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7】 院子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把墙角水缸盖子揭开后,惊讶地看着里面。

    钟山看到水缸,忽然感觉在哪里见过这一幕一般,迅速过去朝水缸里看去。只见一团破网乱绳被乱七八糟的塞在里面,刚才由于浆糊手里并无手电筒,只是能看个大概,揭开盖子的时候见水缸里黑乎乎的,不禁喊了出来。此时盖子打开,那股味道更加浓烈,浆糊赶紧把盖子盖上,钟山则快速进了里屋,要看个清楚。

    钟山边走,大脑里快速转动着,这味道,这水缸……那个网子很有可能就是从这水缸里弄出去的,味道几乎可以说也是一模一样。等等!钟山忽然停住脚步。张卫国和自己说的那个黄老太太不正好也是这样的吗?钟山心里忽然打开一扇双窗户一般,顿时明亮了许多。莫非这屋里住的是那黄老太太?

    钟山不再犹豫,径直进了屋子。屋子并不大,和张卫国家的屋子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家具陈设老旧了许多。炕在南面靠窗户。窗户还是那种老旧的小格的,没有玻璃,是用窗户纸贴在上面,透明度很差,看不到外面。必须用手电筒才能看得清楚。

    炕上有两床旧被褥,被子已显得有些黄旧,闻上去还有一股味道,不知道已有多久没有晒过的。炕沿上有双鞋底已经被磨了很多的黑色布鞋,整齐地摆在炕梢的地方。炕下有个木炭火盆,火盆里的火早已经熄灭,火盆一旁,还堆放着一些木炭。

    钟山不禁想到,这屋子的主人怎么这么不注意安全,大冬天,如果门窗关的严实,这烧这木炭,太容易被熏死了,用现在西医里面最时髦的一句话,就是一氧化碳中毒呀。宁可冒着中毒的危险也不烧炕,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就这么怕被人知道?况且,这屋子不该是黄老太太的,如果是她的话,那张卫国他们应该是认识的,毕竟是一个村里的邻居,况且村子又这么小,小到谁家半夜打孩子,搞亲热都能听的道,不该张卫国去找她的时候不认识。

    但是这屋子主人不论是不是黄老太太,但是最近在这住的这个老太太,很有可能是她了。种种迹象让钟山越来越相信自己的判断。唯独她为什么来这里,又为什么躲着不见人,还是弄不明白。而且,那网子倒是不是她送的?那个门外偷窥身影是不是她呢?按理来说,她已经七八十岁的年龄,能走动就已不错,还能跑那么快?说不过去。

    钟山在这屋里转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到另一间屋内,也是一样。并且,如果这是黄老太住的屋子,那除了那个特殊的水缸之外,她供着的那神像和香灰什么的,也并没有发现。

    钟山思绪烦乱。这个村子这么小,可是事情的复杂性却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这个村里貌似除了这个屋子有住,别的房子真的是空的。真的都死了,埋在那片和天官墓遥遥相对的所谓“陪葬墓”那?那些人为什么会陪葬,是自然死亡还是出了意外?好好的,为什么要给天官墓陪葬?关键是这天官死了不止几百年了,但是这村里人现在死了,却还要去给陪葬?是一直陪葬还是最近几十年出现的情况?

    一天一来,事情一件接着一件,钟山都没顾上去细细想这些问题,即使想了,还没时间去问这些问题。此时好多的问题如潮般一起涌到大脑里,似乎要炸开一样。钟山不禁用拳头狠狠的砸了砸自己的脑袋。

    浆糊本身在这屋里就感觉很是别扭,此时见钟山像是中了邪一般,更是微微有些害怕,忙捅了钟山一下,“钟叔,你没什么事吧?”

    “啊,嗯。没事呀……”钟山回过神来,看了看浆糊说道。

    “走,出去吧。”钟山又朝四周看了看,然后边说边朝院子里走去。

    浆糊紧紧跟在后面。

    钟山到了院子门口,此时才注意那院门是从里面反闩的。便挑开,直接把门打开走了出去。浆糊紧跟上,在钟山身边念叨:“钟叔,咱这么给人家打开门,等人家回来了,就发现了。到时候还不把咱当贼啊?”

    钟山停住脚步,转身对浆糊说道:“我倒是希望她快点来找我呢?省的我去找她了!”

    浆糊挠着头“哦”了一声,不知道钟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浆糊,你说这院门是从里面反闩的,那这院子里的人是怎么出去的呢?”钟山一边带着浆糊往西边走,一边问道。

    “那还不简单,和咱一样,从墙上跳过来的呗。不过这家人也奇怪啊,出门从外面锁不就好了吗,还干嘛从里面闩住呢?这不是明显要告诉咱们这家住着人了嘛。告诉咱有人吧,自己却又不在。”浆糊一旁念念叨叨。

    钟山难得地拍了拍浆糊的肩膀,笑了笑。浆糊念叨的正是钟山此时的疑问。钟山猜测,这是她在暗示自己,让自己来找她的。至于这人是怎么出去的,可能院子里还有什么出口或者这人本就是身怀绝技,深藏不露。

    “走,再回去看看!”钟山感觉既然让自己来找她,不外乎两点,一是见到本人,二就是给自己看什么东西。既然人不在,那东西已经在的,自己刚才一定是忽略了什么东西。

    浆糊一旁打了一个呵欠。“钟叔,咱不是刚出来,都看了个遍,还回去干什么?”

    “你的铁锨忘那里了!”钟山打趣道。

    “哎呀,还真是,刚出来的着急,竟然把人家的东西给落在那了。回去拿吧。”浆糊被钟山这么一提醒,还真是想到铁锨丢在了人家院子里。

    二人进了院子,浆糊径直朝铁锨那走去。钟山拿着手电筒,再认真的往四周扫射,看了又看,因为院子里杂草丰茂,容易掩盖隐藏一些东西,钟山不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哎呦,我操!这谁陷害老子!”浆糊在墙角不远处蹲在那里大声骂了一句。