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2】 毛僵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见浆糊僵住一样,走到他面前,用手在其眼前晃了几下。

    “别闹……”浆糊一般拨浪着脑袋,躲着钟山的手,一边说道。

    敢情这小子不是被吓呆了,那他干嘛还举着铁锨不放下来?“你还不嫌累?那你就在这举着吧。”钟山调侃道。随后看着此时已放松的张家父子,正准备安抚一下。

    “钟叔,我感觉还没完!”浆糊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嗯?”钟山忽地转过头来,看着浆糊。浆糊的这句话无疑让钟山一惊,一则这是浆糊第一次独立分析问题,着实让钟山喜出望外,二则便是浆糊话里的内容——事情还没有完?那这个“没完”是指的棺材里的东西并没有消停还是?

    但是钟山虽然欣喜于浆糊此举,但是对于浆糊的判断却是充满怀疑的。这个二愣子从来都是只会使蛮力的一个人,何曾心细到这般。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什么没完?”

    “钟叔,里面的这东西还没死,我看到他动了!”浆糊举着铁锨,表情凝重地说道。

    “没死?”钟山看了看浆糊,看他不像是说慌的样子,这般凝重的表情也是很少见到。不禁半信半疑地再回到棺材一侧看去。

    忽然,棺材剧烈地晃动起来,比刚才还要厉害。钟山不禁大惊失色,忙把匕首正在手里。棺材里的东西却不会等他准备好,只听得“咔咔”几声,厚厚的棺材愣是生生地裂开几道又宽又长的口子,两只绿毛爪子正费力的从那缝隙里探出来,准备掰开那棺材。

    此时那缝隙是从棺材两侧裂开的。真不知道这棺材里的东西到底受了何方神圣的帮助,竟已不受这墨线约束,力气大的惊人,竟然能把这厚厚的硬木棺材板生生的撕开几道缝隙。

    钟山连忙把符箓再一次掏出来,咒语念的急快,以至于无火自燃,径直丢到那巨大的绿毛爪子上面。

    那绿毛爪子先是往回一缩,顿时又伸了出来。钟山忙再继续把符箓丢过去,这回却是无济于事。正准备再次拿匕首去砍的时候,只听到浆糊大喊一声:“我来!”

    由于裂缝是在棺材两侧,并没有在棺材盖上。所以浆糊这铁锨倒是没法像刚才一样准备拍上去。但是这个问题却并不能难住农家出身的浆糊。只见他双手倒握铁锨木柄,铁锨直贴棺材侧板,使足了力气便铲了下去。

    众人都以为以浆糊的力气,铁锨又是锋利的很,这样下去,那只绿毛爪定是不保,一定能被铲下来,结果,当浆糊使出吃奶力气铲到那爪子上的时候,却只有几根绿毛飘落到地上,浆糊竟生生地被弹出几步开完。

    “操你姥姥的。我钟叔的一把小破刀就能刺穿你这爪子,我这铁锨就不行?”浆糊边骂便欲再上前一试。

    钟山忙拽住他。他知道自己的匕首之所以能起作用,是因为它已具有除邪灵魔祟的作用,而浆糊手里的铁锨虽也是锋利无比,却毕竟是普通之物,对付这不凡的东西,料是起不到什么实质性作用的。

    钟山见那符箓此时就像是给那东西挠痒痒一般,便不再往外掏,做那无用功实在没有意义,还不如一把匕首砍上几刀来的实在。便抽身下蹲,瞅着那绿毛爪子就要砍将下去。

    可是此时已是为时晚矣。棺材缝隙已裂开很大,大到能伸进一条小腿那般粗细,透过这缝隙,钟山借着院子里幽幽的光,甚至能看到里面那只僵尸此时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在里面呆着,似躺似蹲,身上的绿毛或许是见了空气的缘故,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钻着,甚至有几撮透过棺材裂缝钻到了外面,绿森森的,既诡异,又恶心。

    钟山心里已是凉了半截。绿毛僵尸钟山倒是听父亲在世的时候讲过,但是要说见,真的还是头一次。钟山已经可以肯定这僵尸是张卫国刚刚死去的这媳妇所变,因为那身衣服,甚至那只绣花鞋都能清晰可见。钟山想匕首再刺过去,却已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手。

    张卫国重新把父亲护在一边。张木匠挣了好几次,怎奈儿子抱的结实,倒没挣扎开去,只是嘴里不停地喊着“放开我,让我去!”

    张卫国心道,这棺材里躺着的可是我的媳妇,怎么能让自己的父亲替自己去挡这样的事,把父亲轻轻往后一甩,自己箭步到了棺材前面。此时,棺材里的僵尸正好使出周身气力,只听的“咔嚓”一声,棺材竟生生地被撕成几块,而此时,僵尸正瞪着幽幽的光,盯着刚刚上前的张卫国,四目相对!

    钟山愣住了,浆糊愣住了,张木匠愣住了,张卫国更愣住了!

    谁也没想到时间会这么寸,张卫国刚冲到前面,正好那僵尸也破棺而出。张卫国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看着对面和自己近在咫尺的绿毛僵尸。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妻子,他努力地想从它身上找到自己妻子的影子,可是目光所及,除了那身衣服是自己媳妇的,别的地方再无半点相似之处。

    但是,张卫国并没有死心。试图说些媳妇在世的时候一些印象深刻的话来勾起对面这绿毛僵尸的回忆。他并不是在念旧,因为盯着面前这浑身长满了绿毛,眼神涣散,发着幽光的僵尸实在没有半点的兴致。

    虽然僵尸和张卫国四目相对,近在咫尺。此时听着张卫国说话,却是安静至极,丝毫看不出一丝的躁狂,倒像极了一个认真的倾听者,貌似能听懂张卫国的话一般。

    钟山倒是一时忘却了还要去斩杀那僵尸。莫非这僵尸还有生前的记忆?

    浆糊和张木匠在后面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尤其张木匠,本是打算以身挡尸的,此时见儿子正呢喃细语,似乎和自己媳妇说着悄悄话,而僵尸也如生前一般贤惠,静静地听着。此时张木匠的心里竟然有些动容,老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忽然,那绿毛僵尸“嗷”地一声,把所有人刚刚沉寂的情绪顿时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