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4】 焚尸

作品:《灵魂当铺

    待钟山追到门口时候,门外早已没了影子。

    四周一片漆黑,又有北风肆虐,院子里的僵尸更需要赶紧处理掉,所以钟山犹豫了片刻并未细找。

    回到院子里,钟山再一次看了看张木匠和张卫国,没有说话。

    张家父子被钟山盯着心里很是别扭。张木匠便直接说道:“大侄子,你想问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

    “你们这个村子里真的没有别人了?”钟山故意把语速放慢,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他们要想好了再回答。

    “真的没有了,村里都空了。走的走,死的死,你没看到都没有人家烟囱冒烟了吗?”张木匠很肯定的回答。

    钟山轻“哦”了一声,然后说道,“那咱们就赶紧把这尸体烧了吧,留着也是祸害。”

    “兄弟,能不能不烧?据说人死了,如果身体被烧后,是无法投胎转世,入不了轮回的……你看,它毕竟还是我媳妇儿,夫妻十来年,我……”’张卫国说到这里竟然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

    “糊涂呀糊涂。你看它这样子,哪里还像是你媳妇?变成僵尸后,就一点儿感情也没了,她的魂可能早就被你前妻夺走或者给杀死了,留下的魄也被那只猫侵占!”钟山把嗓门提高说道,顿了顿,然后指着那僵尸,“这东西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了!僵尸必须得烧了,不然尸毒万一扩散出去,后果也不堪设想,如果再出点什么幺蛾子,咱们谁都脱不了干系。”

    张卫国还想再说什么,被父亲一把拉住,“就听大侄子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张卫国见父亲这样说了,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一旁默默哽咽,倒是惹的张木匠瞪了他一眼。

    “那好,大伯你和张大哥多收拾点木柴,把那棺材也一并劈了,把这东西烧得干干净净的!”钟山说道。“我和浆糊把这僵尸尸体处理一下。”

    二人应声便去收拾木柴去了。本就是林区,木柴并不缺,加之又是木匠,家里木头自然不缺,不消一会儿便聚拢了一堆。

    钟山和浆糊费力的把地上被浆糊拍扁的尸体一点点铲起来。下面的尸身倒是好弄,只是长满绿毛的身体实在不愿意下手去碰,就像是夏天浑身长了绿毛的馒头。此时,僵尸的脚上还套着那双粉色的绣花鞋,但是由于僵尸身形变大的缘故,脚趾头把鞋前面已经争破,带尖的长长的脚趾甲露在外面,脚趾上也长满了似发霉般的绿毛。

    “大伯,我们把木头弄到外面去,要是在院子里点燃,估计你家也没法住了。”钟山边说,边抱起一捆木柴走向外面,四周观察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离院子有一段距离的东南方向。那里并无人家,且地势低洼,便于填埋。

    张卫国让张木匠在一旁休息,自己也抱起一大捆干柴放到了钟山指定的地方。不消一会儿,简易的火化台便被搭建而成。

    钟山、浆糊合力把僵尸尸体弄到家里的木推车上。这推车为独轮结构,除了车轮为橡胶的,全家其余部分皆为木头制成一轮两跟木腿支撑后面为两根长木手柄,柄末端系着一根绳子以方便推重物的时候挑到肩膀上来分担重量。相传三国时期诸葛孔明发明的木牛流马真实版本便是这样的,在淮海战役的时候,这样的独轮车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张卫国本也想上来帮忙,可是身体几番往前欲试,却始终拿不出勇气。钟山自然见在眼里,也不便说什么,不过只能苦了自己和浆糊:这僵尸极沉,比个女人估计还得沉上一倍多,也多亏了浆糊有这蛮力,不然把它弄出去都是个大问题。

    一番折腾,二人终于把僵尸弄到独轮车上运到了外面搭建的木头堆上。钟山弄了些煤油,悉数浇到木头堆上,划着火柴不带任何犹豫直接就丢了上去,顿时火光冲天。尸体本是绿毛裹身,被火轻轻一燃便皆着了起来,发出一阵“刺啦”的声音。

    接着便是僵尸的皮肤,本来弹性十足,和牛皮一样,此时被火一烧,到生出别样的感觉,先是被烧的收缩了许多,皱皱巴巴,待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忽然“啪”地一声挣开,里面的绿色液体瞬间往外溅了出来,多亏二人离得较远才得以幸免。那绿色液体似乎充满油脂,遇火飞快燃烧起来,片刻间整个僵尸便再也没了形状。

    钟山本还担心这些木柴并不能把这僵尸烧得干净,此时见这僵尸身上的油充当了助燃剂,倒是顾虑打消了一大半,只是这味道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二人站在上风向,还是被这股浓重的腥臭味呛的眼泪直流。

    浆糊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忽然扯开嗓门紧握钟山的胳膊喊道:“钟叔,它活了!”

    钟山也被吓了一跳,心里咯噔一下,只见那僵尸此时整个上半身“腾”地从火堆里坐了起来,不禁喊道:“我操,还没完了?!”赶紧掏出符箓,拔出匕首就要迎战。浆糊也赶紧跑回去把那铁锨拽了出来,边跑边喊:“钟叔,还交给我!它还是没尝够这铁锨的味道呀,那我就再让它尝尝!他娘的害老子牺牲色相,我都没给弦子这样跳过!”

    待浆糊重新冲到火堆前的时候,见那僵尸依旧浑身裹着烈火,却并无半点儿要冲下来的痕迹,钟山也是站在一旁无动于衷,如此一来,浆糊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打还是不打?”浆糊问钟山。

    “还打什么呀?你仔细看看。”钟山一旁说道。

    浆糊便把铁锨放下,只见那僵尸一会儿坐起一会儿躺下,四肢也是有缩有伸。原来是筋骨被火一烧,一收缩,便带动了关节收缩,乍一看还真像是活了一般。别说浆糊头一次见到,钟山也是第一次。如果在鬼子岭真的烧尸认真去看的话,也该是这样,不过二人自然是错过了。

    张卫国本不想出去,可见浆糊匆忙奔回院子,抄起铁锨就往外跑,以为又出了什么意外,便在父亲的催促下也跑了出来。见到尸体这般光景,是又惊又悲,竟又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开始声音并不大,浆糊过去拍了拍张卫国肩膀:“别哭了,哭也没用了,都快烧没了。”

    浆糊这句话,非但没让张卫国止住哭泣,却惹的他哭的更加厉害。张卫国扯开嗓子“哇哇”大哭起来,幽静的夜晚,这哭声格外大,甚至能穿透九霄一般,鼻涕与眼泪齐飞,满脸共火光一色。

    浆糊本是好心劝人,见张卫国这个样子,赶紧闭嘴跑到钟山身边,眨巴着眼睛看着钟山,意思是“你看怎么办?”

    钟山瞪了他一眼,嘴型微动,似是在说“吃饱了撑的!”,不过并没有发出声来。浆糊居然领会了意思,不觉回头看看张卫国,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