来,但是此时,他分明看到一只干枯如柴,长着长长指甲、绿毛的枯手一下插破了棺材,从里面慢慢地探了出来。

    此情此景,众人也自是收入眼底。张卫国赶紧把父亲抱住,浆糊埋怨归埋怨,但真看危险出现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绝不会让钟叔自己去冒险的。便把铁锨紧握一下,举到半空就要砸去。

    钟山嘴上喊着,手下却是没停。见那绿爪从棺材里伸出来,紧冲上去,直接就那匕首把那爪子狠狠一刺,钉到了棺材板上。疼的那绿爪子只是挣扎,棺材里发出凄厉的声音,但是这匕首毕竟是蘸过朱砂,焚过道符,砍杀过僵尸的物件儿,已不觉具有了除邪祟的能力。

    钟山看到那绿毛爪子正好是从浆糊用铁锨从棺材板上砸出的那个凹槽里伸出来的,顿时恍然大悟。张木匠的方法是有效的,只不过被浆糊阴差阳错把那墨线封印给破坏了。既已发现这点,心里便有了主意:只要把这口封住,相信这里面的东西便应该出不来了。

    钟山心里不禁暗惊:多亏发现的早,因为只是匕首这一下,定是不能把棺材里的东西给控制住的。连忙掏出符箓,口中拈决,几番咒语过后,把匕首突然拔掉,符箓快速贴了上去。

    这符箓的作用比那匕首作用可是强上数倍。棺材里凄厉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棺材在剧烈晃动一会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钟山终了吐了一口气,浆糊看得入神,手里举着的铁锨迟迟没有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