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3】 吸引

作品:《灵魂当铺

    “回来!”钟山一把将张卫国拽回几步开外,力气之大以至于将他拽了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就在这时,那僵尸已将双爪伸向前方,做出欲掐的姿势。钟山不禁后怕,如果没把张卫国拽回来,恐怕他此时已成了这绿毛僵尸的爪下鬼了。

    张卫国更是捂着胸口,在后面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冷汗直流。

    钟山把张卫国拽回来之后,也忙后退了几步,快速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符,掐诀念咒,然后往匕首上一抹,顿时刀刃闪现一道微红光芒。

    钟山虽已准备好,但并未着急冲上前去,而是仔细观察着这绿毛僵尸的动静。

    只见绿毛僵尸几番想从棺材里走出来,却因为棺材板挡着,始终未能遂愿,试了几次之后,明显躁狂了许多,嗓子里发着咕噜咕噜的声音,竟和那猫发出的声音有些相似。

    僵尸微曲身体,试图从棺材里蹦出来,却又像没有使劲一般,估计也就是脚跟离地,脚尖都没能离开棺材底。钟山心里一喜:“这样一来,这僵尸的危害便会大大折扣了,跳不起来,走不出,棺材无疑成了它的囿笼,既然如此,我只要绕到他的背后给它来致命一下,这麻烦岂不是就轻易解决掉了?“

    僵尸正焦急地在那踢腿欲跳,竟有些滑稽,钟山心里不觉稍微放松一下,准备慢慢挪动脚步到那僵尸后面。谁料,钟山走到哪个方向,这僵尸目光便随着他的方向看去,盯紧了他。

    “他娘的,不带这样的!”钟山被这僵尸搞的无奈,不禁骂道。回头看看浆糊,他正拄着铁锨,杵那里看着自己和僵尸。

    “浆糊,你在前面帮我吸引着这东西的注意力,我绕到它后面把他干掉!”钟山对着浆糊喊道。

    浆糊应声过来,然后呆呆地看着僵尸。

    “你干嘛呢?”钟山见浆糊这个样子,有些气恼地问道。

    “你不是说让我在前面吸引它注意力吗?我这不是站在前面了吗?”浆糊忙回道。

    “这样能吸引它注意力吗?!你这脑子咋就灵光那一阵儿呢?”钟山不禁骂道。

    “那……那咋弄?”浆糊一脸委屈。

    “你要动啊,让它把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让它别盯着我。”钟山心里这个着急,若不是只有自己这把匕首能砍杀僵尸,早就让浆糊去干背后偷袭那件事了,不过,对于浆糊这个愣小子,钟山也 不放心,即使让他去,保不齐还出什么幺蛾子。

    “好嘞,你去吧。”浆糊忙应道,然后拿铁锨木柄在额上蹭了几下,然后便把铁锨往地上一杵,竟围着铁锨左右扭动起屁股来。

    钟山开始并没有注意浆糊这个样子,只是盯着那僵尸,看它还看不看自己。却见僵尸目光基本没在浆糊身上,仍然紧盯着自己,只是偶尔朝浆糊看一眼而已。钟山不禁停住脚步,看向浆糊。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钟山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这真是个活宝!浆糊本就胖,此时扭动着那硕大的屁股,实在滑稽。不过这招数对僵尸貌似并不是十分有用,只是微有效果罢了。

    浆糊见钟山盯着自己,继续扭动着屁股喊道,“钟叔,你看我这样行不?”说着还把屁股又快速地扭动了两下。

    钟山看看僵尸,此时僵尸的目光逐渐往浆糊身上转移,便喊道:“行,动作再大一些,现在吸引力还不够!”

    浆糊得到钟山的肯定很是高兴,犹豫了片刻,竟把上面的羊皮袄脱了下来,一只手将它轮在空中,嘴里还唱起刚从鬼子岭来这村里时候自己编的那首歌,屁股扭的更欢。片刻过后,浆糊自娱自乐的竟然有些忘我,情到浓处还闭上了眼睛。

    浆糊如此这般举动,果然把那绿毛僵尸的注意力成功的吸引过来。僵尸焦躁不安,在棺材里直想往外冲,但仍屡屡碰壁,片刻过来,竟然两只爪子抓起前面的棺材板,正试图把阻挡自己的那片障碍物给撕开。

    钟山心道不好,却又不敢加快脚步,以防被这僵尸听到。看到浆糊闭着眼忘情地在那边唱边扭,心下着急,也不能喊他,只盼着赶紧顺利绕道僵尸身后,赶紧把它干掉。

    僵尸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在浆糊身上,两只爪子也在使劲地撕扯着棺材板。

    还有几步!再给我几步的时间!钟山心里暗暗祈祷。

    “咔”地一声,这绿毛僵尸已把前面的棺材板扯开,张开双爪就要往浆糊身上扑。此时,钟山正好也顺利绕到了它的后面,见僵尸已冲破棺材,赶忙喊道:“往后退!”

    浆糊正唱的入神,听到钟山突然一声大喊,连忙睁开眼,先是一愣。待看清僵尸这个样子,脸色瞬时变了一个色,往后忙倒退了几步。

    所有的事情都在同时发生。就在僵尸欲扑出去的时候,钟山已把匕首深深地插到入了它的后脖颈。它不禁浑身剧烈地哆嗦了一下,由于惯性,伸着爪子继续往前踉跄了两步,然互趴到了地上,两只爪子正好蹭着浆糊的棉袄划了下去,只听的“刺啦”一声,浆糊的新棉袄被僵尸爪子划烂,几根布条在衣服上耷拉着,露出里面有些发白的棉絮。

    众人不禁后怕,这一下若是被僵尸抓上,那定是非死即伤的。

    钟山忙从棺材上跳了过来,将匕首从僵尸脖子后面拔了出来。顿时一股绿色的液体,带着浓浓的腥臭味喷涌而出。钟山正欲再给这绿毛僵尸补上几刀的时候,浆糊看着自己的棉袄被撕坏,不禁怒从心头起,喊道:“让我来!”边说,边举起铁锨,重重地拍到僵尸头上,“啪啪”直响。边拍边骂:“这可是弦子给我做的新棉袄,你给我扯烂了,你给我赔!……你给我赔!……”拍一下便喊一声“你给我赔!”

    钟山见浆糊自告奋勇,便躲到一边,离的远远的。浆糊这几下,已把僵尸的头拍的稀烂,腥臭的液体随着铁锨的起落四处飞溅,钟山生怕溅到自己身上,这味道估计几天都散不去。见僵尸已变成这个样子,一定不会再有能力作祟了,便转身欲和张木匠父子说话。

    “张大伯,你和张大哥要准备些干柴,我们必须把这僵尸烧掉……嗯?”钟山话未说完,忽然停止了。

    “是谁!”钟山看到门口有个影子正探头探脑地盯着他们,不禁心下一惊,边往外追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