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5】 孝训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见张卫国此时嚎啕之声不见减小势头,心里不禁有些生气:一个大男人,有什么过不去的?倒是考虑到烧的毕竟是人家媳妇,夫妻感情至深,这样哭也有情可原了,便不好干预,只是喊着浆糊一起回到院子里。

    “钟叔,咱不管他了?”浆糊紧跟着钟山,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咋管?让他哭吧,你要是这样哭,我就代表你爸消灭你!”钟山没好气的回答。

    “开玩笑,你啥时候见过咱浆糊哭过?不对,是这样哭过!”浆糊拍着胸脯说道,忽然记起以前并不是没哭过,忙又改口。

    “行了。赶紧准备下面的事儿吧。”钟山一边紧了紧腰带,一边说道,边说边进了院子。

    “啥事?不是烧了吗?还有啥事?”浆糊被钟山的话说的迷迷糊糊的,忙问道。

    “一会儿跟着我出去走一趟。”钟山止住脚步,面色凝重地说道。

    浆糊本欲再问,见钟山忽地这般表情,忙把嘴闭上,生怕再召开一顿臭骂。其实,他是没注意,最近钟山骂他已经越来越少。

    二人一前一后朝张木匠走去。

    张木匠手里正拿着烟袋。烟袋锅在烟包不停地搅动,眼睛却一直盯着前面的地面,那个地方残留着浆糊把绿毛僵尸头拍扁时候喷溅出来的腥臭液体。不过显然,张木匠的心思并不在那上面。

    “张大伯。”钟山喊道。

    张木匠没有任何反应。

    “张大伯!”浆糊又大声喊了一声。

    “啊…嗯?”张木匠这才缓过神来,见是钟山二人站在前面,便又垂下头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匆忙装了一袋烟,然后扶着嘴里叼着的烟袋,右手哆哆嗦嗦地在身上摸索着找火。

    钟山见状,心里不禁一阵心酸,忙掏出洋火给张木匠点着。火光映在他的脸上,皱纹横壑,似这一会儿功夫又苍老了许多。

    张木匠连忙“吧嗒吧嗒”地嘬上几口,由于烟吸的过急,又被呛的剧烈咳嗽起来。钟山忙过去轻拍了几下张木匠的后背。手刚放上去,顿时感觉这老爷子的后背比别人要冷上许多。钟山不禁一惊:莫非这老爷子阳寿将尽?凝神而视,果不其然,张木匠身上的阳气真的在逐渐减弱,就如火苗逐渐变小变弱一样。看这光景,不过最近几日便可能驾鹤西去。

    钟山听着外面依旧嚎啕的张卫国,再看看吧嗒着抽烟的张木匠,心里一阵恼火。“浆糊,把外面哭的那个东西给我提溜进来!”

    外面哭着的自然是张卫国。浆糊见钟山这般恼火,不敢多问,出去不一会儿便把张卫国拽了进来。这张卫国还不罢休,还不停地嚷着“放开我!”。浆糊哪里管你这鬼哭狼嚎,只需完成钟山的交代便是。

    张卫国被丢到张木匠前面,只见他跪在地上,鼻涕眼泪一脸,张木匠嘴唇动了动,没能说出话来,被一阵剧烈的咳嗽代替。

    张卫国还想哭诉,钟山看不下去了,“啪啪”两个耳光重重地扇在他的脸上,顿时几道血红的手指印在脸上冒了出来。

    浆糊一旁心道:这个张卫国也够倒霉的,这才一天,挨了两次揍了,不过我这钟叔干嘛好好的打人家?

    钟山骂道:“还能不能有个男人样儿?人已经死了,你哭有什么用?况且你媳妇儿的魂估计早就被你前妻杀死或者夺走了,留下个躯壳还被那邪猫所占,这僵尸已经和你媳妇儿半点关系都没了,你还嚎啕个什么劲儿!放着一个大活人你不照顾,像个什么样儿?!”钟山说罢,又扯起张卫国的领子径直往张木匠前面一甩,张卫国顺势被丢在地上,跪在父亲前面。

    张木匠身体往前抬了抬,就欲扶起儿子,结果被钟山拦住了。“张大伯,他是鬼迷心窍,让他好好反省下吧!”

    人家父子之间的事本不需要外人插手干预,钟山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不是刚才突然发现张木匠阳气已弱,他也不至于如此大动肝火。想到自己父亲去世如此突然,留给自己太多的遗憾,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他不想让张卫国和自己一样,也不想让张木匠走的寒心。

    此时四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每个人心里都揣着自己的心事。张卫国也不再哭泣,只是低着头一言不语,张木匠则“吧嗒吧嗒”地抽着烟,钟山看着张木匠这个光景心里一阵难过,不禁想起死去的父亲。只有浆糊,脑子里一直在琢磨这钟叔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

    风并未停,依旧呼呼地刮着,吹的树枝哗哗作响,甚至有些鬼哭狼嚎的声音。风大从枝丫吹过,也容易形成这个声音,放在平时,众人一定不当回事,可是此时这个环境里,却惹的众人心里都拔提着心,生怕再有什么突如其来的事情。

    钟山见张卫国情绪已安定下来,便把他扶起说道:“张大伯年纪这么大了,做儿子的应该好好孝顺,不能再让老人担心才是。”

    张卫国面露惭愧之色,重重地点点头,算是赞同。

    “浆糊你去外面看看那尸体烧的怎么样了?”钟山冲着后面发呆的浆糊说道。

    浆糊应声出去,不消一会儿便回来说道,尸体已经烧尽。

    按常理来讲这点时间,且又是有风时分,这样简陋的条件下本不会这么快就烧尽的,也多亏了尸体上的尸油实在奇怪,居然很多,而且还能起到助燃的作用。

    钟山点点头,本想让张卫国去填埋那骨灰,想想刚才他那情绪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张大哥,你在家好好照顾大伯,他这身体可禁不起折腾,你给我个手电筒,我要到村里转转。”

    “什……什么?”张卫国听钟山这样一说,脸色顿时变了。若是放在平时,倒是没什么可惊讶的,此时一天内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儿,张卫国一是担心他们,同时也在担心自己和父亲的安全。

    钟山不解,然后忽然意识到这点,便从怀里掏出几张符箓递给张卫国:“你把符箓拿着,一般邪灵不敢近前的,这村子又不大,我们就是转转,你说村里没人,可我分明看到了,况且是谁给咱送来的那个网?”

    钟山几句话倒是让张卫国没了话说,便嘱咐下“注意安全”、“早点儿回来”之类的话。

    钟山应允,便让浆糊抗起铁锨,二人走出了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